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男人可怕的占有欲
    一秒记住

    “难不成,跟我结婚都不需要经过我家长辈的同意了?”他挑眉:“你以为,我洛家名声不好,规矩也没有了?”

    她噤声。

    这话题跨度有点大,刚刚不是在谈论称呼的问题吗?

    “我知道了。”

    被这样抱着在医院里穿梭,虽然已经是晚上了,也没几个人,但宁姜还是觉得有点怪怪的。

    “要不,你先把我放下来吧,我自己能走。”

    洛寒商斜了她一眼:“闭上嘴巴,别说话。”

    她嘟嘴:“不识好人心。”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本来就是,就算有些普通人不认得你,但你也是个名人,万一被别人看到你抱着个女人到处乱走,还不定怎么议论你呢,我是为你的名声着想才要你放我下来的。”

    他盯着她的脸:“听你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

    “不用客气,放我下来就好。”

    洛寒商瞪她。

    她努了努嘴,不再说话。

    好吧,他一瞪眼,她还是有点怕怕的。

    将她抱回了车上,放在了副驾驶,洛寒商亲自开车,载她离开。

    路上,洛寒商道:“我爷爷的个性比较固执,我奶奶倒是比较随性,所以明天在我爷爷面前,不要放肆。”

    她嘟嘴:“好。”

    “还有,结婚时你想要的东西列个清单,我会让人给你准备。”

    她看他:“我什么也不要。”

    他勾唇,冷笑一声,真是稀罕,别的女人,千方百计的跟他扯上关系,就是为了要得到什么,她却什么也不要?

    “你确定?”

    “我很确定,”她的口气很坚定:“我什么都不需要,另外,我们领证之前,我会跟你签订婚前财产公正,我们的婚姻,可以由你立一个期限,期限一过,你若想离婚,我绝不纠缠,更加不会带走你的一分钱。”

    如果到时候可以确定,父亲的死因与达天集团没有任何关系,那她自然没有理由去用他的钱。

    可如果父亲的死真的跟达天集团有关,那么这么肮脏的钱,她又怎么会去花?她嫌恶心。

    洛寒商表情严肃了几分:“离婚?呵,宁姜,你连这一步都算计到了?”

    “我只是在跟你保证,让你不必担心娶个女人回家后,是图了你的钱。”

    洛寒商沉默片刻,表情凝重了几分,那她到底图的什么?

    见他的车是往酒店的方向走,宁姜忙道:“我还是回绿洲去住吧。”

    “你跟傅子殊什么关系?”他没有理她的诉求,只是将自己的问题问了出来。

    “朋友。”

    “男人和女人之间,哪儿来的友谊?”

    “可我跟他就是朋友,”她看他,眼神坚定:“我跟子殊,从小一起长大的。”

    “哼。”

    他这口气,让她觉得不爽。

    “洛寒商,你以前是不是被女人骗过呀,干嘛这么不相信别人。”

    他斜了她一眼。

    她以为他是因为她的称呼斜她的,所以就嘟嘴道:“刚刚我问你,我要叫你什么,是你自己转移了话题的啊。”

    “傅子殊那种花花公子,会放着身边这么娇嫩的草却不摘,只跟你做朋友?”

    原来他是因为这事儿不满。

    宁姜往他身边凑了凑,嘻嘻一笑:“这么听来,你是在夸我漂亮咯。”

    他勾了勾唇角:“少在这儿跟我转移话题。”

    她坐正,笑了笑:“我跟子殊的确是朋友,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也不是他的菜,若说我们是朋友,倒不如说,我们像姐弟,谁都能离得开彼此,但不管对方走到哪里,我们总会挂记彼此,希望对方好,可以为对方两肋插刀。”

    “姐弟?你比他大?”

    “嗯,大两个半个月,”她耸肩:“我不会找比我小的男人,这是我的原则。”

    听她这么说,洛寒商边开车,边挑了挑眉心:“我不管你的原则是什么,你只要给我牢牢记住,我是不允许我的女人,视线看向别的男人的。”

    都说男人的占有欲很可怕,果然。

    她只跟他睡了一次而已,结婚证都没领,他就将她以‘我的女人’自居了?

    她努嘴:“那如果我不小心看了呢?”

    他缓缓地将车停靠在了路边,正色的看向她:“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看到他的眼神,她犹豫了一下,刚刚大概是疯了吧,干嘛要随口说那种话,她摇头:“不说了。”

    他解开安全带,直接将她的座椅放倒,侧身压在了她的身上。

    她紧张不已的,紧紧的捏住了身前的安全带:“别这样,我跟你开玩笑的,医生刚刚说了,我现在的情况,不适合做这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