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我这人,眼里揉不得沙子
    裘建国回身,他脸上丝毫没有从前的谦恭,而是视线冷漠的盯着她看。.59898./

    到了现在,宁姜已经很确定了,之前她的感觉,不是错觉。

    裘建国对她,就是人前人后两张脸。

    她并不认为自己得罪过裘建国。

    就连沁心,她也没有得罪过,沁心对她,却是人前人后都一样的。

    她实在是不理解,裘建国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她抿唇一笑:“裘叔,我最近是不是做过什么得罪您的事情呀?我这个人呢,很擅长得罪人,但自己又发现不了,如果我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希望裘叔指点。”

    裘建国冷笑:“指点还是算了,您可是洛园的少奶奶,我一个佣人,没资格指点您。”

    宁姜倒也没生气,“裘叔,我这个人不喜欢拐弯抹角,所以呢,我有话也就直说了,最近几天,你看到我的时候,一副我欠了你的样子,可是在人前,你却又对我很和善,这给人的感觉真的很差劲。

    我现在主动来找你谈,就是希望如果有误会,咱们就解开,你是因为什么事情,才对我有这么大意见的?咱们可以把话说开吗?”

    裘建国冷声道:“好,既然少夫人说话这么痛快,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我以前之所以对你很恭敬,是因为,在我眼里,你是一个善良的人。

    可后厨的阿姨们全都因为你而被开除了,我心里对少夫人的印象也就改变了,少夫人明知道那些阿姨们有多不容易,可你却只顾自己的感受,由着少爷开除了她们。

    我觉得少夫人不光为人自私,还将我家少爷也给带坏了,这样的少夫人,让我尊敬不起来,不光现在如此,以后我对您,也会如此。”

    听裘建国这样说,宁姜点了点头:“原来是因为这样,那我请问裘叔,洛园的规则,是需要守还是不需要守?”

    “规则是死的,可人是活的,她们非议少夫人自然不对,可是少夫人您心胸狭隘,不肯为她们求情,让她们失去了赚钱的资本,因为你的自私,毁了多少人的家庭安定?你想过吗?”

    她摇头一笑,这是什么逻辑?

    “说来说去,你是觉得她们在后面乱嚼舌根,倒是我错了?”

    “我只是觉得,做为洛园的女主人,您不该这么狭隘。”

    宁姜点头,侧头一笑:“这年头,人都喜欢捏软柿子,裘叔你也不例外呀。”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亲耳听到这几个人嚼舌根的,是洛寒商,下命令要开除这几个人的,也是洛寒商,可是裘叔你却可以轻轻松松的把这些责任推卸到我的身上,我是没有劝洛寒商,可按照裘叔你的说法,下这个命令的洛寒商,岂不是更加狭隘?”

    裘建国冷脸:“少爷还不是为了你才这样做的?”

    宁姜摇了摇头:“不得不说,裘叔分析事情的能力,真的是让我佩服。好,这个锅,我替洛寒商背了,但有一点,我必须要说清楚,我背锅,不是因为我做错了,而是因为,我不在乎你对我的态度。

    规则是死,人是活,这没错,可如果做错事情的人都不需要付出代价,那这个世界岂不是乱套了?我不求情,是因为我不认为洛寒商按规则办事,有什么不对。

    有一点,你说对了,我这个人,心胸狭隘,自私自利,眼里揉不得沙子。别人对我好,我就对别人好,别人对我不好,那我也不是傻子,因为,我没你们那么清高。以后,你用什么态度待我,我就用什么态度待你,还望裘叔见谅了。”

    她说完,灿烂一笑,转身离开。

    裘建国望着宁姜的背影,脸上染着阴霾。

    宁姜出了洛园,打了一辆车去傅家。

    路上,她心情有那么一点不美好,毕竟以前觉得裘叔这个人挺好的,但刚刚聊过之后,她却觉得有些刷新三观。

    人无完人,果然是。

    宁姜来到傅家。

    傅子殊趁着她陪孩子玩儿的时候,在她身后碎碎念道:“新闻上的事儿,这就算尘埃落定了?”

    “哪件?”

    “还能是哪件,结婚证那件。”

    宁姜放下手中的拼图碎片,转头看向他:“说真的啊,这事儿,那天我也被吓到了。”

    “这洛寒商藏的够深的。”

    “也怪我蠢,他之前一直都说,我还是他老婆,我还以为,那是他太霸道,胡说八道,现在想想,是我脑子笨。”

    傅子殊戳了她脑袋一下:“你这脑子呀,反正是不够灵光。”

    宁姜剜了他一记。

    傅子殊呲牙:“你自己说的。”

    “你懂不懂女人呀,你要夸女人聪明漂亮的时候,女人可能会说,过奖了。但你要说她又丑又笨,她肯定不乐意呀。”

    傅子殊哈哈一笑:“关键是你在我眼里也不是女人呀。”

    宁姜抬手要敲他脑袋,傅子殊已经提前挡住了自己的脑袋。

    就在她的拳头要落下的时候,手机响了。

    见是洛寒商打来的,宁姜郁闷道:“定时炸弹打来的。”

    傅子殊坏笑。

    宁姜接起:“喂?”

    “在哪儿。”

    “子殊这儿。”

    洛寒商不悦道:“你们天天这么你侬我侬的,我看你干脆跟傅子殊结婚算了。”

    宁姜努嘴:“重婚犯法,我不干违法乱纪的事儿。”

    “怎么,你是等着我给他腾地方?”

    “就算你腾了地方,子殊跟我也看不对眼呀。”

    洛寒商心中低咒,狗屁,他就没听说过男女之间有什么纯友谊的。

    “赶紧回家。”

    “这才十点呢。”

    “怎么,难不成还要吃了傅家的饭再回去?我洛家是养不起你了?”

    宁姜翻了个白眼:“行了行了,你还是别说了,我现在就回去还不行吗。”

    这话是越说越难听了。

    挂了电话,她起身道:“我得走了。”

    初谌回头:“又走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