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真纯还是真蠢
    一秒记住

    蒋世成看着宁姜眼底里满满的伤楚,心里也觉得很是不忍。

    可是……

    他将视线移开,他现在什么都不说,就是为她好。

    看到他的冷漠,宁姜垂眸一笑:“蒋叔叔,我来这里,本无意与你提及我爸爸的,看到你没事儿,我挺高兴的,盘龙江大桥的项目还等着你呢,希望你能早日康复,我先回去了。”

    她说完,伸手拉开病房的门走了出去。

    门口,阿姨见她自己推着车,有些着急的道:“夫人,你的脚受伤了,怎么能自己推车呢,你快坐,我来推你。”

    宁姜绕到轮椅边坐下,抿唇:“阿姨,这事儿你要帮我跟洛总保密哦,不然他一定会责怪我的呢。”

    阿姨忙点头:“夫人你放心,只要你不要再起来站了,我一定会好好保密,好好照顾你的。”

    她笑了笑:“多谢了。”

    门口的声音渐行渐远,蒋世成微微叹息一声,也不知道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上午,洛寒商开完会,程庸跟着他一起进了办公室。

    他坐下后,问程庸:“昨天的事故调查清楚了吗?”

    “二爷,这件事儿应该的确是跟小洛总没什么关系,当时虽然事出突然,但好多人都看到,蒋工和夫人出事后,小洛总第一时间冲了上去帮忙将夫人抱离了工地。”

    洛寒商脸色冷了几分:“抱?”

    听到洛寒商的不悦声,程庸有些紧张的道:“据调查,是这样的。”

    洛寒商沉声:“你先出去吧。”

    “是。”程庸灰溜溜的逃走。

    洛寒商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心里越想越气闷。

    他拿起手机,拨打了宁姜的电话。

    宁姜接的倒是很快:“喂,卓逸君。”

    “昨天,洛南一是怎么把你送到医院的。”

    “开车啊。”

    “我问的是,他是怎么把你带离事故现场的。”

    宁姜咽了咽口水,“抱出去的。”

    他既然问了,就证明他肯定知道了,那她现在撒谎,摆明了就是自讨没趣。

    “昨天,我为什么没有从你口中听到这件事儿。”

    “我怕你生气,所以就没说。”

    洛寒商脸色更冷了几分:“知道我会生气,你还让他抱你出去?”

    “当时我让他放我下来的,可是你也知道洛南一的个性,我说的话,他也得听呀。”

    洛寒商眼眸微寒,洛南一……

    他将电话挂断,拨通了内线:“程庸,把上次我让你压下的洛南一错报的财务报表给我送进来。”

    很快,程庸进来,将报表送上。

    洛寒商打开,看了一眼后眼神一冷,将报表合上,重新交给了程庸:“送到董事会去,让他们按照公司的规定处理,以后,我不想再听到任何有关于洛南一出现在盘龙江大桥施工现场的话。”

    “是,我现在就去处理,”程庸刚转身走了两步,又重新回来:“二爷,还有件事儿,刚刚我接到苏秘书的电话,她下周一就要回来了。”

    “是吗?”洛寒商扬了扬眉:“问好她的航班,派人去接一下机,晚上我要亲自给她接风洗尘。”

    “好的。”

    程庸出去,洛寒商冷笑,上一次,洛南一为了追求一个模特儿,私自挪用了公司几百万的账款。

    当时他也懒得与洛南一计较,所以就放了他一马。

    现在看来,他那时犯的错误,用来惩罚他现在的错误,刚好。

    他倒要看看,这个臭小子还能怎么嚣张。

    中午,洛寒商回医院来陪宁姜一起吃饭。

    宁姜本来还心里有些忐忑,以为他会因为洛南一的事情再找茬。

    结果他却像是没事儿人一般,压根儿就没有再提起那件事。

    他不提,她总也不至于傻到主动给自己找事儿的地步。

    吃过饭后,洛寒商一脸认真的看向宁姜。

    “记住了,洛南一不是同性恋。”

    宁姜愣了一下:“啊?”

    看到她一脸懵的样子,洛寒商在心里怀疑,这个女人是真纯还是真蠢。

    “如果他是同性恋,我还会提醒你跟他保持距离吗?”

    “可你昨晚不是也默认了吗?”

    “你自己就不会动动脑子,你见过哪个同性恋,晚上天天去夜店招猫逗狗的?”

    宁姜无语,他昨天应的那么认真,她还以为,洛南一出去招花引蝶是为了掩盖自己的取向呢……

    洛寒商又道:“我最后提醒你一次,离他远点儿,不要以为他靠近你就是对你有好感。”

    她凝眉:“我从来没有认为他对我有好感,因为我从他眼底里看到的,都是对我的敌意。”

    如果不是这份敌意,她也不会误解了洛南一的取向。

    洛寒商挑眉:“你知道就好,休息吧,我去公司。”

    他离开后,宁姜睡了一觉。

    快三点的时候,阿姨来叫醒了她:“夫人,莫氏集团的总裁和总裁夫人来探望您了。”

    听到这两人的名字,宁姜打从心底里就抵触:“你去跟他们说,我要休息了。”

    “我说了,可他们已经在外面等了您半个多小时了,我见走廊那头好像有记者,也不敢耽误,所以就来跟您汇报了。”

    记者……

    这个莫有名,又要利用她作秀。

    她沉默了片刻后对阿姨道:“你去让他们两个进来吧。”

    “好的。”

    阿姨出去见给两人请了进来。

    莫有名手捧着一大束鲜花,苏云杉手里提着饭盒。

    两人来到病床前,莫有名道:“姜儿呀,听说你在工地受了点伤,我跟你妈特地来看看你,怎么样,伤得重不重,让叔叔看看。”

    苏云杉将饭盒放下,“我给你熬了点补汤,你这孩子……我早就说了,让你不要做这份工作,你就是不听,你知不知道,今天听说你受伤了,我到底有多担心。”

    宁姜脸色冷落落的对阿姨道:“阿姨,麻烦你们去门口看一下,闲杂人等不许靠近病房五米之内。”

    两位阿姨出去。

    宁姜冷淡的道:“这里没有人看,记者也无法靠近,所以两位不必作秀了。”

    莫有名叹口气:“姜儿,叔叔知道,你对叔叔有偏见,可是今天你要相信叔叔,叔叔来看你,是真的担心你。”

    “那门口的记者算什么?”宁姜眉眼挑起,带着一抹戾气。

    莫有名沉声,看向苏云杉。

    苏云杉道:“是我让记者来的,最近你给莫家惹了不少的祸,我做为莫家媳妇,总要帮忙处理。”

    所以……就利用自己的女儿?

    宁姜心里真的凉透了,她望向莫有名:“莫叔叔,我有些话想要跟我妈单独谈一谈,你可以先回去吗?”

    莫有名爽快的点头:“行,那你们母女谈,我回头再来看你。”

    他临走前,看了苏云杉一眼,那眼神交汇时,似乎会意了什么。

    莫有名下楼,他的车刚离开,洛寒商的车就开进了医院。

    他上楼来,见阿姨们都在门口,他问道:“夫人还在睡?”

    “少爷,夫人的母亲来了。”

    苏云杉来这里做什么?

    他对两个阿姨摆了摆手:“你们先去忙吧。”

    两个阿姨离开,洛寒商来到病房门口,轻轻的将病房门推开一个缝隙……

    病房里,苏云杉有些沉闷的道:“姜儿……”

    宁姜望着她,想听听莫有名派她来做什么的。

    “姜儿,那天在工地打了你,是我不好,是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我当时是有些太激动了,你能不能告诉洛少,我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了,让他不要因为这些,就抢莫家的生意。”

    宁姜凝眉:“什么意思?这件事跟洛寒商有什么关系。”

    “你不知道?”苏云杉有些纳闷:“前些日子,你莫叔叔好不容易谈好了一笔生意,结果却被达天集团抢走了。你莫叔叔不明所以,想去问问洛少发生了什么,可是洛少避而不见,只派秘书跟他说,这是要惩罚他的教妻无方。

    如果是一般的男人,肯定早就因为这件事儿找我的茬了,毕竟,那对于莫氏集团来说,不是一笔小生意。可你莫叔叔从头到尾,都没说我的不是,这让我觉得心里真的很难受。”

    宁姜有些惊讶,竟不知道洛寒商还为她做过这些事情。

    门口,洛寒商抱怀,倚靠在墙边,觉得宁姜多半会心软。

    可不成想,宁姜却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原来这就是你们的目的,可惜了,你的请求,我帮不了你。”

    “姜儿,”苏云杉凝眉:“你不是帮不了妈妈,你只是不想帮妈妈,对不对?”

    “如果你非要这样理解……那就算是吧。”

    “你就这么恨我?这么想要报复我?”

    宁姜没有做声。

    苏云杉眼底里带着愤怒:“你这孩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恶毒了。”

    听到这话,洛寒商本能的就要推门进去。

    这世界上,哪有母亲会说自己孩子恶毒的。

    这样说话的她,才是真的恶毒吧。

    可正这时,宁姜却是开口了:“是啊,我很恶毒。”

    她望着苏云杉,眼底里带着倔强和愤恨:“我真后悔自己恶毒的太晚,我若早知道,你会变成今天这样子,那我早就该在你决定要嫁给莫有名的时候,反对这门亲事。在莫家人利用我赚口碑的时候,站出来给他们打脸。在莫澜欺负我,打我的时候,将她狠狠的揍一顿。在……在莫有名第一次想侵犯我的时候,就将他的斑斑劣迹昭告天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