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醋坛子,幼稚鬼
    一秒记住

    嫁妆?

    众人一阵纳闷,都有些好奇宁姜是要嫁给谁。

    洛南一挑眉:“哦?二叔不会是要把她送给我做老婆吧。”

    他说完,看向宁姜,脸上带着痞气的笑:“那这门婚事,我就同意了。”

    “南一。”洛正堂斜向洛南一,呵斥了他一声。

    洛南一坏笑:“爸,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没有什么好生气的,你不也希望我结婚后,能够安顿一点吗,宁姜这个小辣椒,我喜欢。”

    洛寒商的脸色,已经黑到旁边的人都默默的垂下了头。

    他将手,自然的搭在了宁姜的肩头,声音不疾不徐:“你想太多了,宁姜,是我的未婚妻,我们会在近期完婚。”

    他说完,洛南一有几分惊讶的看向两人。

    众人也都是一阵讶然,二爷不是要跟莫家大小姐结婚的吗?

    洛寒商说完,站起身道:“你们几个,别以为自己头上戴着什么工程师、设计师、造价师的高帽,就有多了不起。盘龙江大桥的项目,进了公司已经两天了,只怕你们谁也没有仔细看过长兴建筑送来的资料吧。奉劝你们,好好看看施工图纸上的设计师名字,真是一群井底之蛙。”

    他说完,拉着宁姜的手,就离开了会议室。

    他们一走,有人忙打开了手中的资料,翻看了起来,最后竟然在那份资料的设计人员署名中,找到了宁姜的名字。

    大家顿时议论纷纷,只有洛南一,像是被隔绝在了议论声之外。

    他坐在原地,脸上已经没有了刚刚的痞气。

    他的目光,专注的盯着刚刚洛寒商坐过的椅子,有些不置信。

    二叔,变了。

    宁姜跟着洛寒商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周围没人了,她这才问道:“刚刚你怎么会去会议室的啊,你是故意来帮我的吗?”

    洛寒商在自己办公桌前坐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宁姜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他不悦道:“过来坐。”

    宁姜忽的侧头,无语一笑,原来这个男人是个醋坛子,不,是个幼稚鬼。

    他冷着张脸:“你笑什么?谁给你讲笑话了?”

    “没人给我讲笑话,我就不能笑了啊。”

    “不能,”他冷着脸:“过来坐。”

    她凝眉,没动。

    “怎么,洛南一的大腿能坐,我的不能?”

    她忍了忍笑意,道:“我又不是自愿坐的,是他忽然间拉我,我没站稳,而且,我当时立刻就站起来了啊。”

    “如果你是自愿的,你以为我还会像现在这样和颜悦色的跟你说话?赶紧过来,别等我过去揪你。”

    宁姜无语,他哪里和颜悦色了?

    见他要起身,她忙走到他身边,顺势坐在了他的腿上。

    他冷声道:“还有,以后离那个洛南一远一点。”

    “我本来也没打算靠近他,”她坦然道:“我平常也看新闻的,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关于他,你知道的还不够多,我也不打算让你知道更多,总之,我的警告你记住了。”

    “好,”她慎重的点了点头:“对了,你看过长兴建筑送来的资料了?”

    他挑眉:“你是因为你父亲所以才做这一行的?”

    她心里紧张了一下,但愿他没多想:“嗯,我父亲是我的偶像。”

    “即便他做错了事情,也依然是?”

    宁姜表情沉了几分:“在我眼里,他不只是临海湾大桥的设计师,他还是获过奖的环山路立交桥的设计师,是成山湖的浮桥设计师。

    即便世人只记住了他的不好,没有人会去纪念他的好,也无所谓。因为我爸做过的这一切,我都记得,他是给了我生命,梦想和希望的人,是我的超级英雄。”

    她说着,眼神里流露出了柔软的光。

    洛寒商知道,那是她对父亲的崇拜和温柔。

    这是他从未见过的她的柔软。

    洛寒商道:“要参与这个项目,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不能时时刻刻都陪在你身边,你自己要多注意。”

    宁姜点头:“我知道。”

    他表情严肃,“你不知道。”

    “我真的知道,”宁姜看他,目露坚定:“那群人,大部分都是洛唯先那边的人,我的存在,会被他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洛寒商挑眉:“你不害怕?”

    她摇头:“不怕,我要的,就是要让他们因为我的存在,而小心翼翼,因为,我爸爸曾经说过,大桥也好,道路也好,承载的不光是设计师的梦想,还是行人的安全,临海湾大桥的噩梦,不能再重演了。”

    他盯着她,她……话里有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