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老虎嘴上拔毛
    一秒记住

    见她没动,走出了两步的洛寒商回头,不悦道:“还不跟上?”

    宁姜努嘴,转身跟了过去。

    他顺手抓住她的手,拉着她往前走。

    宁姜无语了,他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了。

    之前明明一直都挺好的,他的不对劲,就是从跟苏瑾单独谈谈开始的。

    难不成……苏瑾跟他说了些什么?

    还是说,她刚刚在餐厅里怼了苏瑾,让他不爽?

    可他没理由不爽啊,除非……他喜欢苏瑾?

    宁姜心虚,如果,苏瑾真是他的真命天女,那她岂不是在老虎嘴上拔毛了?

    想了想,之前他说过的,他的初恋是在19岁,那个苏瑾是他的学妹……

    天呐。

    刚刚苏瑾看洛寒商的眼神,分明就是爱意满满,她明明看出来了,干嘛要怼人家呀。

    她自己脑补出了一出恩怨情仇的大戏,之后就开始忐忑不安了起来。

    回到寒逸斋,洛寒商松开了她的手,很是生气的回房间换了家居服后去了书房。

    宁姜上楼洗了个澡出来,见洛寒商还在书房,她便一个人泡了杯咖啡,去敲他书房的门。

    “进来。”

    宁姜推门进去,赔着笑脸道:“你今晚要熬夜吗,我给你泡了杯咖啡。”

    洛寒商看也不看她一眼,“放这儿吧。”

    宁姜将咖啡杯放下,有点儿尴尬,“那我先出去了。”

    洛寒商没应她。

    宁姜走了两步,觉得心里实在是堵的很,干脆直接来到他的桌边,抱怀:“你到底为什么生气。”

    “谁告诉你我生气了?”洛寒商看着她,眼神里带着不悦。

    他自认为自己是一个藏得住情绪的人,可今天……他似乎很失败。

    “你分明就不开心了啊,”她拍了拍自己的脸:“都写在上面了。”

    “我很好。”他淡定的说着气话。

    宁姜凝眉:“那我问你几个问题总可以吧。”

    他抱怀:“问。”

    “那个苏瑾,是不是你之前说过的初恋。”

    他挑眉:“你在意?”

    “没有什么在不在意的,我只是因为你的态度,猜测我可能是在关公面前耍了大刀,所以你才生气的。”

    洛寒商不爽,如果苏瑾是他的初恋,她也不生气?这个女人还敢不敢更气人一点:“那这个问题,我回不回答有意义吗?”

    “当然有,如果她是,你怕她误会的话,那我可以去跟她解释我们之间的关系。如果她不是,那就一定是刚刚她跟你单独谈话的时候,在我背后说了我什么,不然你不会莫名其妙的就开始生气啊。”

    洛寒商勾唇,都说女人在查找问题的时候,堪比侦探,现在看来,这话不假。

    “你都猜错了,她不是我的初恋,也没有在我面前说你什么不好,我在工作,你先回去休息吧。”

    “你确定?”

    他双眸一瞪:“怎么,你今天就非要跟我抻出一个是非曲直才罢休?”

    宁姜摇头:“不是不是,那你忙,我回去休息了。”

    她转身,拉开门出去。

    洛寒商看着她端进来的咖啡,眉心微扬。

    眼里没有?

    那他就让她一点一点的把他放进她的眼里,不,是心里。

    让她从此以后,心甘情愿的跟他过一辈子。

    宁姜上楼回了房间,看到茶几上放着一个小首饰盒子。

    她走过去,坐在沙发上,将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一枚精致的别针。

    这别针的样式,看起来倒像是男士的。

    想到刚刚洛寒商跟苏瑾一起单独谈话时,他似乎从她手中拿了什么。

    她忙将盒子盖上,权当自己什么也没看到。

    她回到床上,看了一小会儿书,就有些犯困的先睡下了。

    洛寒商回来的时候,她完全没听到,睡的很香。

    第二天一早,她在他的怀里醒来。

    跟他一起同床共枕久了,她似乎已经完全适应了两人这样的早起模式。

    她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早。”

    “嗯,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宁姜抻了个懒腰:“去工地啊。”

    “今天周末。”

    “周末也有需要处理的事情。”

    洛寒商凝眉:“你是想说,你比我还忙?”

    “我当然不能跟日理万机的大总裁想比咯,我处理的,都是些琐碎的小事。”

    “那你就把这些琐碎的小事,交给别人,今天我们带着洛洛出去玩儿,或者是一起去游泳,你自己选一个。”

    提起游泳,宁姜笑嘻嘻道:“我才想起来,我们还有一场比赛没进行呢。”

    “那就去游泳。”

    可一想到,她若输了,就要把自己给她,她忙摇头:“算了,今天还是先陪洛洛吧,我答应她那么久,还没有陪她一起出去玩儿呢。”

    “那我就约高尔夫了。”

    宁姜惊讶:“洛洛会打高尔夫?”

    洛寒商勾唇:“你不要小瞧那个丫头。”

    他说完,掏出手机给程庸打了电话,让他预约。

    宁姜洗漱完,去衣帽间换衣服的时候,在饰品柜子里看到了昨晚被丢在茶几上的盒子。

    正此时,洛寒商走了进来,她忙收回目光,走到自己的衣架前:“我第一次去打高尔夫诶,要穿什么衣服呢?”

    洛寒商走过去,帮她挑了一套白色的运动装递给她:“穿这个。”

    他说完,也给自己选了一套白色的运动服。

    两人吃过早饭之后,一起来接洛洛。

    洛洛刚刚接完电话,就很是兴奋的换好衣服在门口等他们了。

    见两人过来,她上前双手分别拉住两人的手:“二叔二婶,你们不用进去了,刚刚我出来的时候,已经跟太奶奶说了,我们要直接走。太奶奶答应了,她陪太爷爷去喂鹦鹉了。”

    洛寒商点了她小额头一下:“你这小丫头,这么着急干什么。”

    洛洛仰头看着他,嘟嘴:“二叔,你是不是忘记了,你都好久没带我出过门了呢。”

    被小丫头指责,洛寒商揉了揉她的头:“行,算二叔不对,这几天冷落你了,今天带你出去,你就负责好好的玩儿吧。”

    来到高尔夫球场,洛寒商让洛洛的私教先陪她练球,他则自己露了两手给宁姜看。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人打高尔夫球,宁姜还被他优雅的姿势给帅气了一下。

    她站在洛寒商身后问道:“如果我想打成你这样,得练多久呀。”

    洛寒商自信的看向她:“少说一百年。”

    宁姜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个白痴。”

    “嗯,你不是,但小爷是个天才。”

    宁姜摇头一笑:“算了,我不问你了,我要用实际行动向你证明,我其实也很有天分,你帮我找个人教教我。”

    洛寒商手自然的在球杆上擦了擦:“还需要别人教你吗?我来。”

    “你?”宁姜惊讶出声。

    “怎么,你瞧不起我?”

    宁姜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以前听人家说,丈夫是绝对不能帮妻子练车的,会影响夫妻感情,练车跟教打高尔夫,应该是一个性质吧,我觉得,还是找个专业的教练教我更好,我是新手,别气到你。”

    洛寒商心下不爽,这女人,还是不相信他的专业程度。

    一旁跟着的很有眼力界的球童道:“少夫人,二爷很厉害的,以前可是在比赛里获过大奖的。”

    洛寒商自豪的扬起下巴。

    宁姜无语,这小球童,要不要这么会拍马屁。

    她看向洛寒商:“那我们先说好了,一会儿如果我学的不好,你可不能凶我,你要是凶了我,我就不学了。”

    “小爷可不是那么没品的男人。”

    他转身往练习厅走去,宁姜转身也跟了过去。

    一开始,洛寒商教的的确很好。

    可是宁姜毕竟是理科生出身,动脑子还行,这种需要运动的事情,除了游泳,其它的于她而言,都挺难的。

    所以过了一个小时后,洛寒商的表情,已经有些不太容易控制了。

    “你怎么……”

    宁姜嘟嘴看向他,他忍了忍怒气,将火压下:“这个动作,洛洛只用了十几分钟就学会了。”

    宁姜呼口气:“我已经在尽力了。”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四肢这么不协调。”

    宁姜蹙眉:“你教就教嘛,干嘛要人身攻击啊,我不学了。”

    她要去放球杆,洛寒商道:“回来。”

    “我不想学了。”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嚣张的学生,难得他有心情教她,她竟然还先把他给炒了?

    “不行,今天我必须要把你教会。”

    她撇嘴,“可你都不耐烦了啊。”

    “行,从现在开始,我保证,再也不跟你发脾气了。”

    “也不许人身攻击。”

    “ok。”洛寒商点头。

    宁姜想了想:“事后不许翻旧账。”

    “没问题。”

    听他说完,宁姜这才走了回来。

    洛寒商勾唇:“不过,为了让你时刻警醒,我也立个规矩,从现在开始,我教过的动作,你若是错一次,我就亲你一下,这是为了让你不再做错设置的关卡,你了解我的,反对无效。”

    “那你这也太不公平了。”

    “我不对你发脾气,你也不能再发牢骚,发一句牢骚,也要亲一下,亲过十次以上,就法式长吻。”

    宁姜凝眉:“哪有你这样的,你这分明就是以公谋私,为自己唔……”

    他压着她的脑袋,直接吻上了她的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