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心里莫名生出一丝心疼
    一秒记住

    “你说什么?”苏云杉怔愣了一下。

    “妈,我不喜欢看到你跟别的男人一起生活,我不喜欢莫有名,不喜欢莫澜,也不喜欢现在的你,你离开莫有名,好吗。”

    电话那头,苏云杉沉默了良久。

    宁姜不安的道:“妈……”

    “你爸走了,”苏云杉的声音很平静:“我跟他一起生活了二十几年,可是他临走前,竟然连半句话都没有留给我。”

    “是啊,你跟他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出事后,你一直在指责他,你就没有想过吗,或许我爸是无辜的,他心里有多苦,你了解过吗?”

    “他做了错事,姜儿,你不要再帮他说话了,你眼中那个善良的好父亲,他没有你想的那么光明磊落,他走后给我们留下了什么?谩骂,羞辱。”

    宁姜眼眶红了。

    “我爸的为人,我很清楚,他比莫有名好太多,他人已经走了,我不想跟你争论过去,尤其是关于我爸的那些是是非非。我是一定要离开莫家的,我只问你,在我和莫有名中间,你只能选一个,你跟我走,还是留在莫有名身边,抛弃我?”

    “你为什么要走?我实在是理解不了,你莫叔叔和莫澜都待你不薄,你为什么非要逼我?”

    “他们待我不薄?”宁姜闭目,眼里有泪落下。

    她想起了那一晚,莫澜去国外旅游,妈妈跟阿姨一起出去散步了。

    她正在书桌前看书,门忽然被打开。

    莫有名进来,一本正经的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她的身边。

    他问她:“姜儿呀,最近我太忙,也没来得及关心一下你的学业,你怎么样?学校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他说话的时候,就把那双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来回摸了两下。

    一开始,她只以为那是一个叔叔对孩子的关心。

    可是,当他再问“那你有没有在学校交男朋友”的时候,他的手,已经顺着她的腿往她的隐秘游过去了。

    她意识到不对劲,蹭的起身,阻止了他的动作,转身走到门边拉开门说:“莫叔叔,抱歉,我这个周有考试,需要安静的复习,请您早点回去休息吧。”

    结果他装模作样的要往外走时,却在走到门边的时候,忽然将她扯进怀里,要亲吻她。

    她很是害怕的推掖他。

    两人挣扎间,正好楼下传来了妈妈和阿姨的声音。

    他忙松开她,警告道:“如果这件事儿你敢传扬出去,最先倒霉的,会是你妈,知道吗?”

    他说完就下楼,去跟妈妈说,“我刚刚去楼上看了看姜儿,这孩子,学习还真是用功。”

    那晚之后,她心里对莫有名这个人,有了一股莫名的恐惧。

    在莫家生活的每一天,她都觉得战战兢兢。

    生怕某一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被那个恶心的男人给玷污了。

    她甚至为了保护自己,晚上还会特地窝进衣帽间里睡,因为那个狭小的空间,让她有安全感。

    过去,她的一切隐忍,都是为了母亲。

    因为母亲说,她不想再颠沛流离,她想要过安定的生活,有老公,有孩子,余生有人陪伴。

    可现在……她知道爸爸是冤死的,她没有办法再忍耐了。

    她握拳,怒斥道:“什么叫待我不薄,莫有名是个伪君子,是个下三滥的男人。你已经五十多岁了,难道你枕边那个人是好是坏你都分辨不清楚吗?

    还有,莫澜她就是个贱人,她过去一样抢过我的男朋友,可你是怎么说的?你让我对不爱我的人放手,成全相爱的人。妈,我现在有些好奇,当年,你是怎么说出这么偏心的话的。”

    “够了,你别说了,不管你怎么想,他们都是我的恩人,这辈子,只要你莫叔叔不开口赶我走,我是不会再离开他的。”

    宁姜叹口气,闭目,点了点头:“好,好,妈妈,抛弃了我,或许的确是个明智之举,那我……就祝你以后能够幸福。”

    她说完,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她戴上耳机,打开了一首节奏非常欢快的音乐。

    可是即便如此,她还是抑制不了自己的眼泪。

    她很心痛,为爸爸不值,为自己过往受过的那些惊吓和委屈感到不值。

    越想越委屈,她干脆直接将手臂圈在阳台边缘,埋脸哽咽的哭了起来:“爸爸……爸爸……”

    因为戴着耳机的缘故,她丝毫没有听到身后的声音。

    门口,洛寒商站在那里,听着她伤心的哭声,看着她凄凉的背影,心里莫名生出一丝心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