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我是被冤枉的
    裘建国来到书房门口,敲了敲门:“少爷,是我,我可以进来吗?”

    屋里传来洛寒商的声音:“进来吧。”

    裘建国推门走了进去,恭敬上前:“少爷找我是有什么吩咐吗?”

    洛寒商坐在书桌后,将刚刚已经写在a4纸上的号码递给他:“查一下,这个号码是谁的。”

    裘建国将号码接过,看了一眼:“这是洛园的员工号码呀。”

    洛寒商点头:“当初,这些号码不是你管理的吗?你帮我查一下,现在使用这个号码的人是谁。”

    “哈,少爷你稍等啊。”

    他拿起自己的手机,直接按照这个号码拨了过去。

    很快,电话那头传来声音:“裘叔,您有事吗?”

    “你是哪个部门的?叫什么名字?”

    “我?我是厨房材料运输部的韩东。”

    “好,”裘建国捂着话筒,看向洛寒商:“少爷,这是厨房材料运输部的,叫韩东。”

    洛寒商起身:“让他去碧波厅等我。”

    “好的。”

    裘建国对着电话那头道:“少爷要见你,你现在就立刻去碧波厅。”

    挂了电话,裘建国追着洛寒商出来。

    他在后面,看到洛寒商走到宁姜身后,拍了拍她的肩膀。

    两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宁姜对洛寒商笑了笑。

    洛寒商这才往门口走去。

    裘建国从宁姜身侧经过,没有跟宁姜打招呼。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宁姜努嘴,看吧,她这个人很擅长得罪人,莫名其妙的就把裘叔给得罪了呢。

    裘建国跟洛寒商一起往碧波厅走去。

    洛寒商道:“裘叔,行了,接下来我自己一个人过去就行,你回去照顾沁心吧。”

    “少爷,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我还是陪你去吧。”

    洛寒商拍了拍他的肩膀:“是有点小事,我自己一个人就能搞定,你回去吧,别让沁心等急了。”

    “那少爷,你有事儿给我打电话吧。”

    “好。”

    洛寒商转身离开。

    裘建国盯着洛寒商的背影,刚刚脸上的一脸忠诚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神秘莫测的冷笑。

    洛寒商来到碧波厅,韩东已经到了。

    他坐下后,韩东走了过来:“少爷,您找我。”

    洛寒商翘起二郎腿,盯着眼前这个跟他年纪相仿的男人。

    他挑眉,那个陈瑶说,给他打电话的是个叔叔,可眼前这个年纪的……怎么能算?

    “在洛园工作多久了?”

    “少爷,我在这里四年了。”

    “认识吴芳兰吗?”

    “后厨的吴阿姨吗,我熟的很。”

    “你认识她女儿?”

    “我知道吴阿姨有个女儿,但是没见过。”

    洛寒商勾唇,“你的员工手机给我看一下。”

    韩东将手机交给了洛寒商。

    洛寒商翻看了一眼,没有昨晚的通话记录。

    可昨天下午和今天的通话记录都在。

    他挑眉,将手机还给他。

    韩东恭敬的接过。

    洛寒商道:“我找你来,是希望你帮我个忙。”

    “少爷请说,能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

    “我要打一通电话,对方是失足少女,你跟她说几句鼓励的话就可以了。”

    韩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少爷,您让我干活儿行,鼓励人……我不太在行。”

    “这是你今晚的工作。”

    韩东忙紧张了起来:“好的好的少爷。”

    洛寒商用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苏局,是我,帮我把电话递过去吧。”

    他说完,把电话给了韩东。

    “姑娘,人活着,都会做错事儿的,你要相信自己,只要你想改,就一定能重新来过的……”

    韩东绞尽脑汁的说了十几句话。

    洛寒商摊开手:“可以了,手机给我。”

    韩东忙将手机递了过去,洛寒商对着电话那头问道:“怎么样?”

    “洛少,她说不是这个声音。”

    “好,挂了吧。”

    他将手机挂断后,看向韩东:“你多大了?”

    “少爷,我36了。”

    洛寒商点头:“你被开除了。”

    男人愣了一下:“少……少爷,我做错什么了吗?为什么要开除我?”

    “昨晚,有人给吴芳兰的女儿打电话,教她如何报复我爱人,今天的结果,你应该在新闻上看到了。给吴芳兰的女儿打电话

    的号码,就是你的员工号。”

    韩东忙摆手道:“少爷,不是我,绝对不是我,我根本就不知道吴阿姨她女儿的号码呀。”

    “我知道不是你,可你手机保管不利,也有连带责任。”

    “这……少爷,这我就太冤枉了,我们卸货的时候,为了怕压碎手机屏幕,手机都会放在办公室的,不是我一个人这样,大

    家都这样。”

    洛寒商沉思了片刻后道:“我可以录用你做达天集团的员工,派遣你去我在非洲新设立的科研项目中,给教授开车,年薪是

    洛园的三倍,如何?”

    “我去,少爷,我愿意去。”

    “但我是有条件的,你要对外说,你是被洛园开除的,至于原因嘛……就说是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情,除此之外,什么都不

    要多说,哪怕是你的亲人,都不可以说,否则,后果你承担不起。”

    “少爷放心,我一定会守口如瓶的,你不让我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说的。”

    “很好,你回去收拾东西,准备明天离开吧。”

    “是。”

    韩东走了两步,想到什么似的又道:“对了,少爷,吴阿姨在这洛园里,好像有个相好的。”

    “你怎么知道的?”

    “我有一次拉货回来晚了,去后厨找吃的,结果后厨只有吴阿姨一个人在里面打电话,我听她说的那个意思就是,两人就算

    不结婚,她也挺知足的,还说让对方好好在洛园干,她绝对不会拖对方的后腿什么的。”

    “不知道是谁?”

    “是的,我是在门外听到的,吴阿姨的声音,我也是将就听到的。”

    洛寒商沉声:“你走吧。”

    看来这个所谓的‘叔叔’,就是吴芳兰的那个相好的了。

    这洛园里,大部分都是老员工。

    可以被那个大学生称之为叔叔的人太多,他不能让他们挨个儿给她打电话,这样一定会打草惊蛇。

    为了能够让那个人再次露头,他只能先把今天逮到的替罪羊从洛园赶出去。

    只有这样……才能再次引蛇出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