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是想做什么
    一秒记住

    她冷眼斜睨了母亲一眼,转身就往外走去。

    莫澜忽然反应过来,忙绕过苏云杉,挡住了宁姜的去路。

    “你不许走,你给我把话说清楚,这照片到底是怎么回事。”

    宁姜扬眉:“能是怎么回事,你所想的,与你看到的一样。”

    莫澜咬牙片刻后,表情终于冷静了下来:“不知廉耻的贱女人,你给我听好了,洛少是我的,我们马上就要订婚了,男人嘛,尤其是像洛少这种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在订婚前花天酒地,我都可以理解,毕竟有些事情,我见的多了,但你别指望,你能靠这一睡就上位,就算你过的了我这一关,也不可能过的了洛家那一关,洛少,可不是一个肤浅的男人。”

    宁姜不屑一笑,娶她就是肤浅?

    她伸手拨开莫澜,昂首走了出去。

    会不会上位,可不是她莫澜说了算的。

    离开莫家,她拦了一辆出租车。

    车上,她掏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了一张她18岁考上大学那年,一家三口一起拍的全家福。

    照片里,三人明明都笑的那么开心,那么幸福,可是……过往多幸福,现在的她,就有多失望。

    爸爸总说,这世界上,他最爱的女人是妈妈,第二爱的是他的宝贝女儿。

    可父亲走了之后,没过百日,他最爱的女人就改嫁给了莫有名。

    再婚后的妈妈,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她能理解母亲做为续弦的卑微,可是作为妻子,妈妈她应该比任何人都更加了解父亲的为人,父亲枉死,即便全世界的人都戳他脊梁骨,她也不该不相信他啊。

    毕竟,他们可是同床共枕了二十年……

    她闭目,呼口气,将照片重新塞进了钱包里。她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未来姐夫,早呀。”

    男人声音冷淡,一如过往:“不早了。”

    “我以为,你昨晚很累,现在应该还在睡。”

    正在办公室翻看文件的洛寒商,将文件合上,眼神犀利:“你是在质疑我的体力?”

    ……

    她貌似不是这个意思吧。

    “我只是以为你还没起床。”

    “说吧,找我什么事。”

    “今晚,长兴的傅总举办了一个慈善晚宴,长兴可是这次盘龙江项目的招标企业,这个机会,我们不能错过。”

    洛寒商挑眉:“是你不能错过,盘龙江项目接不接,对达天集团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

    这一点……她倒是不置可否。

    以洛天集团在北城的财富和权势地位,的确可以不把盘龙江项目放在眼里,甚至于站在洛寒商的立场,应该巴不得盘龙江的项目不成,这样,他家族内部的死对头,就可以不费一兵一卒的ko掉。

    她嘻嘻一笑:“那么,就劳烦未来姐夫陪我走一趟呗。”

    “为了嫁给我,你还真是能屈能伸。”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不是你们商人的信仰吗,”想到父亲背下的后果,她紧咬牙根。

    “那是你的,不是我的。”

    她轻声一笑:“不管是谁的,看在我这么用心的份儿上,你就陪我去嘛,拜托了。”她嗲嗲的撒娇。

    他勾唇,他倒是很想见识一下,这个女人到底要用什么方式拿下这个项目。

    “五点,来公司找我。”

    宁姜就近找了家酒店,躺在床上睡了一觉。

    一天一夜没睡,她累坏了。

    手机闹钟下午四点响起,她起床,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后,就离开酒店,去买衣服,化妆。

    因为身材姣好,所以即便只穿着三百块钱的小礼服,也让她看起来那么高贵优雅。

    她坐出租车来到达天集团的门口,却并未进门,只是给洛寒商打了一通电话。

    洛寒商似是故意一般,直到六点才姗姗来迟。

    远远的,看到站在花坛边的宁姜,洛寒商眼前一亮。

    真是个尤物。

    看到他出现,宁姜原本冰山一般的面容上,瞬间有了笑意。

    “未来姐夫,你迟到了哦。”

    “介意了?”他抬手,自然的在她额头上抚摸了一下那一点碎发。

    她头微微侧开,笑:“不会,我们走吧。”

    她随手拉开他的专车车门,正要进去的时候,洛寒商却是自然的将她推倒在了后座的座椅上,对司机冷声道:“你先下车。”

    司机看也不敢回头看一眼,忙下车,关上车门,避到了一旁。

    她微蹙眉心,“未来姐夫,你这是做什么。”

    他倾身欺在她身上:“你觉得,我们现在这种姿势,我会做什么?”

    “这里可是你公司大门口。”

    “所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