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我的女人,我来罩
    一秒记住

    宁姜看着新闻怔愣了良久。

    洛寒商竟然跟记者说,他本来想娶的人就是她,之前他之所以经常与莫澜一起出席活动,只是出于礼貌,因为莫澜是她的继姐。

    他过去的行为,造成别人甚至于她家人,对他和莫澜的关系有了误解,所以他现在出面澄清,目的是希望大家不要用言语伤害她,如果以后再看到类似不实的报道,他将会采取法律手段,来维护自己和妻子的利益。

    她想不通,他为什么要帮她?

    半个小时后,洛寒商回来了。

    她正在公主房陪洛洛给芭比娃娃换装。

    洛寒商跟奶奶打了招呼后,就来到洛洛房门口。

    洛洛喊道:“二叔,你怎么才回来呀。”

    洛寒商抱怀,倚靠在门边,目光看着宁姜,回答道:“加班了。”

    宁姜与他四目相对,她抿唇对他笑了笑,随即低头对洛洛道:“洛洛,时间不早了,你得洗澡准备睡觉了。”

    洛洛痛快的点头:“我知道的,二叔回来了,二婶要去陪二叔了是不是?你去吧,我不会打扰你们的,太奶奶说了,你要经常陪陪二叔睡觉,我才会有小弟弟妹妹呢。”

    宁姜无语,这都是一家子什么人呀,洛寒商这样儿,奶奶也这样儿。

    看来,这是遗传。

    宁姜跟洛寒商回了寒逸斋。

    阿姨已经帮他准备好了晚餐,她打破沉默,问道:“你还没吃晚饭啊。”

    洛寒商没有应她,只对阿姨道:“你们都先出去吧。”

    阿姨们离开,洛寒商走到餐桌边坐下。

    宁姜想了想,也跟了过去:“新闻……我看过了。”

    “嗯。”

    洛寒商爱理不理的应了一声。

    她心虚,这个男人还在生气?

    “你为什么要帮我?”

    洛寒商白了她一眼,懒得回应她,开始吃饭。

    宁姜努嘴,小心眼儿:“你就不怕我最终的选择,是不回洛园吗?如果我没回来,那我们明天就得去民政局领离婚证,到时候,你不是自己打脸吗?”

    他还是不理她。

    宁姜郁闷:“你都已经帮了我,干嘛不理我?昨晚……昨晚的事情,我们都有不对,不是吗?”

    洛寒商放下筷子,沉静的道:“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宁姜点头:“好啊,只要不是问我嫁给你的原因,别的问题我都可以回答你。”

    “那晚,你到底做了什么,才会引起过敏的?”

    宁姜想了想,既然做出了选择,那么在调查到真相之前,有些事情,她必须对他坦诚,这样,才能赢得他的信任。

    她站起身,走到了洗手间里,拿出自己的洗面奶。

    她在他面前,将盖子打开,掏出了里面的防水小纸袋,交给了他。

    洛寒商凝眉,打开嗅了嗅。

    她道:“这不是药,是芒果脆片压出来的粉末。”

    他将袋子扔到一旁,看向她,冷声道:“所以,你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用这种方式对付我?”

    宁姜心虚,垂眸:“抱歉,我……”

    她说着,欲言又止。

    洛寒商抱怀看着她的一脸为难:“昨晚,我给过你机会,今天,是你自己走进洛园的,这是你自己的决定吧。”

    宁姜握拳,点了点头。

    “很好,那你听好了,这样的选择机会,仅此一次。从此以后,不管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你宁姜生是我洛寒商的人,死,自然也只能做我的鬼。如果你再用这种伤害自己的方式算计我,那我一定不会饶了你。”

    宁姜眨巴眨巴眼,一副无辜态:“我不会再这样做了,过敏发作的时候,实在是太难受了。”

    “活该,我就没见过你这么蠢的女人。”他冷哼一声,拿起碗筷继续吃饭。

    他吃了两口,看向她:“这么盯着我干什么?你还有话要说?”

    “我刚刚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呢。”

    洛寒商不屑勾唇:“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晚才接受采访吗?”

    宁姜摇了摇头,她当然不知道。

    “有人跟我汇报,说你回来了,你的选择决定了我会不会接受今晚的采访,既然你决定留在我身边,那我自然是会无条件的站在你这边的,我的女人,我来罩,明白了?”

    宁姜无语的看向他,真是个老奸巨猾的家伙。

    可是这句‘我的女人我来罩’,很让人感动,起码她听到了,觉得很有安全感。

    她沉默了片刻后又道:“洛寒商,我想……求你一件事儿。”

    “说。”

    “能不能,再给我一点时间,”她望着他,眼神里写满了真挚:“那件事,我真的……”

    他知道她指的是什么,所以直接问道:“你不愿意跟我做,是因为你心里有人了?”

    她摇头:“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做不到。”

    他冷声:“你爬上我床的那晚,可是很热情的。”

    宁姜咬唇:“那晚,你喝过的酒,我也喝了。”

    洛寒商凝眉,所以,她那么热情如火,是药物的作用?

    “你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

    宁姜垂眸,摇头,什么也没有说。

    他了解她的个性,她若不说,那即便他再怎么问,她也是不会回答的。

    他沉声:“你这个女人身上到底有多少秘密。”

    宁姜对他笑了笑。

    她这种故作欢笑的样子,让他看了不舒服。

    “我上次就说过了,在我面前,不要带着虚伪的面具,我看着心烦,我要的是一个可以不完美,但却真实的宁姜,”他冷声:“我给你时间,但你最好别打歪主意,不然……”

    她举手,笑道:“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的,我也知道,你有的是办法对付我。”

    他冷哼一声,起身离开了餐桌。

    宁姜回头道:“你不吃啦。”

    “被你气饱了。”

    宁姜不禁浅笑,原来她还有这本事啊。

    洛寒商洗完澡出来,准备要睡觉了,却发现宁姜还没有回房间。

    他出来转了一圈,见她竟然住进了客房。

    他将门打开,倚靠在门旁,盯着她,一言不发。

    宁姜纳闷:“有事吗?”

    “这个房间,是给客人住的,你是吗?”

    宁姜想了想:“刚刚……你不是答应,要给我时间的吗?”

    “我说给你时间,什么时候答应要跟你分居了?”

    洛寒商冷着张脸转身,边往自己房间走,边道:“回来。”

    宁姜坐在床上,叹口气,还以为睡觉的时候终于可以自在一点了,结果他竟然……

    她咬牙,气的握拳对着门口的方向捶了两下。

    正这时,洛寒商走了回来,她忙将举起的手顺势往上一伸,佯装打了个懒仗:“啊……好困啊。”

    看到她一副做贼心虚的表情,洛寒商忍了忍笑,命令道:“赶紧回来。”

    她嘟嘴:“知道了。”

    她下床,穿上拖鞋,回了他的房间。

    两人躺在床上,他将她扯进了怀里,抱着睡。

    不搂着她,他会觉得怀里少了些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养成了这样的坏习惯。

    第二天一早,宁姜打开手机,才发现在静音模式下,有十几通母亲的未接来电。

    她没有回电,而是像往常一样,吃完饭后来到工地。

    只是刚一下出租车,她就看到不远处,苏云杉一脸焦急的在工地边上来回踱步。

    见到她,苏云杉快步跑了过来,拉住她的手腕:“姜儿,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宁姜冷静的看着她:“因为知道你找我做什么,觉得接不接都无所谓。”

    “姜儿,你怎么变的这样任性了,我前脚刚跟记者谈完,你后脚就让洛少出面来反驳我,你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你这样做,我真的很心痛,你知不知道。”

    心痛……

    她苦涩一笑:“你也知道,我是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啊,我还以为,你现在有了丈夫,有了继女,早就把自己怀胎十月,生下过一个女儿的事情忘记了呢。”

    “姜儿,”苏云杉有些无奈:“我知道,我跟记者说了那些话,你会怪我,可我这样,也只是不希望你错的更多,你告诉我,破坏了莫澜的婚姻,毁了莫家人对我们母女的信任,对你来说到底有什么好处。之前,你明明都很好很乖的,为什么这几个月,你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你真的好让我失望,你知不知道。”

    宁姜垂眸,叹口气:“你走吧,我要工作了。”

    苏云杉拉住她的手腕:“如果你不把话说清楚,我是不会让你走的。”

    “我没有什么好说的,我也不知道你想要听到什么样的承诺,洛寒商在记者面前说的话,你都听到了,他从一开始想要娶的人就是我,跟莫澜没什么关系。”

    “你胡说,”苏云杉喝道:“当初,洛家老爷子跟你莫叔叔一起吃饭的时候,我也在场,洛家老爷子亲口说的,他觉得洛少跟莫澜很般配。”

    “可是,洛家奶奶说,莫澜身上的大小姐气太重,更看重我,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吗,洛家老爷子像我爸爸一样,很疼妻子的。”

    她故意在这里提起爸爸,想要看看,她这样帮着外人的女儿来欺负自己的女儿,良心会不会痛。

    可是没成想,苏云杉听她提起宁长浩,竟是抬手就掴了宁姜一巴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