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我老婆是谁能都惹的吗?
    一连几天,宁姜为了洛洛的生日宴,准备了不少东西。

    她没有再去找裘叔帮忙,只是在开始准备之前,去找奶奶看了一下她写的注意事项。

    奶奶觉得没问题,这件事,也就开始正式筹备了。

    周五下午,宁姜找了十几个阿姨和园丁,帮忙在碧波厅里张灯结彩。

    她还在厅里准备了很多的小礼物,留着送给前来参加生日宴的小朋友们。

    可是到了下午放学时间,回来的却只有洛洛自己。

    洛洛甚至都没有去碧波厅,而是直接回到了儒雅居。

    司机来跟老太太和宁姜汇报道:“老夫人,少夫人,刚刚小姐在校门口,阻止了所有要上巴士的同学,告诉她们,今天的生

    日宴被取消了,所以,我们没能接到小姐的同学,对不起。”

    宁姜垂眸,有些失落,她可是精心准备了很多天呢。

    白雅沉声:“这个洛洛,是在做什么?大人的心意,她是打算全都辜负吗?来人,扶我回儒雅居。”

    宁姜拉住白雅:“奶奶,小孩子都有叛逆的时候,洛洛的想法,我也能理解,你就别……”

    “行了,姜儿,这事儿你不用管,你回寒逸斋去,她不是不想过生日了吗?那这生日,就不过了。”

    白雅被阿姨搀扶着离开,宁姜垂头丧气的离开了碧波厅。

    不过她没有回寒逸斋,而是来到了碧波湖上的凉亭里。

    过去,洛洛最喜欢跟她一起在这里乘凉的。

    那时候,洛洛总是围着她,欢声笑语不断。

    她侧身,趴在凉亭边,低头看着湖面上不时游来游去的鱼。

    它们是没有烦恼的。

    毕竟,它们的记忆那么短,如果人也能像它们……

    “你在这儿干什么?”

    听到身后的声音,宁姜回头,看向走进凉亭的洛寒商。

    “你回来啦。”

    洛寒商在她身侧坐下,看向她,勾唇:“是不是很伤心?”

    “你听说了啊。”

    “我刚刚去了碧波厅,阿姨们正在撤东西。”

    宁姜努嘴:“都怪你。”

    “怪我?”

    “是啊,如果你不要让我准备,让裘叔或者别人准备,洛洛大概就不会这么抵触了。”

    洛寒商抱怀:“我可是一番好意,想要帮你和洛洛拉近感情的,我哪知道这个小妮子,性子这么倔,这点儿,倒真有些像她

    爸。”

    宁姜看向他:“你们洛家人,哪个脾气不倔?”

    “我这是躺枪了?”

    宁姜本来心情不好,可被他这样一说,她却是无语的笑了笑。

    是呢,这事儿跟洛寒商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道:“好好的生日,不能过,现在最难过的,应该不是我,是洛洛,你还是去看看她吧。”

    “我刚刚去儒雅居找你,在门口听到奶奶正收拾她呢,不急。”

    宁姜坐起,“奶奶收拾洛洛干什么?洛洛挨打了?”

    “奶奶从来不打孩子,她在为你打抱不平呢。”

    宁姜起身:“我还是自己去儒雅居看看吧。”

    洛寒商拉着她的手腕:“你都不觉得委屈吗?”

    宁姜看向他,抿了抿唇:“有一点,不过洛洛终究是个小孩子,她多少有点固执,我也能理解的。”

    “洛洛不小了,在这个年纪,她也该学会去体谅别人了。”洛寒商挑眉,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坐下:“你不必管,奶奶教育人呢

    ,还是很有一手的,你去了,奶奶反倒没法儿说她了。”

    宁姜看向他:“今晚怎么办,洛洛的生日,总不能就这样不管了吧。”

    “不办了,谁让她敬酒不吃吃罚酒的。”

    宁姜撇嘴:“你这是亲叔叔该说的话吗。”

    “我要不是她亲叔叔,还会这么纵容她?”洛寒商抱怀:“我的老婆是谁能都惹的吗?”

    听他这么说,宁姜心里有些偷笑,不过面上却是严肃的道:“你这几天有些不正经。”

    “你小看我了,我要真想不正经,你以为你还下得了床?”

    宁姜无语。

    不过,因为他过来陪她聊了一会儿天,她的心情倒真的好了不少。

    两人安安静静的在亭子里并肩而坐,吹着微凉的风。

    这画面,实在是太过美好。

    离开洛园的这五年,她做梦都会梦到洛园里的花草树木,假山湖水。

    虽然住的时间不久,可这里……的确给她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

    她正胡思乱想着,手机响了,是奶奶打来的。

    宁姜接起:“奶奶。”

    “姜儿,你跟卓逸一起来我这儿吃饭,生日会不办了,咱们一家人,一起热热闹闹的坐在一起吃个饭就好。”

    “奶奶……那个……我让卓逸君过去,我就不去了吧,我会让他帮我把礼物带到的。”

    “姜儿呀,你是不是生洛洛的气了?”

    宁姜摇头:“不是不是,我没有生气,我就是觉得,洛洛可能不会愿意见到我,今天毕竟是她的生日,以她为大,我就不过

    去扫她的兴了。”

    “这可不行啊,咱们洛园是讲规矩的地方,你要是不来,这小丫头今晚,就不用吃饭了,再让她惹事儿。”

    宁姜忙道:“别别别,奶奶,我去,我马上就跟卓逸君出发了。”

    挂了电话,她看向洛寒商站起身,说道:“走吧,去吃饭。”

    洛寒商笑,起身,勾着她的肩膀:“你说你这点出息,我要是你,我刚刚就告诉奶奶,我生气了。”

    宁姜抿唇看着他:“我真的没有生气,因为我知道,洛洛气我,是因为过去太在乎我。”

    洛寒商望着她,脸上带着一抹欣赏。

    她跟别人不一样,她这样说,不是为了讨好谁,而是真的因为有了这样的感受,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两人一起来到儒雅居。

    洛洛在客厅里坐着,眼眶通红,看来刚刚是哭过的。

    洛本儒不在,白雅一开始冷着脸,坐在洛洛身旁,见宁姜进来了,她脸上有了笑意:“来,姜儿,过来坐。”

    宁姜走过去,她看向洛洛,轻声道:“洛洛,生日快乐。”

    “谢谢。”洛洛没有看她。

    白雅回头,瞪了洛洛一眼:“你这孩……”

    “奶奶。”宁姜叫住她,对她摇了摇头。

    白雅叹口气,起身,拉着宁姜往后院去。

    正这时,门口佣人进来道:“老夫人,裘叔和沁心小姐来给洛洛小姐庆祝生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