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你信我吗?
    他拉着她的手腕就走。★首★发★追★书★帮★

    可宁姜却挡住他的去路,有些急迫的道:“你还没有回答我呢,如果沁心真的说,这件事是我做的,你还会选择相信我吗?”

    洛寒商捏了捏她的脸颊,无语一笑:“我信。”

    “真的?”

    他认真的点了点头:“我相信你不会骗我。”

    宁姜心里还是很不安。

    可是,洛寒商的信任,于她而言,就像是一记强心剂。

    如果一会儿,沁心真的撒谎,而洛寒商也选择相信沁心,不信她。

    那么,她是绝不会继续留在他身边的。

    不管他用何种手段逼她,她都不会留。

    宁姜上了洛寒商的车。

    回到了洛园,两人一起来到了沁心的房间。

    因为刚刚用过麻药,沁心的身体有些虚弱。

    看到两人,她声音很低的道:“寒商,宁小姐,我让你们担心了吧。”

    洛寒商道:“你觉得怎么样?”

    “好……好多了,没有之前车祸手术后痛,你放心吧。”

    洛寒商回头看了宁姜一眼,又回头问裘沁心。

    “刚刚是怎么回事,你们两个点心做的好好的,怎么就都受伤了呢?”

    裘沁心有些担心的问道:“宁小姐,你也受伤了吗?”

    宁姜伸出包扎好的双手,抿了抿唇角:“我只伤了手,没什么的。”

    裘沁心蹙眉:“一定很痛吧,抱歉,当时本来是想帮你,没想到,却给你添了伤。”

    “帮我?”宁姜有些纳闷。

    裘沁心点头:“我见你半个身子都贴在了操作台上,又离烤盘很近,我怕刚出炉的烤盘会烫伤你,所以就往一旁扯了一下烤盘。可当时我也忽略了烤盘的温度了,一感觉到烫,我的手就抖了一下,一不小心就把烤盘砸到了自己的身上,我正好坐着轮椅,烤盘就不偏不倚地全都落在我身上了。”

    宁姜看着裘沁心,心里有些懊恼。

    她没想到,原来是这样的。

    一瞬间,只觉得自己是小人之心。

    她愧疚的道:“沁心,对不起,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我,你也不会受伤。”

    “别这么说,我这个人做事儿,就是笨手笨脚的,你看,本来是为了好意,结果非但把自己搞受伤了,还连累了你。”

    宁姜呼口气:“当时,你看着我说‘你……’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的吗?”

    “我是想问,你有没有事,可是我这身体啊,就是太差了,竟然昏过去了。”

    真相大白。

    宁姜心下松了一口气。

    她只想简单的生活,真的不想跟任何人撕。

    刚刚,因为自己受到的委屈,她甚至已经想到了,如果沁心撒谎,她将不遗余力的为自己辩护。

    可现在看来,她的担心真的多余。

    洛寒商和洛南一说的对,裘沁心很善良。

    也难怪,洛家人会这么喜欢她。

    洛寒商让沁心好好休息,自己便跟宁姜和奶奶一起出来了。

    奶奶看着宁姜的手,有些心疼的道:“在医院包扎的时候,伤口都处理好了吗?可别感染了。”

    听奶奶这么说,一旁的洛寒商也担心的看向她。

    “你是在医院包扎的,没错吧。”

    宁姜点头,看他:“我从沁心那里出来的时候,正好遇到了要去探望沁心的洛南一,他载我去的医院,你若不信,可以去问他。”

    提起洛南一,洛寒商面上带着几分不悦。

    不过,想到宁姜如此诚实,想来自己似乎也是杞人忧天了。

    两人将白雅送回了儒雅居。

    来到门口,宁姜道:“奶奶,我就不进去了。”

    “别呀,一起进来坐一坐,我正好给我的保健医生打电话,让她给你配一点去疤痕的药,女孩子的手跟脸一样,可不能留疤。”

    宁姜再次摇了摇头:“不用了奶奶,我真的不进去了。”

    白雅凝眉:“你这孩子,今天怎么这么生分呢?”

    “能不生分吗?刚刚你家老头子,把宁姜叫过来,要赶宁姜走,换做你是宁姜,你还会好意思踏进这个家门吗?”

    宁姜的手不方便,可她还是用手肘撞了洛寒商一下,白了他一记。

    洛寒商挑眉:“怎么,你都受委屈的想要去跳江了,还不让我跟奶奶说?”

    “我没想跳江。”宁姜急了,这人,越说越离谱了,他这不是找事儿吗。

    “在我看来,刚刚若不是我去的及时,你也就跳下去了。”

    白雅气的哼了一声:“这个老不死的,是成心不让人好过呀,竟然敢趁我不在,对姜儿下黑手,我跟他没完。”

    她转身就进了儒雅居。

    宁姜瞪向洛寒商:“你这个人是什么居心呀,你说这些,不是让奶奶跟爷爷打架的吗?”

    “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这世界上,除了奶奶,还有谁能治得了我爷爷那个老顽固?”

    “你可真是,我要被你气死了,”宁姜凝眉,忙追了进去:“奶奶。”

    白雅走到儒雅居门口,喝道:“洛本儒,你给我滚出来。”

    洛本儒听到声音,起身,来到门口:“老婆子,你这是怎……”

    话还没说完,他就看到了门口追了进来的宁姜。

    白雅气道:“卓逸,去找律师来,我要跟洛本儒离婚。”

    洛本儒一听这话,忙走到白雅身边哄道:“小雅,你这是干什么,一把年纪了还离婚,不让人家笑话吗?”

    “被人笑话又怎么了?我不能跟你这种,在背后给人捅刀子的人过了,你自己说,你跟那边的那群洛家人有什么不同。”

    洛本儒白了白雅身后的宁姜一眼:“是不是这丫头跟你说什么了?”

    “你少把责任往姜儿身上扯,你自己做的那点事儿亏不亏心,你自己不知道啊,姜儿怎么你了,你就要赶她走。”

    洛本儒又剜了宁姜一眼,不悦道:“我倒真是没看出来,你这孩子还会告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