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亲眼看到……
    一秒记住

    见他表情放松了些,她忙道:“护士要进来给我做检查,你先下去呗。”

    洛寒商要了一个法式长吻,才意犹未尽的起身。

    他回到沙发上坐下,宁姜对着门口喊道:“护士小姐,你可以进来了。”

    护士推门走了进来,看也不敢看洛寒商,上前去给宁姜量了血压。

    洛寒商冷着声音道:“回去通知你们的医护人员,下次再进来之前,记得敲门。”

    护士忙道:“好的,洛总。”

    护士离开后,宁姜对洛寒商道:“这里是医院,又不是我们的房间,医护人员进病房为病人做检查,本来就不需要敲门的。”

    洛寒商挑眉:“我要求他们敲门,这是给我的尊重。”

    宁姜无语,算了,反正他说什么都是他有道理,何必跟他犟。

    “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儿回去休息吧。”

    洛寒商斜了她一眼,起身走到陪床上躺下:“不走。”

    就这两个字,让宁姜无法反驳。

    相处的久了,她才发现,他是个说一不二的人,所以,何必跟他费口舌。

    她侧躺下,对他呲牙一笑:“卓逸君,那就辛苦你了。”

    洛寒商躺了片刻后道:“以后,你就不必再跟盘龙江大桥的项目了。”

    宁姜蹭的坐起:“为什么。”

    “因为那种地方太危险,不适合你一个女人呆。”

    “那里不是只有我一个女人,别的部门也有女人在啊,只是比较少而已。”

    洛寒商眼神眯起:“别人都能安安稳稳的,你却受伤了。”

    “我这……”宁姜低头看向自己的脚踝:“这不能算是受伤,只是有点儿擦破了,而且……我是为了救人,我的本意是好的啊。”

    “我不管你本意如何,我只知道,你连自我保护的能力都没有,那种地方就不适合你,今天是你命大,遇到了蒋世成,他还算是有点儿良心反救了你,如果是没有良心的人,今天你这命保不保得住都是个问题。”

    宁姜握拳,她不能离开这个项目,不然,她的计划就完全被打乱了。

    她倔强道:“这个项目我一定要跟到底,这是我的梦想,我跟你保证,以后我一定不会再受伤了。”

    洛寒商盯着她的脸,明知道她跟这个项目是有目的的,却并没有拆穿她。

    见他不说话,宁姜有些着急了,她呼口气:“洛寒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希望你能够尊重我。”

    洛寒商翻身,背对着她:“给你三个月的时间,把你手头的工作跟你信得过的人交接好,三个月后,你必须离开,没得商量。”

    宁姜松了口气,三个月,足够了:“好。”

    夜深人静之时,洛南一坐在阳台上,手里摇晃着红酒杯,望向夜空。

    他目光里带着一些疑惑。

    他总觉得,宁姜这样的女人,既然能够将二叔的胃口都抓住,那她必然是有自己独到的手段。

    可是……今天这个他眼里的蛇蝎美人儿,竟然为了救人,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生死都置身事外了。

    他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人,可以为了别人,豁出自己的命。

    想到这些日子,他跟在她身后看到的种种,他好像忽然能明白,二叔为什么会被她吸引了。

    她工作专注又认真,性格正直又坦率,待人平和又暖心。

    这样的她,打破了爷爷在他心中给她种下的坏印象。

    所以,他今天才会在看到她受伤的时候,那么担心,毫不犹豫的冲上前,抱起她送到医院吧。

    一定是这样的。

    第二天,宁姜醒来,裘叔在。

    他正低声跟洛寒商说:“这是老夫人今早特地早起给你们熬的鸡汤,一会儿夫人醒了,刚好可以喝。老夫人说了,你陪夜也很辛苦,也要好好补补。”

    洛寒商点头:“好,我记下了,裘叔,你吃过了吗?”

    裘叔对他笑了笑:“还没,我先回去伺候老太爷和老夫人用完餐再吃,不急。”

    “行,这些天,有冷空气,你自己多注意身体。”

    “少爷你也是。”

    宁姜纳闷,从没见洛寒商对谁这么温和。

    这个裘叔,一定是个神奇的存在。

    裘叔离开后,宁姜睁开眼,洛寒商看向她:“你倒是醒的及时。”

    宁姜坐起身,对他呵呵一笑:“其实我刚刚就醒了,可怕打扰你跟裘叔,就装睡了。”

    他淡定道:“起来吃饭吧,我奶奶可是许多年没有亲自下过厨了。”

    宁姜坐起身,随手束了个丸子头在头顶:“那我可真的太有荣幸了,我要多喝一点。”

    洛寒商看了她一眼,她这头发,还真是怎么束都好看,果然,颜值决定一切。

    宁姜喝了几口汤,有些好奇的问道:“裘叔除了照顾了爷爷奶奶很多年之外,肯定跟洛家有什么亲戚关系吧。”

    “什么意思。”

    “我觉得,你跟裘叔说话的时候,与跟别人说话时的语气不太一样诶,感觉你好像很尊重他。”

    洛寒商斜她一眼:“你的意思是说,我在跟别人说话的时候,都不尊重人?”

    知道就好。

    可是她心里这么想,嘴上自然是不能这样说的。

    “那倒不是,我只是觉得,你对裘叔跟对别人不同,你们真的没有别的关系?”

    洛寒商表情沉了几分:“你好奇的事情太多了,吃你的东西。”

    “这不是闲聊吗。”

    “食不言寝不语,小朋友都懂的道理,你不懂?”

    宁姜努嘴,之前是谁跟她边吃饭边聊天的,现在倒是懂起道理了?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专横男人。

    行,她不说话了,总行了吧。

    洛寒商吃完饭,安排了两个阿姨和一个高级护理人员陪床,自己就先去了公司。

    昨天没有进行完的会议,今天必须得处理完才行。

    洛寒商离开后,宁姜说想出去走走,让阿姨给她推来了轮椅。

    她去护士站打听到了蒋世成的病房后,就来探望蒋世成了。

    蒋世成住在温馨病房里,屋里摆放了十几束花,看来,从昨天开始,来探望他的人并不少。

    他因为腰部受了伤,所以只能躺在病床上。

    见宁姜来了,他将脸转向上,闭上了眼睛:“我有些累了,不见客,你也回去休息吧。”

    宁姜看着他对自己的态度,心里是多少有些不平衡的,不过,她忍了。

    毕竟昨天,在最后的关头,是他救了她没错。

    宁姜对阿姨道:“你先出去吧,我跟蒋工单独待会儿。”

    阿姨转身离开。

    宁姜坐在轮椅上,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你不用太紧张,我过来,只是想看看你有没有事儿。”

    “我好的很。”蒋世成没有睁开眼。

    “蒋叔叔,”宁姜看着他:“谢谢你救了我。”

    “是你救我在先的,我们扯平了。”

    宁姜笑了笑:“你不用这么急着跟我撇清关系,你放心,我不会因此就讹上你,要求你跟我说过去那件事儿的秘密的。”

    蒋世成睁开眼,看向她。

    宁姜抿唇:“蒋叔叔,曾经,我爸跟我说,他很欣赏你,我相信我爸爸看人的眼光,更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日子,工地上的你,的确很有大将风范,看到你,也让我想起了我爸爸在工地上运筹帷幄的样子。我总觉得,我爸爸最帅气的,就是穿着那身工服,在工地上指挥大家的模样,在你身上,我看到了我爸爸。”

    蒋世成眉心微蹙,没有做声。

    她看向窗外,“蒋叔叔,我爸爸自杀的时候跟我说,让我相信他,他是无辜的,我相信他,而且深信不疑,我其实特别想问你一句,你信我爸爸吗。”

    她将视线收回,重新落在了蒋世成的身上。

    蒋世成沉默了片刻:“我相信每一个设计师,都不会愿意看到那样的结果出现。”

    “我是想问,你相信我爸爸的为人吗。”

    蒋世成凝眉,“宁姜,你爸爸已经走了,你沉浸在过去的对错里,又有什么意义?你爸爸能重新活过来吗?你何不放下过去,好好过你的日子,你还年轻,难道要为了一个已经倒塌的大桥,赔上自己的未来吗?你妈妈都已经重新开始了,为什么你还要这么执着,我希望你放下,这是为你好。”

    宁姜看着他,听他这样说,就知道他一定知道些什么。

    她叹口气,站起身,自己将轮椅转过,一瘸一拐的推着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蒋世成看着她,也不知道他的话,她听进去了没有。

    她走了几步,忽然停住脚步:“蒋叔叔,一个女儿明知道自己的爸爸没有做错,却要听着全世界的人指责他,这个女儿如何能做到无动于衷?”

    她垂眸,握了握轮椅的把手:“我……是亲眼看到我爸爸……从桥上跳下去的,我抓不住他,我无能为力,我自责,我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强大的女儿,强大到可以保护自己父亲的女儿。

    我爸爸活着的时候,我没能成为他的骄傲。我爸爸想寻死的时候,我没能成为他生命里的救命稻草。现在,我爸爸走了,若我不能为他做些什么,那我就算活着,又跟死了有什么区别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