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人言可畏
    见宁姜还是不说话,洛寒商摇了摇头。

    这个女人呀,就是个只会对他厉害的纸老虎。

    他对洛本儒道:“爷爷,这你可就冤枉宁姜了,她没那闲工夫跟我奶奶告状,刚刚可是你自己亲口跟我说的,你把宁姜赶走

    了,让我以后不要再惦记她的,我把这话告诉我奶奶,也没毛病吧。”

    “你这……”洛本儒剜了洛寒商一记,这臭小子,唯恐天下不乱吗?

    他说完,哼了两声:“你们两个,就没一个省心的,都给我滚出去。”

    宁姜转身要走,一旁的白雅更是生气了,指着洛本儒,气呼呼的道:“你少跟姜儿发这些无名的邪火,我告诉你,你想让卓

    逸跟沁心在一起是吧,我偏偏不愿意,我就要姜儿做我孙媳妇儿,这事儿,谁说都没用。”

    白雅也是气头上说的话,可谁都没想到,裘叔因为要请假,也刚好来到了儒雅居的门口。

    他听到白雅的话,忙侧身,闪到了一旁的墙后。

    他凝眉,紧紧的握拳,眼里蒙上了一层阴霾。

    院子里,白雅转身走向宁姜:“姜儿,你要是走,就把奶奶一起带走,奶奶以后跟你过。”

    裘建国悄声离开。

    这个家里,所有人都说把沁心当成自己人。

    可到了这种时刻,除了老太爷之外,所有人却全都向着宁姜。

    那沁心算什么?笑话吗?

    院落里,宁姜为难的望向白雅道:“奶奶,别这样,老太爷也没跟我说什么,他就是误以为,我伤害了沁心,所以说了我几

    句,现在真相大白了,老太爷知道我是清白的了,也就不会乱说什么了。”

    洛寒商看向她,她管爷爷叫‘老太爷’,这称呼,她不是故意的吧?

    洛本儒走到白雅身侧,哄道:“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离婚这事儿,是你说了就算的吗?只要我不同意,你别说离婚了,

    分居都不行。”

    白雅哼了一声:“那你立刻给我跟姜儿道歉。”

    “我……我这一把年纪了……”

    “奶奶。”宁姜看着白雅笑了笑,她知道奶奶是真心为她好的,这样,她就很知足了。

    “老太爷不用跟我道歉,那些乱传谣言的人才该道歉呢,你就别生气了,你要是气坏了身子,我得多难受呀。”

    她说完,就搀扶着白雅往屋里走去:“时候不早了,你跟老太爷也早点休息吧,我们也先回去了。”

    白雅看着她,还想说什么呢,结果洛本儒就搂着她往屋里走去。

    宁姜站定,看着奶奶推洛本儒,洛本儒却非要靠过去,这副画面还真是……温馨又好笑。

    老小孩儿老小孩儿,这话真是不假。

    宁姜转身,回到院落里。

    洛寒商双手抄在口袋里,看向走近自己的她,问道:“刚刚,爷爷还跟你聊了什么别的吗?”

    “没有啊。”宁姜看着他,一派坦然的往门口走去。

    洛寒商跟上,“那你怎么叫他老太爷?”

    宁姜耸肩:“他老人家以为是我伤害了沁心,所以让我不要再叫他爷爷。”

    “这老爷子,可真是气人。”

    宁姜笑了笑,没说什么,两人一起回了寒逸斋。

    进了房间,她到处找手机,想要等会儿给初谌打电话的。

    结果找了半天也没找到。

    他问道:“找什么呢?”

    “我手机怎么不见了?”

    “你倒是好意思说,刚刚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你手机以后真的可以当摆设了。”

    宁姜仔细地回忆了一下,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她最后一次用手机,是在后厨拍照片的时候。

    她往门口走去道:“我去后厨看看,是不是丢在那里了。”

    “我陪你。”

    “不用,这么近,我一会儿就回来了。”

    可洛寒商也没理她的话,还是跟她一起出了门。

    两人穿过后院,来到后厨。

    宁姜在前,洛寒商在后。

    她走到后厨门口,忽的就停住了脚步,回头对洛寒商比了个噤声的动作。

    洛寒商没发出任何声音。

    厨房门没关,里面几个阿姨,正边打扫着,边议论着。

    “要说这沁心小姐呀,也真是可怜,好不容易熬成了少爷的女朋友,眼看着两人就能结婚,以后一辈子飞黄腾达了,结果可

    倒好,出车祸了。

    她呀,也算是命大,没死成,植物人醒过来也算是有奇迹了吧,可男人又被撬了,要不说,这女人呢,得看命,命不好了

    ,就算是送到手里的金山银山,也是抓不住的。”

    “我倒是觉得,是人家少夫人命太好。”

    “诶,你们说,刚刚那事儿,到底跟少夫人有没有关系呀。”

    “沁心小姐不是都澄清了吗,说跟少夫人无关。”

    “啧,沁心小姐一向软软糯糯的,又善良又好欺负,谁知道她是不是想息事宁人呀,也极有可能,真的就是少夫人做的,但

    是沁心小姐保护了她呢。”

    “少夫人平常笑嘻嘻的,看着可不像这种人。”

    “谁说不像的,没听说过‘笑面虎’这个词儿吗,少夫人一看就是个女强人类型的,这种人呀,往往都比较有心计,沁心小姐

    跟她比,可不在一个段位上。”

    宁姜垂眸,心里有些伤感。

    即便事情真相大白了,可在别人心里,她依然是一个凶手。

    真是可悲,明明可以不在乎这些声音的,可真正想要做到,却又真的很难。

    她现在好像可以理解,那些明星为什么会因为网络暴力而患上抑郁症了。

    人言可畏,可在背后嘀咕别人的这些人,似乎永远都不懂得这个道理。

    她正难过,身后,洛寒商一双大手,却温柔的捂住了她的耳朵。

    宁姜回头看向他,感受到了一阵阵的温暖。

    幸好,他在。

    她对他勉强的笑了笑,无声的张了张口:“我没事,我很好。”

    这种时候,她还想着要安慰他吗?

    他前倾,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松开手:“那些话,你不要听,也不要在乎,只看着我就好。”

    宁姜望着他,有那么一瞬,她恍惚觉得,这个人,这个肩膀,这双手,她想陪伴一辈子,依靠一辈子,紧握一辈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