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不许说我老婆一个不字
    白雅回头道:“请进来。”

    宁姜想到这些天裘叔对她的态度,轻轻嘟了嘟嘴。

    “奶奶,我去后院走走吧。”

    “行,你去吧,你爷爷在后院喂鱼呢,你顺便把他叫回来吃饭。”

    “好。”

    洛寒商道:“我也过去。”

    老爷子一个人在,对于宁姜来说,那可是有杀伤力的。

    宁姜看了洛寒商一眼,没阻止。

    现在让她一个人面对爷爷,她还真觉得有点儿尴尬。

    厅里有裘叔,后院儿有爷爷。

    想想还是有洛寒商在的地方,比较有安全感。

    再一次觉得,这个家伙有的时候说话虽然轻浮,但他人呢,还是很可靠的。

    两人来到后院,爷爷果然在喂鱼。

    听到声音,他回头看了一眼,‘吭’了一声。

    “你们两个来干什么?”

    洛寒商的手自然地搂着宁姜的肩膀:“来给洛洛过生日。”

    洛本儒哼了一声:“因为某些人的缘故,洛洛连生日都不想过了,这话,你们倒也好意思说出口。”

    “爷爷,别当着我们的面儿含枪夹棒的,这里没人是傻瓜。”

    宁姜用手肘撞了洛寒商一下。

    洛寒商淡定道:“推我干嘛?我说错了?难不成,你不知道爷爷是什么意思?”

    宁姜看着洛本儒,努嘴,没做声。

    洛本儒又哼了一声:“你小子是嫌我活的太长,故意来气我的吗?”

    “你可是我亲爷爷,我盼着你长命千岁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气你呢,我这是在跟你讲道理。你要暗戳戳的伤别人,我肯定不

    管,可您不能当着我的面儿,说我老婆一个不字,不然,我现在说说我奶奶的不好,你要听吗?”

    “你敢,”洛本儒指着他,气道:“你奶奶就没有不好的地方,她从头到脚,哪儿都好。”

    “所以呀,你要我尊重你老婆,那你是不是也得尊重我老婆?”

    洛本儒被洛寒商说的,心里是又气他没出息,又赞叹自己养了个会护老婆的好孙子。

    他将手里的鱼食往湖里一丢,迈步就往前厅走去。

    老爷子离开后,宁姜无奈:“看吧,爷爷生气了,都被你气走了,你少说一句多好。”

    洛寒商邪魅的看着她,“你不觉得,爷爷是因为觉得我的话有道理才离开的吗?”

    宁姜抿唇,他的话,让她听了还是很感动的。

    小时候,爸爸常跟她说,“这个世界上,你不是我必须要负责的人,你妈才是。”

    那时候,她心里总觉得,自己肯定不是老爸亲生的。

    可现在想想,那时候的妈妈如果还有良心的话,听了爸爸的话,她应该也会很感动吧。

    宁姜抿唇:“谢谢。”

    “谢我?”洛寒商声音邪魅的在她耳边道:“我喜欢用实际行动表达出来的感谢,比如……”

    她正想听比如什么呢,她的唇就已经被他低头吻住了。

    宁姜直接闭上双眼,没有拒绝。

    她……很喜欢此刻的这个吻,非常喜欢。

    两人回到前厅的时候,裘沁心坐在轮椅上,轮椅旁边就是沙发,里面坐着白雅和洛洛。

    爷爷跟裘叔去了书房。

    裘沁心看着两人笑了笑道:“寒商,宁小姐,你们回来啦。”

    宁姜道:“我们去后院儿走了走。”

    “我知道,奶奶说,你们去找爷爷回来吃饭了。”

    白雅起身,“行了,人都到齐了,咱们就吃饭吧。”

    她说完,回头揉了揉洛洛的头:“好了,小寿星,跟太奶奶过来。”

    裘叔将洛本儒请了出来,搀扶到餐桌边,这才过来推裘沁心。

    因为是来给孩子过生日的,所以今天,裘建国也难得的坐在了桌上。

    不过他依然很忙,忙着照顾大家。

    期间,他起来给大家添酒水。

    给宁姜添完果汁后,宁姜自然的说了声谢谢。

    裘建国一脸和蔼的对她笑了笑道:“少夫人,您可千万别跟我客气,这不都是我应该做的吗。”

    宁姜纳闷,今天的裘叔,怎么又跟往日一样了呢?

    她对他点头示意。

    一旁,洛本儒道:“行了,建国,别总是这么客气,你在这洛家,早就已经不是什么外人了,怎么总拿自己当被雇佣来的员

    工呢,你跟别人不一样,坐下,吃饭,这一桌子的人,你照顾好沁心就好。”

    裘沁心讨喜的笑了笑:“爷爷,我自己能照顾自己,您不用担心我。”

    裘建国也是点了点头:“她伤的是腿,不比少夫人,我还是多照顾一下少夫人吧。”

    洛本儒看了宁姜一记,没做声。

    宁姜有几分不好意思的道:“裘叔,我的手也没什么事儿了。”

    “不管怎么说,当时少夫人要是不把烤盘从沁心腿上取下来,也不会受伤。”

    一旁的奶奶放下筷子:“提起这茬儿来,我忽然想起来,有个人呀,还欠我孙媳妇儿一句道歉呢。”

    她斜眼看向洛本儒。

    洛本儒佯装听不懂,给她夹菜,“老婆子,今天厨房表现不错,把你最爱吃的糖醋肉,做的酥软可口,你多吃点啊,你吃好

    了,我就开心了。”

    对面,宁姜垂眸,偷偷抿唇笑了笑。

    看到爷爷奶奶,就知道一个男人,心里有一块小柔软,一个小软肋,对于人生来说,是多么重要的改变了。

    她吃了一口菜。

    洛寒商这时也给她夹了一块糖醋肉:“你也尝尝奶奶最喜欢的洛园美食吧。”

    众目睽睽之下,宁姜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将肉吃掉。

    洛寒商掏出一张银行卡,隔着桌子递给洛洛:“丫头,叔叔给你的生日礼物。”

    洛洛嘟嘴:“二叔,我不要,你每年都送钱,就不能送点有新意的礼物吗?”

    他被嫌弃了,洛本儒和白雅都笑了。

    白雅对洛寒商道:“你这孩子,送个礼物就不能走心点吗?”

    “这难道不是最走心的礼物吗?我这可是为了让我侄女儿缺什么买什么的。”

    白雅无语的摇了摇头:“你可真是能强词夺理。”

    洛寒商的手搭在宁姜的肩膀上:“行,没事儿,你们嫌我的礼物没有新意,那宁姜送的礼物,是不是也得算我的一份?毕竟

    ,我们是夫妻嘛。”

    白雅望向宁姜:“姜儿也准备礼物了?”

    还不等宁姜说什么,洛寒商道:“当然,她准备的可是非常走心的礼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