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笑的像360个月的傻孩子
    傅子殊凑到车门口:“说正经的,现在这情况都这样了,你打算怎么处理?就这么一直留在洛家了?”

    宁姜有些为难:“我没想好。首发ww..co”

    她是真没想好。

    主要是洛寒商给的重磅炸弹太突然,她还晕着呢。

    这几天……看洛寒商对她的态度,真的是又腻味又暧昧。

    自己跟洛寒商每天躺在床上,都煎熬在擦枪走火的边缘。

    虽然每次洛寒商都把她吻的眼冒金星,但却一次也没更进一步。

    她总觉得……他好像是在等她主动。

    傅子殊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那你也得想呀,你要是一直留在洛家,就没办法跟初谌小可爱在一起了。”

    这也正是宁姜现在最犯愁的事情。

    没人知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有多想念初谌。

    她真的想每晚都抱着初谌入睡啊。

    子殊的话没错,自己必须要尽快想到一个对策,来解决这个问题了。

    可是……欲速则不达,她越是想要找办法,就越是想不到办法。

    傅子殊见她一脸愁容,悄声在她耳畔道:“你有想过,跟洛寒商坦白初谌的事儿吗?”

    “坦白?”她看向他。

    傅子殊耸肩:“说真的,跟你说这个提议,我也觉得有些不爽,你养大的孩子,他又没出力,凭什么告诉他,可是转念一想,你若不说,他就不会知道,那你就没办法光明正大的跟初谌在一起生活了。

    你别以为是我不愿意帮你照顾初谌啊,我发誓,我真心愿意帮你带初谌一辈子,可我总觉得,要你一辈子都跟初谌这样不能相认的生活,你心里应该不会太好受。”

    宁姜叹口气;“特别难受。”

    “所以呀,我的提议,其实你可以考虑一下,前提是,你确定你这辈子真的不会再离开那个讨人厌的家伙了才行。”

    宁姜看了傅子殊片刻后,点头:“我知道了,我会慎重考虑的。”

    “行吧,那你回去吧。”傅子殊将头从车里钻出来,帮她将车门带上。

    宁姜在洛园门口下车后,就让傅子殊的司机回去了。

    她刚要进门,对面车上,洛寒商下来了。

    他拉着黑脸,走到她面前不悦道:“洛园那么多闲车你不用,偏要去傅家,坐傅子殊的车,就他的车香,洛家的车都有瘟疫吗?”

    “你别找茬行吗?”她凝眉:“还不是你忽然打电话让我回来,我着急才坐了他的车,我本来是打算吃完午饭打车回来的。”

    “就你理由多,”洛寒商回头对站在车边的老方道:“从明天开始,你去挑一辆车,专门给少夫人开车。”

    “是,少爷。”

    洛寒商说完,转身就往洛园里走,都不问她的意见。

    宁姜翻了个白眼,他总这样。

    他走到大门边了,回头瞪她:“还不进来?”

    宁姜迈步,跟了上去。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啦。”

    “忙完了,难不成还要在公司里耗时间吗?”

    宁姜努嘴,他回家就回家呗,干嘛还要扯上她呢?

    都怪他,今天只陪了初谌不到一个小时。

    两人回到寒逸斋,阿姨拿着一个信封走了过来,交给宁姜。

    “少夫人,这是小姐让我转交给您的。”

    宁姜纳闷,“洛洛吗?”

    “是的。”

    宁姜看了身侧的洛寒商一眼,一脸疑惑的将信纸打开……

    里面的内容很简单,分两行,写着八个字。

    ‘谢谢二婶,我很喜欢。’

    宁姜眼眶一酸,垂眸一笑。

    洛寒商偷看了信纸上的字一眼,佯装冷漠的往屋里走去。

    宁姜问阿姨:“洛洛什么时候来的?”

    “半个多小时以前,小姐没进门,就让我把这个交给您。”

    宁姜对着信纸亲了一下,边笑边跑着去追洛寒商。

    “诶诶诶,洛寒商,洛洛这是不是在对我示好啊。”

    看她笑的像是个360个月的傻孩子,他心里虽是高兴,可他嘴上却道:“注意形象,你这模样有点傻。”

    “嘶。”

    她将信纸展开,在他面前晃了晃,得意道:“我跟洛洛正式和好了哦,今晚,我要请她吃饭,我们吃点什么好呢,我来想想……”

    这个女人,还真是容易满足。

    洛洛这小丫头,很会制造感动吗。

    两人进屋后,洛寒商对阿姨道:“去儒雅居告诉洛洛,让她今晚过来吃饭,她二婶准备亲自下厨,有什么想吃的,也可以让她告诉你,她二婶会准备的。”

    宁姜看他,洛寒商挑眉:“你还有什么想补充的。”

    她耸肩一笑:“没了,就这么说,很好。”

    阿姨离开后,宁姜坐在了沙发上,盯着信纸道:“没想到,这些年洛洛的书法倒是进步了不少嘛。”

    “跟北城书法家协会的会长学的书法,如果再写不好这几个字,那她真的是白浪费了那么多时间。”

    “有钱果然可以随心所欲呀。”

    “你是在说你自己吗?洛太太?”

    宁姜也不跟他抬杠,起身去了厨房。

    她要去看看,厨房都有什么食材,今天下午,她决定就在厨房里奋战了。

    几分钟后,阿姨回来,对宁姜道:“少夫人,小姐说,她特别想吃你包的饺子,还想吃你烤的地瓜。”

    宁姜打了个响指:“安排。”

    洛寒商在门旁,抱怀道:“我可以也点一道菜吗?”

    宁姜没有看他,望着菜架子,边想要包什么馅儿的饺子,边道:“说。”

    “我想吃清蒸金龙鱼。”

    听到金龙鱼三个字,宁姜打从心里打了个寒颤。

    她回头斜了洛寒商一记,他怎么还记得这事儿。

    “这个梗过不去了是吗?”

    洛寒商忍着笑:“过不去了,就凭这个,我打算笑你一辈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