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兽皮异状
    “成了!”

    陆辰带着兴奋,直接抄起剑,仔细观看着剑身的纹路。

    在剑面上,有两道骨纹,分开排列,与剑身照相呼应,形成一股肃杀之气。

    “这是中品血魂器!”

    陆辰非常兴奋,这是第一次炼制成中品血魂器,剑刃的锋利程度,也远远超过下品的。

    凭借这把中品血魂器,对抗血兽会更加容易,它的价值也要超过10万联邦币。

    想要炼制上品血魂器,极其艰难,需要更加精细的魂力控制,与勤勉的练习。

    当然,若是能将炼制时间,增加到30分钟,也能增大炼成上品血魂器的几率。

    只是增加时间,需要消耗更多魂力,即使以如今的魂力值,也只能维持一次30分钟炼制。

    由于这已经是中阶兽骨,他不敢贸然尝试,上次即使是低阶兽骨,坚持30分钟炼制后,也使魂海受到些轻伤。

    若是这次控制力不足,很可能造成更大的伤势。

    “还算可以!”夏宏盛接过剑,轻轻抚摸一下,指下上面的纹路,“你有没有发现,这剑身的两道骨纹,比之前炼制的更加凝实!”

    “更加凝实?”陆辰听后,仔细查看一番,的确发现这个现象,“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难道是因为中阶兽骨!”

    “没错!”夏宏盛暗中点头,这个徒弟在悟性上,天赋极高,“由于骨粉数量增加一倍,剑的坚韧程度,成倍增加,在骨纹上,会有明显的体现!”

    夏宏盛单手握剑,手腕一抖,剑刃在空中舞动,如蛟龙腾飞。

    剑的轨迹越来越玄奥,到最后,整个剑身竟然凝聚庞大的能量,在屋内卷起狂暴的气流。

    “这是!”陆辰惊的连忙退后几步,即使只是气流,也刮的他皮肤生痛,难以想象剑刃中蕴含的力量会强大到什么地步。

    “这是一套剑法!竟然如此强大!我若获得...”

    他能够想象,若是获得这种剑法,实力绝对暴增,考取联邦武校将不再是梦想!

    ‘嗡!’

    夏宏盛最后一击挥出,剑刃只对着空气,整个屋中气流疯狂震颤,响起如同钟鸣之音...

    “太强了!”陆辰瞪大眼,身上的衣物,在遭受狂暴的气流后,竟然被缴出几道裂口,已经破烂不堪。

    若不是自身皮肤防御超过衣物,身上肯定也被缴伤,他从未见过如此强大的剑法,内心生出强烈的渴望。

    “这不是普通剑法...”夏宏盛见到陆辰吃惊的样子,非常得意,暗道:“看来以后得多漏几手,不然怎么才能有师傅的尊严!”

    他双手背后,仰头望天,长叹一口气,将当年往事细细道来...

    这一开口,就是滔滔不绝,从他最开始成为炼魂师讲起...

    “师傅!”陆辰听夏宏盛唠叨半天,都讲半小时,竟然没听到重点,“你刚才用的,不是剑法是什么!”

    “哈哈!一说起往事,倒是将重点忘了...这是武能核心!”

    “武能核心!竟然这么强!...”

    ...

    下午3点,陆辰魂力耗尽,只炼制成两把中品血魂器。这些都是用中阶兽骨炼制的,价格更高一些。

    打开镭光表,调出银行卡,上面显示余额28万联邦币。

    “总算有钱了!”

    陆辰很是兴奋,通过自己努力,终于获得第一笔巨款。

    他将之前那把品质较低的下品血魂器,与今天炼制的另一把中品的,全部卖给炼魂师工会。

    是以收购价格出售的,用低阶兽骨炼制的价值是3万,中阶兽骨的价值是16万,加上之前的存款,总共有28万联邦币。

    “既然有钱了,那就去血兽市场看看吧!”

    他又选择上次去过的百兽坊,那里离着学校不远,很是方便。叫了辆浮空的士,15分钟后,抵达目的地。

    陆辰一踏进百兽坊大门,就闻到一股淡淡清香,神情为之一振,暗道:“这店老板做人如此讲究,回头客一定很多!”

    他走进店面,在柜台上扫了几眼,见到很多血兽类别,都是标价不菲。没走两步,就听里面传来声音。

    “这云魄狮兽皮不错!保存如此完整,不知这价格能否低些!”

    张岩正在接待客人,面前这是一位大客户,他态度恭谨,道:“鲁少爷,这价格已经很是公道!这兽皮刚来没几天,不然早就卖出去了!”

    鲁东拿起兽皮,凑在鼻子旁边,轻轻一嗅,立刻漏出吃惊的神色,道:“这兽皮有些古怪,我从中嗅到很浓郁的血腥味,很奇特...”

    “少爷!您说笑了!这血兽死后,经过扒皮,肯定会染上血腥味!我们小店已经特殊处理过,味道已经很淡了...”

    鲁东将兽皮翻过一面,更加仔细的嗅了一下,神情变为震撼。

    他连忙将兽皮拿开,急忙道:“好了,这个我要了,价格不变,赶紧给我包起来!”

    他的神情开始凝重起来,思索片刻后,道:“张老板,可知这兽皮是何人出售到此地的?”

    张岩取出一个密封袋,将兽皮塞进去,听到问话,思索道:“这个我还真有些印象,是一个年轻的小子,当时他...啊!就是那个人!”

    鲁东顺着所指的方向,看到一位少年,身材均匀,眉宇间有股傲气,双眸如若星辰。

    陆辰正在挑选合适的兽肉,突然发现有人盯着自己,随即向对方看去。

    等看清对方面容,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只见那人鼻子硕大,竟是有普通人两倍大小,鼻孔上翻,整个一个猪鼻子。

    “额...兄...兄弟,你有什么事!”

    鲁东似是早已见惯别人的神态,也不以为意,指了下袋中的兽皮,道:“这云魄狮是怎么死的?”

    “怎么死的?”陆辰回忆一下当时的情景,云魄狮吞掉血色草后,倒地不起,最后被自己一剑刺死,“当然是用剑杀死的!”

    鲁东摇摇头,知道陆辰理会错自己的意思,继续问道:“不止如此吧,你想下,它有没有受到过什么奇物重创,或者是遇到什么不对付的东西...”

    陆辰突然想起,对方所指的问题,似乎是血色草,不过这东西在自己手里,决不能轻易透漏出去。

    怀璧其罪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血色草明显有着奇异的能力,只是现在还没探索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