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一本正经着嘴贱的洛寒商
    一秒记住

    下午,洛寒商从会议室出来,程庸汇报道:“二爷,今天上午,宁小姐的母亲去过盘龙江大桥的施工现场,听说她还当众打了宁小姐。”

    洛寒商眉眼微蹙,找死不成,他的女人,也有人敢动?

    他不耐烦的将手中的笔扔到了桌上:“去查一查,莫氏现在除了盘龙江的项目之外,还有什么工程,给我截了。如果莫有名来公司找我,你就直接告诉他,这是他管教不好自己的女人,惹到我老婆的下场。”

    “是。”

    程庸要出去的时候,洛寒商又道:“还有,去找一个狗仔过来。”

    狗仔?程庸纳闷,洛总找狗仔,是要曝光什么吗?那找记者不是更好吗?

    “愣着干什么?”

    “是,我这就去办。”

    程庸离开,洛寒商重新拿起笔开始办公。

    下午四点的时候,宁姜正在忙着,对面的路飞看着她身后的方向,惊呼道:“我的天哪。”

    听到路飞的声音,宁姜回头,就看到洛寒商身后跟着秘书信步走了过来。

    工地里的几个小领导全都跑了过来,洛寒商却是摆了摆手:“我是来找宁姜的,你们都忙去吧。”

    几人没敢上前,洛寒商走到了宁姜身前,打量了她一眼。

    倒是没想过,原来女人穿上这身工服竟也很帅气。

    宁姜纳闷:“你怎么来了。”

    “来接你一起去吃饭。”

    宁姜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才四点多呢。”

    “吃完饭还要带你去一个地方,走吧。”

    他说着,自然的走过去拉着她的手,就往工地入口带去。

    宁姜懵了一下,低头边看着他拉着自己的手,边在想,他今天怎么有点儿反常?

    可走出去老远,她才回神道:“等一下,我去换一下衣服。”

    洛寒商停住,宁姜将手抽出来,快步跑向了不远处的换衣间。

    见周围环境如此简陋,洛寒商对身后的程庸道:“你去安排一辆房车,配给夫人专用。”

    “是。”

    宁姜出来后,他让秘书先下了班,司机将他和宁姜送到了两人上次一起吃饭的西餐厅。

    坐下后,宁姜有些纳闷的问道:“今天是什么重要日子吗?”

    “非得重要日子才能出来吃饭吗?”

    宁姜努嘴:“我是觉得,就我们两个,没必要这么隆重吧。”

    “吃饭这件事儿,本来就要有仪式感。”洛寒商说完,淡定的点了餐。

    他看向宁姜的手指,蹙眉道:“戒指呢。”

    宁姜低头看了一眼,心虚的用右手按住了左手揉搓了一下:“工地上不干净,我怕把戒指弄脏了,所以就摘下来放进包儿里了。”

    “拿出来,戴上,以后不许再摘了,脏了可以维护。”

    宁姜打开包,将戒指重新带回了自己的无名指上,随即在他面前晃了晃。

    “你刚刚说,吃完饭还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吗?”

    “去了你就知道了,先吃饭吧。”

    宁姜往前凑了凑,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跟你商量件事儿呗。”

    “说吧。”

    “以后只有我们两个人吃饭的时候,咱们能不来这么烧钱的地方吗,我吃着心里发慌。”

    洛寒商难得的勾了勾唇角,似笑非笑的道:“你土不土。”

    “吃什么跟土不土没关系,我们这一顿饭,可以供养两个大学生念完大学了。”

    洛寒商扬眉:“我每年都做慈善,那钱可以供一百个大学生念完大学了。还有,大学生念不起书,家境不好,不是我造成的,吃顿饭不要带着那么多的负罪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

    宁姜觉得,她就不该跟他争,反正,他总有道理。

    牛排上来,洛寒商将自己那份切好,直接推到了她面前,又把她那份拉到了自己身前,边切边优雅的吃了起来。

    宁姜看着被他切的整整齐齐的牛排,懵了。

    什么意思?

    她怎么有些看不明白了呢。

    洛寒商看她,眉微挑:“愣着干什么,吃呀。”

    宁姜有些担心:“洛寒商,你不会是打算让我请客吧。”

    洛寒商白她一眼,“我请,吃吧。”

    宁姜这才放心,拿起叉子吃起了牛排。

    既然不是她请客,那她就没有什么压力了。

    见她吃的那么香,他勾着唇角浅笑,拿起桌上的帕子,弯身给她擦了擦唇角。

    她又顿住,仰头看向他。

    怎么……这么别扭,今天的他,也太奇怪了吧。

    “洛寒商,你是不是……生了什么重病?”

    洛寒商无语,侧头笑出了声音,真想撬开她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奇怪的零件。

    他伸手指戳了她脑门一下:“放心,我要是得了什么绝症,走之前也一定把你带走。”

    她打了个冷颤,没错,这还是那个一本正经着嘴贱的洛寒商,刚刚是她产生了错觉。

    她的脸微微一侧,躲开他帮她擦拭的手。

    他坐下,继续用餐。

    “我听说,洛南一最近一直在工地转悠着找你的茬儿?”

    提起洛南一,宁姜想到了今天上午他帮她的画面。

    她耸肩看向他:“他是几乎每天都来,不过……我倒没觉得他找了我的茬儿,因为我压根儿就没把他当回事。”

    听她这么说,他唇角扯起,心情不错。

    “他若再敢找你的茬儿,记得告诉我。”

    “不用,我又不是三岁的孩子,受了委屈还要回家跟爸爸说,洛南一这种人,我应付得了。”

    洛寒商本来还想问一下她母亲的事情,可是想到提起这事儿,她心情应该不会太好,所以也就作罢了。

    吃完饭,洛寒商结了账后,司机将两人送到了皇爵会所。

    这是北城最高档的私人会所,没有之一。

    洛寒商将她带进包间的时候,里面还坐着两个男人。

    见到两人,洛寒商与他们对拳,算是问候。

    他回头看向宁姜:“这两位你应该认识吧。”

    宁姜对两人点了点头:“蔺少,萧少,你们好,我是宁姜。”

    蔺呈温和萧景年,这两人她想不认识都难。

    蔺呈温就是这皇爵会所的老板,他与洛寒商、萧景年、康暮之是好友。

    因为他们四大家族几乎垄断了所有行业,掌握了整个北城商业界的大半壁江山,所以他们四人被称为北城四少。

    蔺呈温对她和蔼的笑了笑:“晚上好。”

    萧景年人如传闻中一般,比较冷淡的对她点了点头。

    洛寒商带她坐下。

    蔺呈温道:“约人的是你,怎么迟到的也是你。”

    洛寒商勾唇,手搭在宁姜的肩头:“陪老婆吃饭了。”

    蔺呈温和萧景年两人对望了一眼,蔺呈温笑道:“老婆?”

    “我跟宁姜上周五领证了,这几天一直想找时间跟你们聚聚,就是为了说这件事儿的。”

    蔺呈温无语一笑:“兄弟们还单着,你就脱单成功了?这得庆祝一下,来喝一杯吧。”

    他给两人倒了一杯酒。

    洛寒商本以为宁姜会说不喝,没成想她倒是很配合的端起了酒杯。

    他将她手中的酒杯取下,看了看她的肚子。

    宁姜挠了挠眉心:“抱歉莫少,我这几天,不太方便喝酒。”

    洛寒商将她的酒杯放回到了桌上:“我爷爷奶奶等着抱曾孙呢。”

    蔺呈温爽声一笑:“你们这是奉子成婚?”

    “肚子里有没有,还是未知数。”他跟两个男人碰了一下杯。

    蔺呈温点头喝了一口酒:“原来是这种不方便,我觉得你们家有了孩子以后,倒是可以跟景年交流一下经验,我看他这单亲爸爸做的还是很带劲的。”

    萧景年剜了他一眼:“又打趣我。”

    蔺呈温笑:“这怎么能是打趣呢,分明是在夸你,我这辈子都没想过,你萧景年竟然能一个人养孩子。”

    洛寒商跟萧景年又碰了一下杯:“最近胤辙怎么样?我家洛洛总喊着要去看胤辙呢。”

    萧景年无语摇头:“男孩子总是比较淘气一些,很愁人。”

    蔺呈温忍不住道:“前天,胤辙给我打电话,问我能不能劝劝他爸,给他改个名字,他想叫萧一一。我说怎么了,你觉得名字不好听?结果孩子委屈的哭着说,莫叔叔,我的名字太难写了。当时孩子哭成那样儿,我却笑得肚子疼,现在想想,我也是挺不厚道的。小时候,我也为自己姓蔺这事儿痛恨过不少次,毕竟笔画真的是太多了,写着烦的很。”

    一旁的宁姜听了,也忍不住笑了。

    谁能想到,北城最厉害的人物,聚在一起竟然是在聊孩子。

    真是让她……大开眼界。

    他们正聊着,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见是莫澜打来的,她起身对洛寒商道:“我出去接个电话。”

    他的目光在她的手机上瞥了一记,“去吧。”

    宁姜拿着手机出门后,蔺呈温忙道:“寒商,你是认真的?”

    洛寒商看向他:“什么认真不认真?婚姻这种事情,领了证还有闹着玩儿的。”

    一直没怎么说过话的萧景年,晃动着手中的高脚杯,“呈温问的是感情。”

    蔺呈温点了点头:“是呢,你别在这儿跟兄弟们玩儿文字游戏,你娶了宁姜,那裘沁心呢?你已经放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