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与其受伤,不如反击这响亮的一记耳光来的太突然,让宁姜猝不及防。
    一秒记住

    她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着,心里却像是在滴血一般。

    她望着苏云杉,眼底的失望,瞬间消散,她笑了,笑出了声音。

    看到宁姜的反应,苏云杉也是愣了,她看了看自己的手,慌忙上前一步要解释:“姜儿……”

    宁姜后退:“别碰我。”

    苏云杉摇头:“姜儿,妈妈不是故意的,妈妈只是不希望你再提起你爸爸,他给了我太多的苦难,我恨他。”

    “你只记得,他给了你苦难,可你大概忘了吧,他曾给过你所有的爱和温暖。”

    苏云杉凝眉:“别说了好不好。”

    宁姜正要再说什么的时候,不远处洛南一风风火火的小跑了过来。

    看到宁姜脸上的五指印,他眼神一冷,落在了苏云杉的脸上。

    “我c,有你这么当妈的吗,你这老太婆,对自己的女儿下手也未免太狠了吧。之前你在记者面前胡编乱造,我差点儿就信了,但现在一看,你就是个卖女求荣的毒妇呀。”

    看到洛南一,苏云杉眼神闪躲了一下:“小洛总,我是在教我的女儿做人,请你……”

    “你都不会做人,上梁不正下梁正得了吗?”洛南一冷眼,对身后的工人道:“这里是工地,给我把这些闲杂人等都赶出去,以后在门口立个牌子,非工地工作人员,闲人免进。”

    他说完,工人们就将苏云杉拉了出去。

    苏云杉看着宁姜,急道:“姜儿,姜儿你听妈妈解释好不好。”

    宁姜转过身,背对着她。

    直到苏云杉彻底被送出工地,宁姜一句话也没有说,她站在原地,眼神里是说不出的伤感。

    洛南一凑到她面前:“你……没事儿吧。”

    她没有做声,也没有看他。

    他抬手,刚要去碰她脸颊上的五指印时,她却是一把将他的手挥开,“我没事。”

    她转身回到了简易棚搭建的休息室,才刚坐下,洛南一也走了进来。

    他扯过一把椅子,在宁姜对面坐下,翘起二郎腿:“还以为你挺能的呢,原来你也只会被动挨打呀。”

    宁姜看也没看他,冷声道:“出去。”

    洛南一抱怀,“你这点儿能耐,是不是都使在我身上了?”

    宁姜不悦,这时候才看向他:“洛南一,请你出去。”

    “这休息室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他说着,掏出手机要玩儿。

    宁姜知道,跟不讲理的人讲理,是最蠢的事情。

    索性,她站起身,绕过玻璃茶几自己出去,惹不起他,躲总可以吧。

    可是没成想,洛南一却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

    宁姜回头,瞪他:“松手。”

    “受伤后,一个人躲起来舔舐伤口是最愚蠢的行为,”他眼神里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吊儿郎当,正色的看向她:“真爱你的人,是不会伤害你,不爱你的人,即便你把伤口亮在她眼前,她也一样会无动于衷,与其自己受伤痛苦,不如漂亮的反击,起码还可以图一个自己心里爽。”

    他站起身,松开拉着她手腕的手:“蠢蛋。”

    说完,他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痞气,走出了休息室。

    出门后,他还顺便帮她把休息室的门关上了。

    宁姜望着门口的方向,脸上带着抹疑惑,他这是……在宽慰她?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洛家人好像都带了两副面孔。

    洛寒商是这样,洛南一也是这样。

    想到洛南一刚刚的话,她竟觉得很有道理。

    她轻轻抚摸着刚刚被苏云杉打过的脸颊,眼神里染上了一抹寒凉。

    她拿出手机,呼口气,拨打了叶明媚的电话:“明媚,忙吗。”

    “不忙,在追剧。”

    “你帮我一个忙吧。”

    “你说,我听着呢。”

    “我想曝光莫澜当年挖我墙角的黑料,最好是让记者,从咱们学校的旧新闻里找到这则新闻。”

    叶明媚一拍大腿:“天哪,之前徐渣男被莫澜那个贱女人抢走,你不言不语的,我差点儿气死。原来你这是等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呢,你也太能忍得住了,你放心,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了。”

    挂了电话,宁姜眼神里的厉色也越来越浓,妈妈会这样逼她,与莫家人不无关系,所以……她不好过,莫澜又凭什么置身事外?

    她只在休息室里坐了十几分钟,平复了心情就开始出来工作了。

    因为洛寒商亲自发声,她的照片被记者刊登在了网络上。

    所以,这一上午工友们看她的眼神,都与往常不同。

    她知道,此刻别人眼里的她,再也不是‘小宁’或‘宁小姐’了,她身上还多了一个标签,洛寒商的女人。

    可别人的眼光,并没有影响她的工作。

    中午吃饭的时候,她跟路飞坐在了一起。

    路飞道:“宁后辈,你的事儿大家都知道了,他们现在看你的眼神,都小心翼翼的,很别扭吧。”

    宁姜无奈:“是有些别扭,但我在这儿,可能会让别人觉得更别扭。”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能怎么办,顺其自然吧,工作总是要继续的。”

    “我倒是有个问题挺好奇的。”

    宁姜抿唇:“你问。”

    “你堂堂一个总裁夫人,干嘛要做这个呢?留在家里不是更安逸吗。”

    听他这样问,宁姜感觉自己好像找到了合适的时机,她笑了笑道:“因为我的偶像也是宁长浩啊。”

    路飞有些许的惊讶:“啊?”

    她耸肩:“我从小在我爸爸身边耳读目染,学到了许多做人的道理,也懂得了建设桥梁对于一个城市发展的重要意义,我爸说,这世界上没有比建造一座桥更让人有成就感的工作了,所以,长大后,我就变成了他。”

    宁姜说着,筷子在饭盒里拨了拨,声音带着几分伤感:“我不相信,我爸爸是新闻里说的那种恶人,他是一个很有职业操守的好设计师。”

    路飞点头:“没错,我也不相信。”

    宁姜看向他:“谢谢,对了路前辈,我们蒋工是不是也挺厉害的呀。”

    “蒋工?”路飞望向远处正在忙着的蒋世成:“我是觉得他挺厉害的,我曾听到他不止一次跟洛家那几位经理发生冲突,可他却依然稳坐在现在的职位上,因为他有真本事呀。”

    宁姜点头:“我刚来的时候觉得他眼熟,后来打听过才知道,原来他也参与过临海湾大桥的建设呢,那时候,我爸爸是设计师,蒋工则负责了后续施工作业,我可能是那时候见过他。”

    路飞想了想点头道:“对,没错,蒋工是在临海湾大桥结束后,从莫氏集团带着他的人,集体跳槽到了达天集团来的,我记得那时候我也刚进公司,经过考试后,就进了蒋工的团队,已经六年了。”

    宁姜凝眉:“那你知道他为什么跳槽的吗?”

    路飞摇头:“没听说,他带过来的人,口风都很紧,完全没有议论过这件事儿。”

    “你知道谁是他的人吗?”

    路飞想了想:“现在站在蒋工身边那几个都是,还有他的助理李雄波和测量师的赵海成,对了,咱们工程科的隋科长也是。”

    宁姜脸色微微一紧,这么多人都心甘情愿的跟着蒋世成跳槽?

    “路前辈,你说……当年临海湾大桥的备案,蒋工手里会不会有?”

    听她这样问,路飞看她的眼神里,带了几分狐疑:“你在怀疑蒋工?”

    宁姜忙摇头一笑:“不是不是,我就是随口一问,有点儿好奇当年临海湾大桥是不是真的只是我爸爸一个人的责任,我好像问了什么不该问的,对吧。”

    路飞沉默了片刻道:“蒋公办公室的那个保险柜里,可能有答案。但除了他和李助理,没人知道密码,李助理是蒋工的人,他不会把密码告诉你的,所以……我觉得如果你想知道当年事故与蒋工有没有关系,还是要另辟捷径。”

    宁姜看向他,表情严肃了许多,路飞跟她对视一记后,继续吃饭。

    她垂眸,犹豫了片刻后,决定赌一把:“我可以百分百的确定,临海湾大桥的图纸,是没有问题的,当年莫氏集团出示的那一份,是假的。”

    路飞惊讶的看向她,“那你怎么没有把证据公诸于众?”

    “没人会相信的,他们只会推脱,说是我为了给我爸爸洗白,在撒谎。”

    “所以,你来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宁姜平静的道:“路前辈,我能信得过你吗?”

    “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不是吗?”

    宁姜点头:“我要找真相,这个真相,蒋工以及他带过来的那些人,极有可能都是知道的。”

    路飞凝眉:“那你可要做好准备了,蒋工他可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我知道。”

    “不过如果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你可以找我,我会为你保守秘密的,谁让你是我偶像的女儿呢。”

    她笑了笑:“谢谢。”

    “客气了,快吃饭吧。”

    宁姜心里微微有些沉重,没有密码的保险柜,要通过什么方式才能打得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