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第一次给女人吹发
    一秒记住

    宁姜纳闷,蒋世成不是很讨厌她吗,干嘛要提醒她?

    “为什么这么说。”

    “你只要记住,胡启航这种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在你看不见的地方,他是什么事儿都做的出来的,一定要记住了,别再招惹他,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听到了吗?”

    这话……爸爸临终前也说过。

    她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蒋工……”

    嘟嘟嘟。

    她还想问什么,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了忙音。

    宁姜眼神微转,换完衣服的洛寒商回头看向她:“怎么,蒋世成找你的茬儿了?”

    宁姜回神,看向他,摇头:“没什么的,他就是嫌我在工地惹了事儿,说了我两句。”

    “这个蒋世成,受伤了就好好养身体,多管什么闲事。”

    宁姜笑了笑:“真是奇怪,蒋世成说我,我倒没怎么生气,那个胡启航顶撞我,我就很恼火。”

    “因为胡启航是莫氏集团的人,”他指了指浴室的方向:“洗澡去,准备要睡了。”

    宁姜边往衣帽间走去,边道:“才不是呢,蒋工不也是从莫氏集团跳槽过来的人吗,我对胡启航的敌意,与莫氏集团无关,单纯的就只是因为胡启航太小人。”

    小人……

    蒋世成为什么会特别提醒他这一点呢?

    宁姜去洗完澡出来,洛寒商已经躺在床上了。

    她走到梳妆镜前坐下,吹头发。

    洛寒商下床,走到她身后,结果吹风机关上。

    她仰头,白他:“干嘛呀,我头发还没干呢。”

    他淡定道:“明晚抽点时间,带你出去跟朋友吃个饭。”

    “又是萧少他们?”

    “不是,跟一个出国立功归来的秘书,也是我的老朋友了,之前就说为她接风,可因为这周比较忙,耽搁了几天。”他说完,打开了吹风机,帮她吹头发。

    她有些受宠若惊,抬手要接吹风机:“我来吧。”

    “坐好,别动,我可是第一次给别人吹头发,烫着不负责。”

    宁姜坐正,从镜子里,看着他一手拿着吹风机,一手抓着她的头发的笨拙样子。

    这画面,看着看着,竟觉得想心里暖暖的。

    洛寒商挑眉看了她一眼:“怎么这样盯着我,被我迷到了?”

    宁姜不屑地撇了撇嘴:“你喜欢女生留长发还是短发啊?”

    他看了镜子里的她一眼:“长发,你现在的长度,刚刚好。”

    宁姜浅笑:“小时候,我爸爸也总给我洗头吹头发,有一次,我妈帮我梳完头发嫌麻烦,就跟我爸说,我留着长发太麻烦,让我爸带我去把头发剪掉,可是我爸却说他就是喜欢女孩子留长发。你说,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女人留长发呀。”

    “也不一定,人与人不一样。”

    洛寒商说完,将吹风机关上,放到了桌上:“好了,干了。”

    宁姜起身:“谢啦。”

    洛寒商将她一手就扯进了怀里,低头看着她:“谢就好好谢,我不喜欢走口不走心的谢。”

    他说着,低头给了她一个法式长吻:“这才叫谢。”

    宁姜蹙眉:“你一向这样吗?”

    “你是好奇我跟别的女人会不会这么随便?”

    宁姜努嘴:“我才没有好奇。”

    她转身回到床上,躺下。

    洛寒商跟了过来,在她身边躺下,将她搂进怀里,在她耳边邪性一笑:“小爷是个禁欲系男神。”

    禁欲系……

    狗屁,是谁天天用那点东西戳着她的,没见过哪个禁欲系男神需求这么猛烈的。

    算了,不戳穿他,就让他吹牛好了。

    第二天来到工地上,宁姜将手头上的活儿忙完,就找到了路飞。

    “路前辈,忙完没,我问你点事儿。”

    路飞将手中的资料放起来,走到她身前:“什么事儿呀。”

    “你对那个胡启航,了解多少?”

    “他有惹你了?”

    宁姜点头:“算是吧,所以,我才要搜集一下他的个人资料。”

    “我对他的了解不多,不过你等我一下,我可以帮你打听一下,中午跟你说。”

    宁姜点头:“好,谢啦。”

    路飞刚要走,宁姜又道:“对了,最好能打听一下,他跟咱们蒋工有什么过节。”

    “行。”

    路飞离开后,宁姜回身看向远处的胡启航。

    小人……

    还真是挺像的,难不成,小人脸上都带着小人相吗?

    路飞打探消息是真有一手。

    趁着中午吃饭,他换了好几桌。

    吃完饭后,他来到宁姜的房车门口找她。

    上了房车后,宁姜给他泡了一杯咖啡:“怎么样,有收获吗。”

    “太有了,你之前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怎么会想起让我去打听胡启航跟咱们蒋工有没有过节的?”

    “怎么,真的有?”

    “有,太有了,我打听了几个莫氏的老员工,他们中有人常年受胡启航的压迫,所以很讨厌他,就跟我说了不少,原来当年,蒋工就是被胡启航挤兑算计,所以才会坚持要离开莫氏集团的。”

    “他们在工作上,是对立关系?”

    “不止,胡启航这个人,两面三刀的很,多次在蒋工背后捅他刀子,不止是蒋工,别的设计师,也没少受他的气,可没办法,莫总很吃他这一套。”

    宁姜想了想又道:“这意思是不是说,蒋工不是因为临海湾大桥的事儿辞职的,是因为胡启航?”

    “具体的原因,只有蒋工自己知道,可我听他们说,当年胡启航也是参与了临海湾大桥的建设的,而且还跟宁老师和蒋工不合。”

    宁姜眼神里带着一抹质疑,胡启航也参与了临海湾大桥的建设?

    蒋工特地提醒她,让她小心点,难道是因为……事故跟这个胡启航有关?

    宁姜点头:“路前辈,这次实在是太感谢了。”

    “客气了,我会再帮你打听的,有了消息我告诉你。”

    “好,谢谢,一定要小心点,不要被人察觉了。”

    “放心吧。”

    路飞离开后,宁姜坐在餐桌边,沉默了良久。

    她拿起手机,拨通了蒋世成的电话。

    蒋世成没接。

    宁姜让司机送她来到了医院。

    她在楼下买了一束花,上楼,来到蒋世成的病房。

    看到她,蒋世成蹙眉:“你怎么又来了。”

    宁姜将花放到了桌子上,坐下,沉默着。

    蒋世成看到她的表情,蹙眉:“发生什么事了吗?”

    宁姜看了他一眼,垂眸,“蒋叔叔,我爸爸的死,是不是跟那个胡启航有关。”

    蒋世成瞳孔缩了一下,随即淡定的道:“你别胡思乱想,我提醒你,单纯的只是因为,他这个人心术不正,我怕你得罪了他以后,会引来灾祸。”

    宁姜真心觉得,蒋世成是个老顽固,想要从他嘴里掏出一点有用的东西,实在是难如登天。

    她站起身,面带着一丝气愤:“你跟我爸爸还有胡启航,全都是临海湾大桥的项目负责人,现在,我爸爸走了,你和胡启航却一路坦途,凭什么。”

    她咬牙,“既然你不肯说,那我就自己查,我就不相信,胡启航会跟你一样露不出一丝的破绽,蒋叔叔,你最好祈祷,我爸爸的死与你无关,不然,我会让你们所有人都为我爸爸偿命的。”

    她说完,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蒋世成急道:“宁姜,你站住。”

    宁姜停住脚步回头,一脸怒气的看向他。

    蒋世成凝眉:“你爸经常在我面前炫耀,他说,他这辈子最大的庆幸,就是把你培养成了一个正直,善良,向上的好女儿,可是现在,若你父亲地下有知,他最后悔的,大概也是把你养成了这样的好孩子。”

    宁姜骄傲的扬起眉心:“我爸爸不会后悔的,我会让我爸爸,生能以我为荣,死而因我无憾。”

    她拉开门要走,蒋世成忙道:“胡启航的确与临海湾大桥的事故有关,我没有证据,但我确定这件事与他脱不了干系,所以你一定要小心他,切记。”

    宁姜回头看向蒋世成,默默的道了一声“谢谢”,离开。

    她走后,蒋世成有几分无奈,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下午,宁姜给傅子殊打了一通电话,让他帮忙调查胡启航。

    她总觉得,自己似乎离真相越来越近了。

    下午,洛寒商亲自来接她。

    司机将两人送到了栗餐厅。

    见她下了车没动,已经走出两步的洛寒商,回头看着她问道“怎么了?”

    她耸肩:“没什么,走吧。”

    这是一家非常出名的中餐厅,之所以出名的,大概是因为里面的菜品又贵又好吃吧。

    妈妈和莫有名决定结婚的时候,两人带她来这里吃过一次饭。

    那次的经历……并不算愉快,因为她在这里跟莫澜发生了冲突,妈妈骂了她。

    可是过去的已经过去了。

    她不想再去多想了。

    两人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进了一间包间。

    一进去,就有一个穿着一身白色ol装,看起来很干练的女人站了起来。

    女人先将视线落到了宁姜的脸上,随即笑了笑:“学长,来啦。”

    看到她打量的目光,洛寒商挑眉:“还用我介绍吗?”

    “不用了,这位……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都在新闻上见过很多次了。”

    两个女人视线交汇,宁姜有种很强烈的感觉,这个女人看她的眼神,并不友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