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魂海突变
    这种方式与普通的修炼方式不同,或许可以用这种方式来扩大魂海。

    魂力源源不断涌入魂海,法诀运转速度不断加快,就在这时,黑影突然动了…

    黑影直接闯入法诀运转中心,一股吸力爆发,将魂珠涌来的魂力全部吸取到它的体内。

    “该死的!”陆辰见到这情况,连忙想要断开魂珠连接,可发现身体竟然不受控制,魂力依旧源源不断涌入魂海。

    眼见魂珠迅速干扁,庞大的魂力不断被黑影吞掉,陆辰险些发狂。

    幽冥域之行费劲心思就获得两颗魂珠,一转眼的功夫,一颗魂珠就被黑影吞噬一空,让他有一种想要撕碎黑影的冲动。

    十分钟后,二星魂珠的魂力消耗一空,黑影体型又增长一丝,它意犹未尽的吧唧下嘴,打个饱嗝…

    陆辰在心中已经将黑影杀掉一万次,没想到这次的收获,就这么没了一半…

    黑影在吞掉魂珠后,眼神中透出满足的神情,身躯开始膨胀,一股磅礴的魂力,从血红的躯体中透出。

    转眼的功夫,就扩大到与魂海相同大小,可它的膨胀趋势,仍未停止。

    “你给我停下!”陆辰见到这情况,惊恐万分,若是黑影把自己魂海撑爆,那就和脑死亡没区别。

    黑影并未停止膨胀,在遇到魂海边缘时,膨胀速度未减,一点点将魂海撑大。

    陆辰的魂海哪经受的了如此极速的扩张,在魂海边缘位置,已产生一道道裂纹。

    “毁了!”

    魂海边缘的裂纹一道道增加,等承受不住黑影的扩张力后,陆辰魂海就会破碎…

    黑影看到魂海的裂缝后,撇了撇嘴,膨胀速度稍稍减慢,但魂海依旧承受不住它的扩张力,一道道裂纹仍在增加。

    “太弱…”

    随后黑影的躯体中,涌出一股神秘力量,融入魂海的裂缝中,不断的修补破损的裂缝。

    陆辰脑海中传来撕心裂肺般的疼痛,直接倒在床上,右手下意识的抓住月牙吊坠,身体不停翻滚。

    魂海裂缝在不断增加,黑影的力量也在不断修补,这个过程续将近四个小时,才缓慢停止。

    最后,黑影终于停止扩张,恢复到原来的大小,一道洪厚的声音再度传出。

    “…借的…要还…”

    陆辰听道声音后,逐渐恢复意识,此时满头大汗,衣服与床单都被汗水浸湿。

    缓慢的坐起身,抽出几张纸巾,擦拭一下额头与脸颊的汗水,团成一团,扔在纸篓中。

    此时大脑仍旧疼痛,但已经比刚才好了许多,顾不上身体的潮湿,连忙检查一下魂海的状况。

    当意识进入魂海,里面的情况,立刻让他大吃一惊。

    “这…这是…”

    魂海经过黑影的疯狂扩张,体积竟然直接扩大一半大小。

    陆辰已经惊的有些说不出话来,从现在魂海的体积来看,魂力值已经可能达到14点,甚至是15点。

    这个增长速度,太过夸张!

    虽然刚才忍受强烈的痛楚,但这一切都值了,原本想要将魂力值增加到15点,需要一整年的修炼,可此时黑影竟然帮自己直接完成…

    此时他在看待黑影,以没有刚才那般痛恨,这次扩大魂海,都是黑影帮自己完成的。

    若是没有黑影释放神秘力量,帮自己一边扩大一边修复,魂海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扩大这么多。

    黑影上次帮他扩张魂海,并非使用这样的方法,陆辰想了很久,认为这有可能与黑影吞掉噬魂兽有关。

    噬魂兽有独立的思维,并非零散魂力,黑影将它直接吞噬后,有可能将噬魂兽的一些习惯意识也继承下来。

    想到这一层面,也明白为什么黑影改换面容,弄得与噬魂兽极其相似,连为他扩大魂海都使用如此暴力的方式。

    陆辰想通这些后,注意到一个问题,若是以后黑影再吞噬特殊魂兽,岂不是性格还要改变…

    “最好还是离那些怪异的特殊魂兽远些,若是黑影性格变得更加怪异,想要吞掉我的魂海,岂不是…”

    陆辰看下时间,此时已经凌晨两点,但魂海还是空的,准备修炼魂诀,恢复些魂力,刚才黑影只是帮忙扩大,并未恢复。

    刚一运转魂力法诀,魂海就传来剧烈疼痛,暴力扩张的后遗症太大,若是没有魂力药剂,估计半个月伤势都无法复原。

    将法诀运转速度减慢,强忍着疼痛,一丝丝的恢复魂力…

    凌晨六点,陆辰终于坚持不住,魂海中魂力只恢复不到五分之一,由于大脑疼痛不断,只能停止修炼。

    之后便躺在潮湿的床单上,打算小睡一会,这样对魂海的伤势有些好处。

    …

    司空婉看到墙面的电子表,此时已经九点,仍然未见到陆辰,便嘟起小嘴,气冲冲走到陆辰房间门口。

    一顿猛敲后,房中才有动静,片刻后,就见陆辰一手扶着脑袋,步伐有些虚晃的出现在门口。

    “喂!你怎么了?”司空婉见陆辰这个状态,不知发生什么,以进化者的体质,即使只睡三个小时,也会精神饱满,绝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再说昨晚陆辰神色还很好,可睡一宿后,就弄得如此疲惫,一定是发生过什么!

    陆辰见到是司空婉,便将她引入到屋中,随后一脸疲惫的坐在床上。

    “你到底怎么了?”司空婉走入房中,立刻闻到一股汗臭味,将房灯打开后,就看到床单上仍有一大片水渍。

    她看着陆辰疲惫的状态,突然联想到什么,顿时一脸通红,嘟起小嘴,一脸凶狠的瞪着陆辰。

    “快说!你昨晚做了什么!”

    陆辰脑袋里不时传来剧痛感,听到问话,有些不知所措,道:“什么也没干啊,就是修炼一宿...”

    司空婉从腰包中取出刀叉,一手一个,冲着陆辰不断比划,嘟着嘴说道:“说!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干什么龌龊事了!”

    “没有啊!我昨晚就是修炼,然后出了很多汗,精神有些疲惫!”陆辰不知她指的什么,不过句句都是实话。

    “哼!还说没有!”司空婉走向床边,指着床上的水渍,“你看这是什么!”

    之后一扭头,看到纸篓中的纸团,俏脸立刻红成一片,表情更加凶狠。

    “哼!你看这就是罪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