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异象突显
    陆辰思索半天,只想到一个办法,那就是将这片土壤挖开,查找下面有什么异常。

    “既然有鲜血在这片土壤,应该会往下渗入吧!这血液也是液体!”

    他直接取出狼牙剑,将它当做铲子,开始翻动地面的红色土壤。这土壤面积不大,只有一米范围,想要挖开也非常简单。

    从最边缘开始,剑刃深入到半米深的位置,之后把土壤往上翻起。这土壤比较松散,在剑面的带动下,直接被大量扬起。

    “下面果然也是红色的!”

    陆辰这一下,至少挖开30厘米深度,从下面翻上来的土壤,也是红色,而且比最表面的颜色更加深,已经是深红色。

    这土壤一被翻开,从土壤下方,透出更加浓烈的血腥味,让人作呕。

    他也顾不得这味道的腥气,不断将狼牙剑深入地下,将土壤翻开。最外围的区域,已经被挖开一米深,土壤越靠近下方,颜色越深,已经是黑红色。

    “这是!怎么可能!”

    就在这时,陆辰发现异常,这土壤刚被翻开一米深度,在最下方,竟然有些湿润。

    他连忙伸出手,抓起一把黑红的土壤,用手使劲一攥,从土壤中,立刻滴下几滴殷红的血珠。

    “这土壤下还真凝聚着鲜血!难道,这整个地下,全部都是鲜血!”

    他的表情变得极度震惊,正常的土壤下,都是水珠凝聚,这些水珠会逐渐深入地底,汇成河流,流向某个地底暗道。

    可现在这土壤下,竟然是血珠,岂不是说这里曾经有大量鲜血,才会汇聚如此多的程度。

    “这红色鲜血,莫非也是汇聚在地下,流向某个地方?原来这里有几公里面积,都是红色土壤,岂不是这里曾经死过很多血兽!”

    陆辰神情凝重,不断思索现在得到的信息,将这些信息片段,纷乱打开,最终汇聚在一起,就得到大概的线索。

    “应该是血色草出现,此地才会死掉大量血兽,这些血兽的鲜血,全部汇聚到地下,最后造成红色土地的异象!”

    他又想到那个血红浓雾,这个东西肯定不是血兽死后形成的,而更可能是血色草带来的。

    “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造成生灵涂炭,将血阳谷的血兽,几乎全部灭绝...”

    他这两次深入到血阳谷核心位置,只碰到过一次血兽袭击,这本身就有很大问题。说明这里原本的血兽,一定是大量死亡,才会造成这个现象。

    “这血色草又不能自己动,又怎么能击杀那么多血兽呢?”

    他不断思索这个问题,想到那次在乘坐浮空艇时,那两个人所说的话,突然觉得那云魄狮可能是血色草的帮凶,只有它的实力,才能威慑这里所有的血兽。

    它将所有能发现的血兽,全部击杀,由于玄雾猿隐匿能力很强,最终得以逃脱魔掌。

    “既然云魄狮是帮凶,这血色草为何要过河拆桥?”

    陆辰思考的头皮快要炸开,也想不透这里到底有什么问题,只能继续挖土,查看下方到底有什么异常。

    边缘的位置,已经被挖开,继续向着另一侧挖去。狼牙剑直接插进土壤,还没挖几下,就发现异常。

    感觉狼牙剑在土壤内,碰到一个坚韧的物体,有些弹性,无论如何也不能斩断。

    “似乎有东西在这里!”

    将狼牙剑仍在一旁,开始用手挖土,这样能更精细一些。刨开大约半米后,才摸到那个物体,清理一下上面的浮土后,才看清这是什么东西。

    “这个是...根茎?”

    这个东西也是血红色,与植物的根茎有些相似,只有手指粗细,周围有许多细小的根叉。

    这个东西连接在土壤内,陆辰尝试一下,发现下面似乎埋得很深,无法直接拔起。

    他又尝试用狼牙剑劈砍,以中品血魂器的锋利,也不能斩断这个根茎。

    “看来只能继续刨了!”

    尝试好几次,也拔不出来,只能继续往下挖,如果能挖到底部,或许就能找到根源。

    陆辰继续往下挖,在刨出将近3米的深坑后,发现地下全是血水,深红一片,非常泥泞,已经无法再挖下去。

    他的身体也被血液染红,变成深红色,衣衫被全部浸湿。

    “似乎挖也不是办法,看来这条路走不通。”

    直接翻身爬上坑顶,不在下面待着,那里腥味冲天,非常潮湿,让人难以忍受。

    “咦?这根茎与血色草的有些相似,莫非两者本就是一体的?”

    刚才光想着往下挖,似乎忘掉这个问题。自从拿到血色草后,就发现它根本没有根茎,最底端非常平整。

    随即将钢壶取出,将瓶盖拧开,里面正是血色草。

    陆辰再次下到坑底,将血色草用剑挑起,与根茎相连,尝试能发生什么。

    就在血色草刚接触到根茎时,一股深邃的红芒亮起,再度释放奇异的香味。

    “果然是这样,这两个东西竟然是一体的,亏我还挖这么深...不过这根茎到底连接什么地方,竟然挖到三米,也见不到底!”

    血色草与根茎相连后,突然浮空飞起,释放一股神秘波动。

    就在这时,坑底的血液,开始不断颤动,最后向着血色草的根茎汇聚。

    陆辰突然觉到,自己身体表面沾着的血液,也在向着血色草靠拢。

    身体内部的血液,随着这股波动,开始不断翻涌,仿佛要破体而出。

    连忙从坑中跳上地面,远离血色草,这个东西太过诡异,之前每次触碰,都会让体内血液不断流窜。

    走出十米开外,这种感觉才稍微好些,若是在走远,视线会受到阻扰,无法看清情况,只能就待在这里观察。

    “这个玄雾猿尸体,竟然也产生反应!”

    陆辰发现,刚才击杀的那只玄雾猿,原本倒在血泊中,可现在受到血色草干扰,尸体开始向着血色草方向挪动。

    原本喷洒在地面的血迹,逐渐深入土壤,最表层没有丝毫血色残留,慢慢转化为黑色。

    血色草光芒越来越强烈,一股殷红色释放,异常妖艳。

    上方原本化为白色的浓雾,竟然又产生一丝丝血红,如同红色的烟丝,四散漂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