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婚姻继续,还是终止
    一秒记住

    “不要。”她侧头避开他,双手用力的挣扎,可却依然没能摆脱开束缚,因为她反抗,他就越是愤怒。

    他的吻,从她的唇上一路蔓延。

    每当她快要挣脱开的时候,他都会将她拉扯回来。

    他死死的压住她:“宁姜,我从不勉强女人,但你,是个例外,你是我的妻子,给我牢牢的记住了。”

    他说完,不再犹豫,直接进入正题。

    宁姜承受着来自于他的蛮横,却避无可避。

    她就这样看着他,因为她不敢闭眼,她怕他的压制,会让她想起莫有名那张猥琐的脸。

    看着他的脸,她就可以告诫自己,这是她自己要走的路,必须自己承担后果。

    直到他发泄完,她慢慢的坐起身,将衣服拉扯在了身上。

    “这下,你满意了吧。”

    他没有做声。

    她下床,往洗手间走去。

    在她的手触碰到洗手间的门把时,他道:“那晚在床上,你迎合我,并不是真心吧。”

    宁姜顿住。

    洛寒商看到她停顿的动作,心下就完全了然了。

    这几天他一直在想,那天他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家里把饭菜做完了。

    那么长的时间,她都没有过敏,偏偏他要与她做那事儿的时候,她却过敏了。

    时机太巧合,洗手间里不可能有芒果的过敏源,这让他想不怀疑都难。

    可见她遭罪,他在心里宽慰自己,大概是自己想太多了,怎么可能会有人傻到对自己下手。

    今晚,她的反抗那么显然,分明就是出自本意,所以他没法儿再欺骗自己了。

    “没有什么芒果过敏,那是你早就设计好的吧。”

    他冷眼,睨着她的背影:“你对自己做了什么?”

    宁姜的心一紧,他怎么会知道……

    “宁姜,你阿谀奉承做的很好,说什么吃药会对孩子不好,其实你巴不得不要生下我的孩子,所以才会偷偷背着我吃药,再给我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对吧。”

    宁姜轻咬唇角,“我没有吃药,信不信随你。”

    她说完,推开浴室的门,进去打开了蓬头,冲洗自己的身上。

    她准备设计他,要他娶她的时候,就已经把这副身子,押在了他的身上。

    可是……直到他每次对她动手动脚的时候,她才发现,有些阴影很难被抵消。

    即便做好了心理准备,也很难。

    她呼口气,在浴室里坐了足有半个小时,这才再次出来。

    洛寒商已经不在床上了,床头留了一张纸条,她走过去拿起。

    纸条上写着:“给你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今晚你一个人冷静的考虑清楚,我们的婚姻是要继续,还是终止。明天开始,我要搬回老宅去住,如果你选择继续,晚上就回洛园。如果你放弃,那你就不必出现,后天上午,我们民政局见。”

    宁姜将纸条放下,坐进了床里,心里……好乱。

    第二天,天蒙蒙亮她就起来了。

    这一晚上,似睡似醒,噩梦连连,让她更加疲惫了。

    来到公司,她处理完一些琐碎的事情后,就直接到了工地。

    洛南一十点过来的时候,她正手指着不远处的钢筋,跟工人说着什么。

    没多会儿,她转过身,面色有些惨白,伸手揉眉心的时候,看到了不远处的洛南一。

    洛南一对她招了招手,她选择忽视,走到了一旁的水泥袋子上,直接坐下。

    他起身走近她:“你这女人,在工地上跟汉子有什么区别,水泥袋子多脏呀,赶紧起来。”

    宁姜懒得理他。

    洛南一在她身前蹲下:“你这一脸疲惫的样子,是在告诉我们所有人,你昨晚跟我二叔用力过度了?啧,真想去看看我二叔现在是什么状态,被你榨干了没有?”

    宁姜斜眼看向他:“洛南一,你离我远点儿。”

    他坏笑:“怎么,有些事儿你做得,别人说不得?一个被自己亲生母亲指控的女人,能有多好?我二叔一家竟然还把你当成了宝,呵,这下子,估计要被恶心到了吧。”

    因为他提起了苏云杉,她原本就不太好的脸色,倒是更难看了。

    不远处,蒋世成甩着张脸走了过来,他不悦道:“这里是工地,如果你们不想工作,就请离开,别在这里影响别人。”

    洛南一起身,对蒋世成喝道:“蒋世成,这里还轮不到你来管我。”

    蒋世成扬起下巴,脸上带着高傲:“洛总,这里可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我最后提醒你一次,如果不是来工作的,就走。”

    他说完,看向宁姜:“你过来一下,去看看那边的桩基。”

    宁姜对蒋世成点头了点头。

    蒋世成离开,她起身,看向洛南一冷笑:“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指控我,背叛我,嘲笑我,又如何?反正我本来就是个坏女人,别人的议论声,我压根儿就不在乎。”

    她不屑的瞥了他一眼,高傲的离开。

    洛南一盯着宁姜的背影,眼神里多了一抹疑惑。

    坏女人?

    他眉眼微挑,他不也是世人眼中的坏男人吗。

    可他……何曾做过坏事。

    中午,宁姜本来打算要回一趟公司的,可是刚从公司赶过来的路飞却阻止了她。

    他将宁姜拉到一旁,低声道:“你要取什么东西,我去给你拿,这今天,你就不要出现在公司了。”

    宁姜纳闷:“怎么了?”

    “公司门口围了好多记者,都争先恐后的想要采访你呢。”

    宁姜沉默了片刻,垂眸一笑:“我本来是要回去给庞师傅拿几份材料数量表的,没事儿,不拿也没关系,反正那些数字,都已经记在我脑子里了。”

    路飞点头:“行行,反正需要什么,你跟我说,我去取。”

    宁姜对他笑了笑:“路前辈,谢谢你了。”

    “别客气别客气啊,都是自己人。”

    “路前辈,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问呀。”

    “嗯……你应该看过新闻了吧,也该知道我是谁的女儿了吧,别人都对我避之不及,为什么……你却把我当自己人。”

    路飞悄声道:“你知道我的偶像是谁吗?”

    宁姜纳闷,摇了摇头。

    路飞笑着道:“你父亲。”

    她很是惊讶:“你难道不知道我爸爸出了什么事故吗?”

    路飞道:“我当然知道,但这不影响我对一个伟大的桥梁设计师的喜爱。大学的时候,我的教授经常拿成山湖的浮桥来做案例,给我们讲解一些知识,因为这个浮桥,我知道了宁设计师的存在,也翻看过他许多的成功案例。

    当年,临海湾大桥出事,我也觉得挺可惜的,可是在我看来,这不全是宁设计师一个人的责任,毕竟,这是团队协作的事情。我记得,宁设计师曾经说过,一座大桥的建立,功劳不是一个人。那换言之,是不是失败,也不该由他一个人承担呢?”

    宁姜望着路飞,眼眶泛红,多少年了,别人提起宁长浩这个名字,都是满嘴的谩骂,可是今天……路飞给了她感动。

    她垂眸一笑,再看向他的时候,对他点了点头:“谢谢你。”

    路飞拍了拍她的肩膀,去忙了。

    宁姜站在原地,仰头看向天空。

    爸,你看,还是有人记得你的好,站在你这一边的,对不对?

    她呼口气,路飞……她必须要尽快争取过来了。

    不远处,洛南一将这一幕看在眼里。

    他也仰头往天空中看了看,纳闷,她在看什么。

    下午下班后,宁姜一直在工地呆到七点,这才回到了酒店。

    洛寒商没有回来。

    宁姜坐在沙发上,想着昨晚洛寒商留下的话。

    选择的权利……他给了,可她别无选择。

    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她没法儿放弃,也不能放弃。

    宁姜下楼,打车来到了洛园。

    她先来给爷爷奶奶问好,结果只有奶奶和洛洛在。

    见到宁姜,洛洛可是开心极了。

    “阿姨,你的过敏好啦。”

    宁姜蹲下身,抱了抱她:“是啊,我好了呢。”

    白雅笑嘻嘻的道:“洛洛,怎么还叫阿姨,奶奶不是跟你说了吗,得改口叫二婶啦。”

    洛洛点头:“二婶。”

    宁姜抿唇笑了笑,“嗯,咱们洛洛真乖呀。”

    白雅问道:“卓逸呢,他没有跟你一起回来吗?”

    宁姜纳闷,洛寒商没回来?

    “没有,我们说好了,从今天开始回洛园住,我是从工地直接回来的,他应该一会儿就能回来了。”

    “你吃过饭了没?”

    “我吃过了,”宁姜笑了笑,站起身:“奶奶,我先回去收拾一下我的行李,一会儿过来陪洛洛玩儿。”

    洛洛有些小开心:“那我先去写作业,二婶,一会儿我们一起玩儿芭比娃娃吧。”

    宁姜笑:“好呀。”

    奶奶拍了拍她的手臂:“好了,你先去吧。”

    宁姜回了寒逸斋,将自己的行李收拾完。

    眼看着快八点了,洛寒商还没有回来,她掏出手机,打算给洛寒商打个电话。

    结果,当日头条自动推送了一条最新发布的新闻,内容竟然与她有关。

    她将新闻点开,不禁有几分惊讶。

    洛寒商他之所以没有回来,竟然是去接受采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