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 还是晚了一步
    傅子殊看向好奇心满满的初谌。

    “我们这就进场咯,准备好了吗?”

    初谌有些小兴奋:“走咯,去看身材好的阿姨走猫步咯。”

    听到他这么开心的喊,身前的服务生和身后的迎宾都偷偷笑了起来。

    傅子殊捂住了初谌的小嘴儿:“你小子,这种场合不能乱说话知道吗?”

    初谌眨着一双大眼看向他,被捂着的嘴嘟囔道:“为什么,分明是小爸你跟我说的啊。”

    “吭,”他轻声道:“是小爸说的不假,可你要是在这里跟人家这样说,别人会把我们爷儿俩当成小流氓给丢出去的,知道吗

    ?”

    初谌嘟嘴:“这么严重啊。”

    “当然,所以,你还说吗?”

    初谌忙摇了摇头。

    傅子殊这才松开手。

    他偷偷一笑,再精明的小孩子,也始终都是小孩子呀,还是很容易哄的嘛。

    宁姜进了会场,被直接安排到了最前排的座位上。

    他身边坐着的洛寒商,淡定的掏出手机,在看程庸发给他的文件。

    她看向他的手机,努嘴,哼了一声。

    洛寒商侧头看向她:“怎么了?”

    “你这个人,真够不厚道的,你把我叫来看秀,结果自己却在这里处理文件,那你还来看什么秀呀。”

    洛寒商放下手机:“我的确不是为了看秀的。”

    “那你是要干嘛?”

    洛寒商挑眉:“给你置办新装。”

    宁姜瞪他,小声道:“疯了吧,这衣服多贵呀,我去工地穿着又不合适,有这钱,你还不如给我呢。”

    “嗯,给你,然后让你拿着这钱,再以我的名义,去捐献希望小学?”

    宁姜望向他,他知道了?

    “这么看着我干嘛?我会知道这事儿,很惊讶吗?”

    宁姜嘟了嘟嘴,当年,他给了她卡,让她一个月必须要花掉多少钱,不然就要在床上收拾她。

    她也是真的花不掉,所以才会以他的名义,在外面建了希望小学的。

    直到离开那天,她也没告诉他这件事儿,所以,他会知道,她的确挺惊讶的。

    “你不会以为,我连自己的钱用在了什么地方,都会不知道吧?”

    她回道:“钱用在有意义的地方,也总比花在这些没用的衣服上好吧,衣服再贵,穿一个月还不是照样过时吗?可是,学校

    立在那里,可以造福不知道多少孩子呢。”

    “嗯,就你伟大,我们都肤浅。”洛寒商摇了摇头。

    真是个有神奇想法的女人。

    别的女人有了钱,都恨不得打扮自己,用奢侈品将自己包围起来。

    只有她……竟然用那点钱去建希望小学了。

    “我什么时候说我伟大了?我要真想当个伟大的人,就用我自己的名义建希望小学了。”

    “有道理,可你做这事儿的时候,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我这个人,喜欢低调,为了报复你,我不光将之前建的希望小学改成

    了你的名字,这几年还陆续以你的名义,又捐了不少的学校和卫生所,就权当我每个月给自己的老婆零花钱了。”

    宁姜有几分惊讶的望向他,这个事儿……她可是完全不知道的,一丁点都不知道。

    不远处,傅子殊带着初谌走了进来。

    两人在洛寒商和宁姜同一排最靠近t台出口的地方坐下。

    因为中间有不少人,所以谁也没能看到谁。

    过了十几分钟,台上的走秀就开始了。

    宁姜一开始还勉强自己看了一会儿。

    可到后面,她真心觉得有些无聊了。

    洛寒商还说来给她挑衣服。

    这些色彩夸张的衣服,她穿的出去才有鬼呢。

    四十多分钟的时间,她就这么无聊的坐着。

    秀结束后,洛寒商不知道给谁打了电话。

    “过来挑一下,看看哪些衣服适合少夫人。”

    宁姜看他:“你还真要给我买衣服啊。”

    “不然你以为呢?”

    “我真的不缺衣服。”

    他起身:“你的话太多了,走吧,去休息室呆一会儿,等着她们来给你定好衣服,我们就走。”

    宁姜此刻真想弱弱的说一句,‘你要真想给我买衣服,还不如把我某网的购物车给清了。’

    可是……啧啧,人要脸,树要皮的不是。

    两人来到贵宾休息室,宁姜刚坐下,洛寒商就道:“你坐一会儿吧,我去一趟洗手间。”

    “嗯。”

    洛寒商前脚刚走,宁姜就接到了初谌的电话。

    初谌有些小兴奋:“大姜儿,你猜我现在在哪里。”

    宁姜想了想:“这个时间,你应该跟你小爸在一起玩儿吧。”

    “是啊,我小爸带我出来见世面了呢。”

    宁姜不禁一笑,还见世面呢……

    “你们在哪儿见世面呢?”

    “刚刚,小爸带我来了一个灯光特别闪的地方,看到了很多大长腿阿姨。”

    听初谌这么一说,宁姜不禁蹙眉。

    这傅子殊,是带初谌去了酒吧?

    不应该呀,小孩子怎么会进得去呢?

    还不等宁姜问什么,就听那边,傅子殊小声道:“我们不是来看大长腿的,是来看衣服的。”

    “小爸,你怎么总是说完就反悔,你刚刚还说,这里大长腿真多呢。”

    “吭,”他趴在初谌耳边道:“别跟你妈说这个,不然你妈回头不让你跟着我了。”

    傅子殊说着,将手机接了过去:“妞儿,别误会啊,我带着初谌在外面看秀呢。”

    “看秀?”宁姜不禁一笑:“还真是神奇,我今天也在外面看秀呢。”

    “是吗?这个周不是北城时装周吗,秀展是比较多的,你看的是哪个品牌的秀?一会儿看完了,要不要跟我们爷儿俩一起吃

    饭去?”

    “我看的agy的秀,已经结束了。”

    “我去,我们也在agy,在贵宾室,你在哪儿呢,我去找你。”

    宁姜忙站起身:“什么,你也在这里?”

    她懵了一下,怎么偏偏就这么巧。

    “那个,你听着啊,你们别来,洛寒商也……”

    宁姜还没说完,手机对面,初谌拉着傅子殊道:“小爸,我要上厕所。”

    “好好,”傅子殊摸了摸初谌的头,对宁姜道:“行了,先不说了,我带着孩子去洗手间,一会儿你来贵宾室找我。”

    宁姜清楚的听到,电话那头,初谌说要去洗手间。

    贵宾室……

    想到洛寒商也去了贵宾室的洗手间,她疯了一般的跑了出去。

    沿着指示标志,来到了洗手间的门口。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