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很可爱
    一秒记住

    宁姜的话,让门口的洛寒商眉心瞬间染上了一抹戾气。

    原来她在床上,无法克服的心里障碍,竟来源于此。

    怪不得宁姜这样抵触莫家,这么恨莫家,明明是她受尽了委屈,可是莫家却名利双收,甚至于她还承受了那么多。

    莫有名……

    他握拳,饶不了那个伪君子。

    病房里安静了片刻。

    苏云杉摇头:“不可能,姜儿,不可能,你在胡说什么呀,你莫叔叔怎么会对你……”

    “是啊,你当然不会相信,因为在你眼里,莫有名是这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所以你为了他,在我几次三番提出想要离开莫家的时候,哭着挽留我。你不知道,那个莫家对于我而言有多么的可怕。四次,莫有名有四次都企图要强暴我。

    第一次,他喝了酒,幸亏你出去散步及时回来,我才逃脱。第二次,我用花瓶打破了他的头,逃了出去,结果过了半个小时,你就给我打电话,说他从台阶上下来的时候不小心摔倒,碰破了头,让我赶紧去医院探望他。第三次,正逢莫澜在外面与人打架,被关进派出所,给他打电话,我才逃脱。第四次……”

    她说着,掩眸不想让自己落泪,平静好情绪后,她才又看向苏云杉。

    “你还记得,我大学的时候,腿骨折住校修养的事情吗?我跟你说,是我不小心被车撞了一下,其实,那腿是莫有名想要侵犯我,我抵死不从,所以从二楼阳台上跳了下去摔骨折。”

    苏云杉一脸的惊慌,摇了摇头,似是不信。

    宁姜苦笑:“你不相信,对不对?因为莫有名的嚣张,为了自保,我在我房间里安装了针孔摄像头,你要不要亲眼看一下,莫有名到底对你的女儿做过什么?”

    苏云杉凝眉:“别说了。”

    宁姜眼神坚定:“为什么不说?你的枕边人是个恶魔,可你却浑然不知,每次我受到伤害,逃离莫家后,你都要哭着求我,让我为了你忍一忍。

    在这世上,我只有你这一个亲人了,所以,为了你,我一忍再忍。可你似乎根本就不知道我的良苦用心。现在,我不会再忍了。我把我所有的委屈,还有莫家人的丑恶嘴脸都掀开在你面前,妈,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到底要不要跟我一起离开莫家,重新开始。”

    苏云杉垂下眼眸,不敢看她的眼睛。

    看到她的眼神,宁姜心痛不已,感觉自己像是无家可归,无人心疼的孤儿。

    她无力的看着苏云杉:“即便这样,你也还是不愿意离开他,对不对?”

    “姜儿……妈妈没有地方可以去了,六年了,妈妈已经习惯了莫家,妈妈……离不开他了,我知道,你受了委屈,可是……”

    宁姜闭目,打断她:“过去,我不敢告诉你真相,我怕你会伤心。可是现在我才发现,我实在是可笑,你哪里会伤心呢。我好后悔,我为什么要为了一个不爱我的母亲,隐忍那么多。”

    苏云杉握了握拳:“我想……你莫叔叔大概也是一时糊涂。”

    “你别说了,”她怒声呵了一句:“我不想再跟你谈什么了,我们脱离母女关系吧。”

    苏云杉愣了一下,看向她,惊讶:“姜儿?”

    宁姜摇头:“从小到大,我爸爸一直都告诉我,你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我只能排在第二,如果我想跟你闹别扭生气发脾气,都必须要忍住,不许对你任性,有什么不开心的可以跟他说,他会安慰我。

    如今,我爸爸已经不在了,没人能再安慰我,所以,我想在你面前,为我自己任性一次,你已经不再需要我这个女儿了,而我,也不想再承受你们的伤害了,所以,我决定跟你脱离母女关系。”

    “我不同意。”

    “稍后,我会请律师去跟你洽谈这件事儿的。”

    “记者若是知道了,会怎么想。”

    宁姜看向她,眼神里带着一丝冷漠:“如果记者知道了,我就把莫有名要侵犯我的视频,公布出来,我想到时候,所有人应该都能体谅的了我的心情吧。”

    “你……”苏云杉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宁姜躺下,翻身背对着苏云杉:“你走吧,别等我送客。”

    苏云杉沉默了片刻,宁姜正在气头上,有些话是说不明白的。

    她叹口气:“姜儿,那你好好休息,妈妈会再来看你的。”

    苏云杉离开,她拉开门,看到一脸森寒的洛寒商,心里竟是莫名的恐惧了起来。

    他是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

    刚刚她和姜儿的话,他听到了多少?

    洛寒商转身,往远处走了几步,回头看向她。

    苏云杉走了过来:“是洛少啊,你来了怎么也不进去。”

    “以后不要再来招惹宁姜,既然宁姜决定跟你脱离母女关系,那我就一定会帮她这样做。你生下了宁姜,我不会动你,但我不会放过莫有名的,这是他折磨了宁姜后,应得的惩罚。”

    “洛少,刚刚姜儿的话,还有待考究,她这孩子一向为了气我,什么话都说的出来,所以……”

    洛寒商脸色更寒:“连自己女儿的话都不相信,女儿受了委屈,你却还要跟变态在一起,你这样的人心里只有你自己,根本就不配做一个母亲。”

    他说完,往病房门口走去。

    苏云杉握了握拳,心想,完了,她以后该怎么办。

    洛寒商没有直接就进病房,他站在门口,往里看去。

    忽然间明白,他看她的时候,为什么总会觉得她的背影很孤寂了。

    她……心里一定很痛苦吧。

    过了十几分钟,洛寒商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听到声音,宁姜没有动。

    洛寒商道:“还在睡?”

    宁姜回身看向他,惊讶:“你怎么回来了。”

    “我又不是公司员工,忙完了,难不成还要在公司熬到下班时间吗?”

    他在病床边坐下,看着她与往常无异的脸色。

    他其实很想看到她对自己示弱,诉说心事,可……她大概不会这样做吧。

    “今晚想吃什么?”

    宁姜想了想:“这两天吃的口味太淡了,我想吃点有味道的东西,比如……麻辣烫什么的。”

    洛寒商白她一眼:“想点正常人能吃的东西。”

    “麻辣烫就是我们这些平凡的正常人吃的东西啊,”她抿唇一笑:“不过,我也就是说说我的念想,反正你绝对不会陪我去吃的,吃什么还是你决定吧。”

    洛寒商起身,挑眉看向她:“起来,换衣服,去吃。”

    宁姜愣了一下:“真的假的。”

    “你说呢?”

    宁姜怀疑的看了他片刻,接着呲牙一笑:“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啊,我可是当真了的。”

    她说完,就要下床。

    洛寒商按住她,转身去帮她将衣服取了出来递给她。

    换完衣服后,他将她抱到了轮椅上,亲自推了出去。

    宁姜有些受宠若惊。

    被他抱上车后,她纳闷的问道:“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高兴事儿啊。”

    他斜她,宁姜努嘴,觉得有些自讨没趣。

    想到要吃麻辣烫了,她一拍手,正经道:“我们学校门口有一家特别好吃的麻辣烫,我给你指路吧。”

    洛寒商发动车子,冷清的道:“不需要。”

    宁姜努嘴,也是,在北城,大概没人比他更熟了吧。

    车子开到大学路入口处,洛寒商停下车,用轮椅推着她来到她指定的麻辣烫店。

    他们的出现,瞬间就让这家小店蓬荜生辉。

    正是下午学生放学的时间,店里吃饭的人不少,看到他们,好多人都拿出手机偷偷的拍照。

    洛寒商忍着对这家店的不满意,推着她找了一张空桌坐下。

    她就坐在轮椅上,旁若无人的对洛寒商道:“我要吃油豆皮,豆泡,午餐肉,海带……”

    她说了一堆,洛寒商凝眉:“没有服务员?”

    宁姜看到他这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忍笑:“嗯,没有,冰柜边不是有个小框子和夹子吗,想吃什么,自己取,然后去前台结算。”

    洛寒商不悦道:“就知道你找不到什么好地方。”

    他说着起身:“你要吃什么来着?”

    宁姜又说了一遍,洛寒商去选菜的时候,她偷偷掏出手机,给他拍了一张照片。

    以洛寒商的龟毛个性,宁姜认定一会儿他是绝对不会吃的。

    可没成想,麻辣烫煮好后,他去拿了两副餐具。

    宁姜心想,这餐具他不会是要摆着看的吧。

    结果,他竟真的吃了。

    宁姜心中的惊讶,那绝对是不能用一两个字来形容的。

    她侧头,有些担心的问道:“味道怎么样?”

    “你自己不会尝吗?”

    宁姜被噎了一句,心想,看来,她是又想多了。

    这个男人,绝对不止两副面孔,他有一百八十副面孔,可以随意切换着气人。

    宁姜在心里咒了一声,低头开吃。

    只吃了一口,她就满足的感叹:“哇……”

    洛寒商看她:“怎么?”

    “就是这个味道,也太好吃了,人间美味啊。”她说完,又低头吃了起来。

    洛寒商看着她兴奋的表情,勾唇,幼稚。

    不过……也很可爱。

    吃了自己想吃的东西,不知道,她的心情会不会变的好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