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爱是什么
    一秒记住

    洛寒商是第一次在这种街边小吃店吃东西。

    八十块的麻辣烫,她却吃的比几万块的西餐更有幸福感。

    他虽然不觉得这口味真的有多好,可因为对面坐着的这个人,他也难得的多吃了两口。

    从麻辣烫店出来,宁姜指着路对面的奶茶店,仰头对推着轮椅的他道:“这家店的奶茶特别好喝,我跟闺蜜给这家店的珍珠奶茶取了个名字,叫‘灵魂伴侣’。每次,不管我们谁出门,只要喊一声带一杯‘灵魂’回来,就明白对方的意思。”

    洛寒商默默的看了那个门面不算太大的奶茶店一眼,夸张。

    宁姜又指着隔壁的店介绍道:“还有这家蛋糕店里的蛋挞,真的吃再多都不腻人。”

    她一路上,像是个解说员一般,给他讲着这条她所熟悉的街,他第一次觉得,在她觉得很有安全感的环境里,她话很多。

    想来在她父亲身边的时候,她应该是个很活泼开朗的女孩儿吧。

    走着走着,洛寒商忽然停下了脚步。

    宁姜仰头看他:“怎么不走了?”

    洛寒商挑眉:“想不想去你学校里走走。”

    “还是算了吧,这个时间,学校里应该很多人的。”

    “没关系,我们又不是见不得人。”他转身,推着她,去了她的学校。

    一进大门,那股子熟悉感油然而生。

    洛寒商问道:“想去哪儿走走,我推你去。”

    “足球场吧。”

    洛寒商推着她走了几步,忽然问道:“那里不会是你跟你前男友回忆最多的地方吧。”

    她笑:“操场不是,图书馆倒是有很多回忆,不然,咱们去图书馆?这个时间,图书馆刚好是人多的时候呢。”

    洛寒商瞪她:“你再说一句试试。”

    宁姜呵呵一笑:“我开玩笑的啦,你能不能别这么认真。”

    她伸手往前指路:“往前走,过了枫树夹道,右转。”

    走进枫树夹道,宁姜仰头,“这条路,是我们学校最浪漫的路,到了秋天,枫叶变红,整条路都会变的很美,尤其是落叶的时候更美,今年秋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洛寒商抬眸望去,的确很美。

    “好。”

    宁姜没想到他会答应:“你还真的答应啦?”

    “不然你是说着玩儿的?”

    她摇头:“我可是非常诚心的邀请你来欣赏美景的,你若不愿意,我肯定不会勉强,但既然你愿意,那我们就约好咯。”

    洛寒商嗤笑一声,没再说什么。

    来到足球场,他就坐在看台最下面的一层台阶,她坐在轮椅中,就在他身侧。

    洛寒商看她:“为什么选这里,来看帅哥的?”

    “我若真想看帅哥,就不会来这儿了,篮球队里的帅哥,多的很。再说了,他们再帅,还能比你更帅?你以前可是女人公认的钻石洛老五。”她看向他,嘻嘻一笑。

    这话,倒是让洛寒商心情不错。

    他翘起二郎腿,“以前是,现在就不是了?”

    她撇嘴:“你暂时还是我的,所以现在当然不能算,等你什么时候恢复单身,再继续做你的钻石洛老五吧。”

    他往远处看去,恢复单身?

    他可没有这个打算。

    两人都沉默了起来,宁姜在想事儿,有些晃神。

    而洛寒商倒是觉得很惬意,两个人在一起,什么话都不说,他竟也能觉得很舒服。

    坐了有近半个小时,宁姜回神,才发现,周围有好多闻声而来的同学,在远处偷偷的拍照。

    她有些担心的道:“我们是不是该走了,不然明天又要上头条了。”

    “之前的新闻,大家已经习以为常了,现在我们的行为,已经不算是秀恩爱了,想要上头条,得这样。”他说着,起身,吻住了她一会。

    她看向他,“喂,我没打算要上头条。”

    喂?这辈子,还没人这样称呼过他。

    他心情不错,勾唇,转移话题道:“你似乎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你的前男友,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他是怎么打动你芳心的?”

    她看向他,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一个背叛过我的男人,有什么好聊的?”

    “那你就说说,当初这个渣男是怎样吸引到你的。”

    宁姜想了想,仰头看向夜空中的星星:“他很有毅力。”

    “有毅力?这也算是一个男人吸引一个女人的理由?”

    “从我进入大学开始,追我的人不少,可是,像他这样,能从大一坚持到大三的,却寥寥无几。当时,我大概是被他的执着打动了吧,毕竟……一个男人愿意在你身上浪费他最美好的三年,勇气可嘉。”

    她这番话让洛寒商摇头一笑,这说辞,倒像是有些被追久了就对女人妥协的男人说的。

    “所以,就因为他追你追的最久?”

    她点头:“嗯。”

    “不是因为你爱上了他?”

    宁姜耸肩看向他,一脸认真的道:“其实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爱一个人的感觉到底是怎么样的,我心里是觉得,爱就是责任,当一个人愿意对另一个人付出感情,并为这份感情负责的时候,就算是爱了吧。”

    他嗤声一笑:“这算是哪门子爱。”

    她一脸好奇的看着他:“那你觉得,爱是什么?”

    洛寒商抱怀,“爱是很奇妙的东西,每个人的见解都不同,但我可以确定,你对渣男的感情,算不得爱。”

    “你不是爱过别人吗?你爱一个人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洛寒商凝眉,“怎么话题又扯到我身上了。”

    她一脸的期待:“好奇啊,好奇这么高高在上的洛寒商,爱一个人时会是什么样子的。”

    “这种东西,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爱了自然就会明白了。”

    他说着,将话题扯了回来:“他追你的过程中都做了些什么?”

    “就……每天早上都在操场上、食堂里跟我偶遇,上课的时候为我占座,在我每个月那几天的时候,买红糖让我舍友送给我,虽然我不过生日,但他每年都在我生日这一天,为我准备惊喜。”

    他不屑:“就这样?”

    她点头。

    “那你也太容易得手了,怪不得会被渣男骗。”

    宁姜白了他一眼,却是笑了。

    洛寒商也是勾了勾唇角,可他随即就问:“你刚刚说你不过生日?为什么?”

    宁姜仰头看向天空:“我爸爸是在我生日那天走的。”

    洛寒商沉默了。

    直到今天,他才发现,这个女人,他了解的太少太少。

    宁姜呼口气,以前从没想过,她跟他也能这么心平气和的谈天说地。

    与他相处的久了,她对他的敌意,似乎……在一点点变少。

    她有的时候甚至希望,临海湾大桥的事情,与洛寒商无关,与达天集团无关。

    可她也明白,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若有一天,她发现,他真的是那个幕后黑手……

    “洛寒商。”她轻声唤他的名字。

    “嗯?”

    “你这辈子,做过亏心事吗?”

    洛寒商看向她,片刻后反问道:“你呢?”

    宁姜想也不想的摇头:“没有,至今为止,一次也没有。”

    洛寒商望着她纯洁的脸,脸上染上一抹苦涩:“我做过,很多。”

    他身子向后靠了靠:“坐在这个位置上,就只能承受一些常人所无法承担的事情,得到的多,意味着付出的也就必须多。”

    宁姜忽然就沉默了下来,她其实很想问他,在他做过的违心事中,包不包括她的父亲。

    可是……她没问出口,而是侧头看向不远处已经亮起的路灯,不能意气用事。

    “时间不早了,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洛寒商起身:“好,带你回去。”

    他推她离开操场,边走边问道:“怎么样,今天带你出来走走,有没有觉得心情不错?”

    宁姜点头:“挺好的,病房里感觉阴沉沉的,本来没病也躺出病了。”

    “你很讨厌那里?”

    “是啊。”

    “那好,带你回家。”

    宁姜惊讶,仰头看向他:“卓逸君,你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

    “又想惹我生气是吗?”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感觉今天的你,做任何事情都好合我的心意呢。”

    洛寒商扬眉:“你就当小爷今天心情好吧。”

    宁姜双手圈起,放在唇边,对着天空大喊道:“老天爷,拜托你,每天都给我家卓逸君一个好心情吧。”

    洛寒商一手推着轮椅,一手戳了她脑袋一下:“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拐着弯儿的嫌我过去对你不好。”

    宁姜俏皮:“我表现的有这么明显吗?”

    “非常。”

    她呵呵一笑,此刻的洛寒商,太过平易近人,真的一点儿也不像他了呢。

    车子开回洛园,宁姜刚下了车,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将手机掏出,见是容以桓打来的,她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洛寒商见状,也没有说什么。

    两人跟爷爷奶奶问过好后,就回了寒逸斋。

    洛寒商捣鼓了一下手机,就去洗澡了。

    宁姜忙趁机给容以桓回拨了过去。

    “容大哥,不好意思,刚刚我不太方便接电话。”

    “没关系,我猜也是这样,现在方便了吗?”

    “嗯,很方便,容大哥,你这个时间打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吧。”

    “之前你拜托我查的账户,我查到了,那账户的来源,是洛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