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算计
    一秒记住

    宁姜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将她放进了大床里,压了过来,一脸的严肃:“宁姜,你是不是很喜欢跟我对着干,嗯?”

    她笑了笑:“怎么会,你真的误会我了,我只是不喜欢占别人的便宜。”

    别人?“我是你的别人?”

    宁姜无语,不然呢。

    一张结婚证,可以让他们成为真正的夫妻,难不成也可以让他们把彼此放在心里吗?

    在她的眼里,只有自己心里的人,才能算是自己人。

    她想了想道:“我知道了,银行卡我愿意收下。”

    “我要的,不只是你收下,放在包里永远不用。我洛寒商的女人,吃的,穿的,用的,必须都花我的钱来买,否则,我的脸面往哪儿搁?

    还有,以后每个月我给你一百万的零用钱,花钱应该是女人的天性,我不相信你做不到。如果你花不完的,我都会用来做睡你的资本,少花一万,就跟我多做一次,我说到做到,嗯?”

    宁姜无语,还有人,逼着别人花自己钱的?

    “我知道了,花钱我当然拿手,放心吧,我会好好花的。”她对他灿烂一笑。

    不能惹怒他,当务之急,是哄他从她身上离开。

    “那个……”

    还不等开口,他就打断她道:“你那里的伤,该好了吧。”

    她心里一紧,这一次,该找一个怎样的借口,避开他的碰触呢?

    见她没说话,他邪魅:“怎么,还是没好?”

    “好了。”她知道他有多精明,所以当然不能再用‘没好’来糊弄他了。

    “那么,欠我的,该还了。”他说完,低头就吻住了她。

    他憋了太久,每天抱着她却吃不到,他快要被她的味道诱惑疯了。

    他的吻,让她打从心眼儿里觉得抵触。

    可是,她却闭上双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

    见她很配合,洛寒商倒是更来了兴致。

    就在两人的唇分开的时候,她的唇滑到了他的耳畔:“跟你商量件事儿。”

    “说。”

    “我出了一天的汗,身上太黏,想先去洗个澡。”

    他呼口气,松开她:“快去快回。”

    宁姜在他唇上主动亲了一下,这才起身往浴室走去。

    浴室门打开的时候,她眼神里闪过了一抹算计。

    洗完澡,她裹着浴袍,轻轻拧开了自己专用的洗面奶瓶盖,从盖子里面,抽出了一个小小的防水纸包,将纸包里的粉末倒进了口中,咽下。

    她漱了漱口,这才出来。

    来到床边,她主动的扑到了洛寒商的身上。

    洛寒商看着她这副诱人的模样,自然是心潮澎湃,抱住她变被动为主动。

    两人亲吻的难舍难分,宁姜抬手挠了挠自己的脸颊。

    没多会儿,洛寒商就停住了动作,手捏着她的脸颊,左右查看了起来。

    宁姜环住他的脖颈:“怎么了?”

    “你的脸上怎么起了这么多红疙瘩。”

    宁姜的手又在脸上挠了挠:“起疙瘩了?我说怎么会这么痒呢。”

    她坐起身,撩开肚子上的睡衣,上面也是连成了一片红。

    她纳闷:“我好像是过敏了。”

    “过敏?以前也有过?”

    她边挠着身上,边对他道:“我对芒果过敏,可是我今天好像并没有接触过敏原吧。”

    洛寒商下床:“起来吧,去医院。”

    宁姜摆手:“没事没事,不吃药最多一周也就好了。”

    “不吃药?”洛寒商不悦:“身体不舒服,为什么不吃药。”

    宁姜的手轻轻的在小腹上摩挲了两下:“万一怀孕了呢,吃药对宝宝不好的。”

    “万一没怀呢。”

    “现在医院又查不出来,不管怀没怀,小心点总没错的。”

    洛寒商见她手一直在自己身上到处抓,不禁蹙眉:“下来吧,去医院看看怎么止痒,这样一直抓也不是办法。”

    这下子,宁姜不反对了,跟他一起换衣服出了门。

    能逃一天是一天吧。

    两人从医院回来,已经快十一点了。

    她都过敏了,他自然也不会再强人所难。

    两人在床上躺下后,他就听着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来这种痒痒的滋味应该不会太好受。

    听到她一直在挠,洛寒商直接翻身,一把抱住了她,控制了她的手:“医生不是说了吗,别一直挠,你再挠都要破了。”

    她闷闷的道:“可是实在是太痒了。”

    他命令道:“闭着眼睛睡觉,睡着就不会这么痒了。”

    她压抑着这股子痒劲儿,可几分钟后,就破功了。

    她的手是不动了,身子却在他怀里蹭来蹭去。

    洛寒商倒吸口凉气,这个女人,是在故意考验他的意志力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