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她眼里没有你
    一秒记住

    宁姜将视线移开,看向洛寒商:“这位小姐以前和以后都在新闻上见过我,可我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位小姐的大名,还是要介绍一下的。”

    她话音落,女人走到宁姜面前,对她伸出手:“你好,宁小姐,我是苏瑾,是洛少的秘书,也是学妹,很高兴认识你。”

    宁姜自然的跟她握了握手,“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洛寒商坐下,对两人道:“都坐吧。”

    宁姜直接坐在了洛寒商的身侧。

    苏瑾回到她刚刚的位置上。

    服务员给三人倒了酒。

    洛寒商道:“程庸呢,怎么还没到,他不知道我最讨厌等人的吗?”

    “程庸不会来了,我让他不要来做电灯泡,”苏瑾笑了笑,“我本来以为,今天的晚餐只有你跟我们两个呢,抱歉,是我自作主张了。”

    电灯泡……

    宁姜觉得这话好像有些针对她诶。

    不过,她并没有生气,因为她怕自己多想了。

    “下次不要自作主张。”

    “知道了,宁小姐,不知道你喜欢吃些什么,因为我了解学长的口味,所以刚刚你们来之前,我已经点过餐了,现在我再为你追加几道菜吧。”

    宁姜看着她,随和的笑了笑,这是在跟她炫耀,她了解洛寒商?

    “没关系的,我跟我老公的口味差不多,不用再点了,三个人吃东西,不用点太多,我不喜欢浪费。不过我真是佩服你们,做秘书的,好像都比较细心,我看程庸对我老公了解的也挺全面的呢。”

    洛寒商挑眉,不动声色的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这女人,只有在演戏的时候才会叫他老公吗?

    现在这里只有三个人,她是要演戏给谁看?苏瑾吗?

    看来,她也不是一点都不在乎他的,还知道护‘食’儿。

    “好,那我就先不加了,一会儿有需要再说。”苏瑾将菜单放下,看向洛寒商。

    “学长,趁菜还没上来,我给您汇报一下我这次在波兰的工作吧。”

    洛寒商摆了摆手,他们两个谈工作,一旁的宁姜不是很无聊吗,不合适。

    “休息时间,不谈工作,明天上午再跟我汇报。”

    他说完问宁姜:“你要喝点什么,自己点吧。”

    宁姜回头对服务员道:“给我来一杯玉米汁吧。”

    “好的,请您稍等。”

    苏瑾看了宁姜一眼,端起酒杯,摇晃了几下却没有喝。

    感觉到苏瑾在看她,宁姜迎视着她的目光,对她点头笑了笑。

    苏瑾也淡淡的抿了抿唇角,“宁小姐不喝酒吗?”

    “我对这东西,没有什么好感。”

    “一般都是因为酒吃过亏的人,才会对酒深恶痛绝,看来宁小姐也有什么故事,我很好奇呢。”

    洛寒商淡定道:“你好奇的太多了。”

    “你不是不让聊工作吗,既然不聊工作,那就随便聊聊嘛,不然三个人大眼瞪小眼也没意思啊。”

    宁姜耸肩:“我只是说,对酒没好感,可没说对酒深恶痛绝,如果苏秘书一定要听一个关于酒的小故事的话,那也不能算没有。”

    她说完,笑着看向洛寒商:“我跟我家老公第一次就是因为酒后乱性,从那以后,我就留告诫我自己,不会喝就别逞强,我老公在的时候,喝一杯是没什么的,反正,他能守护我。可如果外人在,还是不要喝的为好。”

    听到宁姜的话,洛寒商勾了勾唇角。

    一箭三雕,即宣布了他的所属权,又炫耀了他对她的宠,还告诉了苏瑾,她是外人。

    这女人聪明起来,小脑筋动的很是快嘛。

    苏瑾看着她,勉强的笑了笑,才道:“原来是这样啊,你也够幸运的,第一次酒后乱性,就能遇到学长这么优秀的男人,要是摊上了别的男人,那可就真的惨了。”

    宁姜抿唇一笑,自然的将手搭在了洛寒商的手上。

    “可不是吗,老天爷真的是给了我好大的恩赐呢,这大概就是上天注定好的缘分吧。”

    苏瑾沉默,又喝了一口酒。

    宁姜笑了笑:“苏秘书,少喝点,别一会儿还没开始吃饭呢,你就醉了。”

    “我酒量挺好的。”

    “常在河边走,万一湿了鞋呢?”

    洛寒商竟然很享受宁姜为他吃醋的样子,看来他以后要经常带她出来会会‘友人’了。

    饭菜上来,苏瑾主动的帮洛寒商夹菜。

    洛寒商刚要吃的时候,宁姜就把他的碗端到了自己的面前,将自己的碗给了他。

    “老公,你也真是的,现在可是下班时间,干嘛要劳烦苏秘书帮你夹菜啊,你也让苏秘书休息一下嘛。”

    她转头对苏秘书道:“苏秘书,你不是管他叫学长吗,现在是在外面,就别那么拘谨了,你不用伺候他,自己多吃点吧。”

    她说完,就低头开始吃碗里的菜。

    见洛寒商竟然什么也没说,只是低头吃东西,苏瑾很是惊讶。

    这还是她认识的洛寒商吗?

    宁姜这样对他指手画脚的,可他却完全没有生气?

    宁姜看向她,眉眼染笑:“苏秘书,怎么不吃呀,是饭菜不和胃口吗?”

    “没有。”苏瑾低头吃饭,可心中却有些疑惑。

    学长为什么这样纵容这个女人,他对这个女人,与对别人明显不同。

    难道,他爱上这个女人了?

    可……这怎么可能呢,她绝不相信,学长这样肯定是有什么目的的,一定是。

    吃过饭,三人一起出了餐厅。

    苏瑾道:“学长,我能不能跟你单独说几句话。”

    不等洛寒商说什么,宁姜道:“我去车上等你。”

    她对苏瑾点了点头,转身上了车。

    洛寒商看向苏瑾:“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明天说吧。”

    苏瑾看着他的眸光里,充满了爱意:“必须要今天说。”

    她说着,从自己包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盒子,递给了他:“这是我给你带回来的礼物。”

    洛寒商低头接过:“谢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他说完,绕过她往车边走去。

    苏瑾回头,声音不大的问道:“这场婚姻,你是认真的吗?”

    他回头,一脸淡定:“婚姻还能儿戏吗?”

    “为什么是她?”

    “为什么不能是她。”

    “她……跟你不合适。”

    洛寒商挑眉:“怎么,你也要跟我说门第那一套?”

    “学长,她的眼里没有你,这是我做为女人的直觉,不会错的。”

    洛寒商眉眼一冷:“不懂的话,不要乱说。”

    他说完,走到车边,拉开门上车。

    直到他的车驶出了视线,苏瑾依然没有动。

    宁姜没有当真,可学长……学长他却当了真。

    她爱了他十年,陪伴了五年,本以为,熬过了裘沁心,只要她再忍耐几年,等他忘掉了过去,她就一定可以得到他的心。

    可没想到……她十年的爱,竟然抵不过他认识了两个月的女人。

    为什么偏偏不是她,她到底哪里不如那个宁姜。

    她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

    宁姜见洛寒商上了车后,脸色有些不太好。

    她侧头,一本正经的看着他:“你怎么了啊,你那个苏秘书惹你生气了?”

    想到刚刚苏瑾说,她的眼里没有他的话,他心里不爽:“不用你管。”

    她嘟嘴:“你这人真奇怪,是你要我来做电灯泡的,现在干嘛又要跟我生气啊。”

    “你再说一句。”他瞪她。

    宁姜努嘴,不说就不说。

    她侧头看向车窗外,懒得搭理他。

    洛寒商心下的火气倒是越烧越旺,尽管他提醒自己,这段婚姻本来就是无爱的婚姻,他不能对她要求太多。

    可一想到‘她的眼里没有你’这句话,他就想要原地爆炸。

    这不像是他的个性,他呼口气,忍住,一定得忍住。

    回到洛园,两人下车后,宁姜走在前,洛寒商走在后。

    本来两人离的很近。

    宁姜抄了近路,走的九曲回廊和后院假山。

    她走着走着,忽然觉得后面似乎没了脚步声,回头一看,果然发现洛寒商没有跟上来。

    他正站在九曲回廊上,看着脚下的湖水,抽烟。

    宁姜想了想,从假山旁绕了回来,走到他对面,半坐在回廊边的小柱子上。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呀。”

    洛寒商抬眸,很是不高兴的白了她一眼:“走出去那么远,才发现我不见了?”

    她笑了笑:“我不是以为你跟上来了吗。”

    “如果是你心爱的男人,你会这样由着他从你身后走丢吗?”

    这又是什么话,她怎么有些懵圈了。

    他们两个在讨论的不是同一个话题吗?

    “这是家里,怎么会走丢。”

    洛寒商将烟掐熄,眉心里染着一丝不悦:“你之所以没有察觉我不见了,不就是因为把我当成了可有可无的人吗?宁姜,你是不是又忘记,我是你的丈夫这件事了。”

    “我没忘啊。”她坦然的看向他。

    “那以后出了门,就紧紧的抓住我的手,别需要的时候喊我一声老公,不需要的时候把我当成空气,小爷不是你可以这样随便对待的人,给我记住了。”

    他说完,转身就往前走去。

    宁姜挠了挠眉心,这……什么情况?

    她还是没明白,他到底为什么生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