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吊坠反应
    “我...我到底做出什么...怎么能伤害同类!我不是血族!绝对不是!”

    他经常击杀血兽,刚才也击杀一名血族,从没产生过负面情绪,因为那是异族,是异类,会伤害自己的亲人与同胞。

    可面前的少年,是一名人类,是自己的同胞,如此将他击杀,让自己如何面对。两人并未有深仇大恨,如此击杀一个无辜的人类,让自己无比恐慌...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股嗜血的**造成的...”

    陆辰想到造成一切的根源,都是血族遗留在体内的血脉,受到仇恨激发,才爆发出如此惊人的杀意,最终将这个无辜少年直接击杀。

    此时对血族的仇恨,更加深刻,也对自己的自控力,感到无比失望。

    “若是刚才能够控制一下,也就不会造成如此一场悲剧发生,我...”

    暗自下定决心,之后再遇到如此情形,一定要极力自控,决不能让血族的意识吞噬自我,若是这样长久发展下去,自己终将会成为一名血族...

    那样的话,亲人、家人、朋友都会全部消失...

    陆辰意识恢复正常后,为少年挖了一个坑,将他埋葬。

    将少年的身份信息收取,等待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寄些钱财给少年的家人,这样才能让自己内心有些安慰...

    他从身上扯下一块长布条,将脖子围上,这样别人应该就不会发现异常。

    刚才身体极力爆发,使得自己的状态,更加虚弱,此时色渐暗,地面血兽的行动,会更加频繁,若是下到地面,绝对会碰到危险。

    “今夜就在此处度过,明身体恢复些,再返回龙江市...”

    这个山洞位于孤峰七百米高的位置,应该不会遭遇血兽危险,若是在此地等待到人类队,今夜就能离开此地。

    不过陆辰并未抱着这种打算,此时色渐暗,队的行动会降低很多,估计不会有人来到此地。

    从行囊中取出携带的干粮,和所剩的全部恢复药剂。现在只剩下最后一瓶药剂,价值1万联邦币,对于恢复体能只有微弱的效果。

    不过此时状态极差,还是将这瓶药剂服用掉,待得一夜的休整后,明应该能恢复到一半的实力,至少可以支撑走出冥山脉。

    身体靠在山洞边缘,望着边的落日...

    一抹红霞染透边,血红的太阳,缓缓坠落,异常瑰丽。

    陆辰却无暇欣赏这番美景,心乱如麻,对自己未来的遭遇,感到一丝迷茫。

    体内在某种力量的压制下,暗伏着巨大的危机,若是哪情绪失控,将彻底沦为血族奴隶...

    将胸前的月牙吊坠拿起,握在手心,轻轻呼唤。一年前,每个夜晚,只要使用这个吊坠呼唤,就会出现水瑶的声音。

    可整整一年时间,在使用吊坠呼唤,也无法感应到水瑶的存在,时间越久,越让陆辰感到不安。

    “水瑶...到底发生什么...是你忘掉我...还是遭遇什么...为何不在与我联系...”

    此时此刻,他感觉到内心无比孤寂,现在遭遇如此情形,也不知该向谁诉...

    时至深夜,一轮圆月升起,皓白的月光照耀大地,使整个山脉透着莹白的光芒。

    陆辰靠在岩壁上,内心对水瑶千般思念,回想起四年前,那时也是这般遭遇。

    四年前,父亲将硕大的家业挥霍一空,惹下一屁股外债,最后不知所踪。

    母亲变卖家产,最终将外债还清,最终带着自己住在贫民区。曾经的阔家大少,一日沦为草芥,这让陆辰遭受所有同学的冷眼相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