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指使我的人
    洛寒商和宁姜同时停住脚步。

    宁姜松开挽着他的手臂,洛寒商回身,走到陈瑶身前。

    “你说,是有人指使你的?”

    “是……是的。”

    “你母亲不是在洛园后厨工作的吴阿姨?”

    “是……我母亲是吴芳兰。”

    洛寒商不屑一笑:“指使你的人,不是吴芳兰?”

    这种时候,如果这个女孩儿连自己的母亲都出卖,那就真的是无药可救了。

    “不是,是一个叔叔,”陈瑶有些紧张:“一个叔叔给我打的电话,他教我说,只要我这样做,就可以把事情闹大,到时候,

    一定会有记者去民政局找你和宁小姐离婚的证据,只要你们离婚的事儿是真的,我妈就不算是诬陷你们,她也就不必坐牢了。”

    洛寒商抱怀,淡定的挑起眉心:“哦?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有证据的。”陈瑶说着,从包里掏出手机,找到了一个昨晚还跟她通过话的号码。

    “就是这个叔叔给我打的电话,我是为了救我妈,才会一时糊涂的,洛总,您不要把我送进监狱,我不想坐牢,我妈妈也是

    因为听了谣言,才会信以为真的,她也不是故意的。”

    洛寒商将手机接过,看了一眼上面的号码,不禁眉心微蹙。

    这个号码……

    见他脸色不是很好,宁姜从一旁走了过来。

    她的视线还没有触到手机上时,洛寒商已经将手机交还给了陈瑶。

    “这事儿,已经报警了,警察会怎么处理,你来跟我商量没用。”

    他说完,就伸开右手手臂,搂着宁姜出了会议室。

    进了电梯,宁姜侧头问道:“你哪儿来的结婚证?”

    洛寒商白了她一记,蠢女人。

    见他没说话,宁姜又道:“你怎么不说话呀,你到底哪儿弄来的结婚证呀,总不至于……是你办了个假证儿吧。”

    洛寒商侧头,嗤笑一声:“像假证吗?记者们可都没看出来。”

    “真的是假的吗,你什么时候办的,这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的吗?不管怎么样,它今天出现的都太及时了,只是……万一还

    是有记者去民政局调查呢?民政局应该不会随便透露我们的婚姻状况的,对吧。”

    她一个人碎碎念着,丝毫没有注意到洛寒商的无奈。

    此刻,洛寒商心里有几万头草泥马跑过。

    都说宁姜聪明,可他怎么觉得,这是个傻子呢。

    看到他翻白眼,宁姜用手肘推了推他的小腹:“你怎么回事,这是什么表情啊。”

    “你觉得,我有闲情逸致去弄假证吗?”

    听他这么说,宁姜愣了愣:“所以呢?”

    “还需要什么所以?记者都看出来那不是假证了,你怎么会认为那是假的?”

    宁姜看着他,眨巴了几下眼睛,半天才道:“这是真的?”

    电梯门刚好打开,洛寒商率先走了出去。

    宁姜忙跟上,两人绕过b栋长廊,直接来到a栋,进了洛寒商的办公室。

    关上门,她挡住了要回办公桌前的洛寒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的意思是它是真的?”

    “不然你以为呢。”

    “怎么可能,我们分明已经……”

    “离婚了?”洛寒商打断她的话,反问道:“我们什么时候离的?怎么离的?你倒是说说。”

    宁姜望着他,半响才有些懵的道:“我……我不是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了吗?”

    洛寒商伸手戳了她脑袋一下:“谁告诉你,你签了离婚协议书就算离婚的?结婚是两个人的事儿,难道,离婚就不是了?我

    不签字,这离婚协议凭什么生效呢?”

    听他这样说,她惊呼了一声:“你没有签字?为什么?”

    “我为什么要签字?五年前,我就告诉过你,我不会跟你离婚,你是凭什么认为,我会出尔反尔的?”

    宁姜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这个,把话说的云淡风轻的男人。

    所以,即便五年过去了,他们一直都是夫妻?

    怪不得,他每次都在媒体面前说的那么笃定。

    怪不得,他一次次的说,她是他的妻子。

    如果……离婚协议没有签字,没有生效,那她……的确就是他的妻子。

    她有些恍惚,伸手抚着额头,转移视线看向落地窗外。

    这……这消息实在是太突然,她有些没做好准备。

    洛寒商见状,推着她走向休息室。

    宁姜回头:“你要推我去哪儿?”

    “洗澡,难不成你打算一直这么臭臭的呆在这里吗?”

    宁姜低头看了看自己有些脏的衣服:“可我没带换洗衣服。”

    “我会让人去给你准备的,放心进去吧。”

    两人进来后,洛寒商似乎没有要出去的打算。

    她侧头看向他:“你不出去吗?”

    “我出去了,谁给你洗?”

    “我自己洗。”

    “手上的纱布拆了,不代表可以碰水。”

    宁姜盯着他,那也不能让他给自己洗澡啊。

    要出事故的。

    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洛寒商道:“你若担心我会对你怎么样,那就多虑了,只要我愿意,任何时候都能办了你,嗯?”

    宁姜脸微红,瞪向他:“要不你帮我找个保洁阿姨来帮帮我?”

    “你这身体上上下下,有哪里是我没有见过的?难不成保洁阿姨还能比我在这里更让你安心?”

    她一本正经的点头:“能。”

    洛寒商被她固执的样子逗乐,他摇头一笑,转身出去:“行,我去找人来帮你。”

    他出去后,宁姜松了口气。

    不管他们现在还是不是真的夫妻,她都接受不了他帮她洗澡这件事。

    想起夫妻这个字眼,她呼口气。

    五年前,他竟然没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当年他说过,绝不离婚吗?

    除此之外,就没有任何别的原因吗?

    几分钟后,保洁阿姨就进来帮忙了。

    同是女性,宁姜可就真心觉得方便多了。

    而办公室里的洛寒商,此刻表情却是有些凝重。

    想到刚刚陈瑶手机里的号码,他眉心微蹙。

    沉思了片刻后,他拿起手机,拨打了裘建国的号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