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听到声音,宁姜自然就知道了抱她的人是谁。

    她抬手,用袖子将眼泪拭去。

    她转身,看向一脸冷漠的洛寒商。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看到他的表情时,她的心,还是不自觉的收紧了几分。

    “我父亲的确是个好人,所以他应该早就进了天堂。而我,也的确不是个好人,我从没有奢望,死了还能再见到他,可是这

    些话,也轮不到你这样的人来跟我说。”

    洛寒商蹙眉:“你吃了枪药吗?”

    “我吃了什么,都不用你管。”

    她说完,推开他,就往前走去。

    洛寒商跟上她:“我找了半天才找到你,结果却看到你要自杀,现在我救了你,你就这个态度?”

    “谁告诉你我要自杀了?”宁姜停住脚步,回头瞪他。

    “那你刚刚是在干嘛?一只脚伸出去,又收回来,反反复复的,难道不是想寻死?”

    “不是,”宁姜声音不小的喝了一声:“我这辈子,唯一不会做的事情,就是自杀。”

    洛寒商挑眉,“看来,倒是我多管闲事了。”

    “是,你多管闲事了,以后请你离我这个坏人远点吧,别来招惹我。”

    洛寒商凝眉:“你真吃枪药了?我刚刚那样说的意思,你就理解成了我骂你是坏人?”

    “在你心里,我不就是一个坏女人吗?”

    洛寒商不爽:“那是你自己猜的,我那样说只是因为,自杀的人,都是自私的混蛋。”

    宁姜盯着他,心中的气愤不减:“你不好好照顾沁心,跑出来找我干什么?”

    “能是干什么,看看你。”洛寒商刚刚一直在担心她会不会听到园里那些声音。

    可他回到寒逸斋,发现她竟然不在。

    佣人说,她被爷爷叫走了。

    他总觉得,爷爷应该不会说什么好话,所以就去了儒雅居。

    结果他去了儒雅居,爷爷说他已经把宁姜赶走了。

    他心里着急,就一路开车出来找。

    最后看到她上了出租车,本以为她会回山水居,没成想,她却来到了这里。

    他找到车位停好车,走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她孤零零的站在桥边,疑似要跳江。

    那时候,他的心差点都跳出来。

    这个女人,还真是有办法变着花样儿的刺激他的心脏。

    宁姜眼眶有些红:“我看,你是来找我算账的吧。”

    “算什么账?”洛寒商蹙眉。

    “你……难道没有听到洛园里的人说了什么吗?”

    洛寒商不屑:“神经病。”

    宁姜不爽:“你……你说谁呢。”

    “说你呢,我还不知道你宁姜是个多么高傲的女人吗,以你的个性,怎么可能会屑于做这种事情。”

    听到他这么说,宁姜眼眶一红,她转过身,背对着他。

    洛寒商走到她身边,看她:“你不会是要哭吧。”

    宁姜侧头,呼口气,再看向洛寒商。

    “我为什么要为你这种虚伪的人哭。”

    “我虚伪?”

    “没错,你分明就不相信我,如果你相信我,刚刚在沁心房里,你就不会赶我走了。”

    “我赶你?”洛寒商沉声:“我只是不想让你站在那里看着难受,让你回寒逸斋,也是为了让你不要听到那些难听的谣言。”

    宁姜顿了一下,难不成……真的是她误会他了?

    洛寒商伸手勾了勾她的鼻尖:“你看你这点出息,因为这种小事儿,就把眼睛哭红了?”

    宁姜别开头,不让他的手触碰她的脸。

    她抬手,想要用袖子擦眼眶,可是他却眼尖的看到了她袖子下的手,包扎着纱布。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凝眉:“这是怎么回事?”

    宁姜咬唇,呼口气:“没事。”

    她往后收了收手,可他却大力的抓着,没有松手:“没事怎么会包扎着,这到底是怎么了?”

    宁姜委屈道:“被烤盘烫伤了。”

    “你怎么也会被烫到?”

    “看到沁心被烤盘烫伤,我当时没过脑子,就直接把烤盘从她身上拿开了。”

    “你……”洛寒商咬牙,心疼不已,可他还是伸手戳了她额头一下:“怎么这么笨。”

    宁姜抬眼剜向他:“那怎么办,难道要我装作没有看到吗?”

    他伸手,将她扯进了怀里:“很疼吧。”

    宁姜在他怀抱里顿了一下,随即侧头靠在了他肩头。

    她真的很难过:“比起心里的难过,这点痛不算什么。”

    “你真的很在意那群人的话?”

    “我在意的,是她们冤枉我,我爸爸背锅的那些年,别人一直都戳我脊梁骨,说我是黑心设计师的女儿,我真的很讨厌被冤

    枉,非常讨厌。

    今天的事情,不是我,可她们却因为看到我把烤盘从沁心身上拿开,就说是我烫伤了沁心,如果我真想伤害她,干嘛还要

    帮她拿开烤盘,可为什么,所有人都只相信自己看到的那一小部分事实呢?”

    “因为她们肤浅。”洛寒商见她难得这么乖巧。

    便伸手抚摸着她脑后的乱发。

    宁姜没有动:“可我为什么要因为她们的肤浅而背锅?”

    “我不会让你背这份黑锅的。”

    洛寒商的话,宁姜没有往心里去。

    她只是问道:“沁心呢?她醒了吗?”

    “还没,沁心的身体本来就有些虚弱,每次发烧都会昏迷上一天。”

    宁姜心情沉重,现在只有沁心才能帮她证明清白了。

    可如果那个烤盘真的是沁心自己动的……

    想到这里,宁姜心里不觉惊出一身冷汗。

    如果那烤盘真是沁心动的,难不成,她的目的……就是要让全世界的人,都把她当成一个坏人?

    她不禁恶寒的打了个冷颤。

    洛寒商微微垂眸:“怎么,冷吗?”

    宁姜回神,摇头:“如果……我是说如果就连沁心也说,真的是我伤害了她,你还会选择信任我吗?”

    “你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顾虑?”

    宁姜凝眉,不,这顾虑一点儿也不奇怪,当时那种情况,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可能。

    “我……”她还不能说什么,他的手机倒是响了起来。

    她停声。

    见她不说话了,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对宁姜道:“是裘叔打来的。”

    他将手机接起:“裘叔,是我,好,我这就带宁姜回去。”

    他将手机放下,对宁姜道:“沁心醒了,走吧,我们一起回去,让她还你一个清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