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余生太长,说不准的
    一秒记住

    一大早,洛寒商和奶奶一起来到了寺庙里。

    因为寺庙在半山腰,大清早的山边又绕着白雾,置身这个空间里,让人觉得心旷神怡的。

    宁姜自然的搀扶着奶奶,道:“奶奶,我好像知道寺庙为什么都要建在山上了。”

    奶奶看着她笑了笑:“为什么。”

    “你看呀,这环境多仙气呀,很容易就可以让人静下心,就算是**再深的人,来到这里,也会有想要摆脱俗世的念头吧。”

    一旁的洛寒商泼冷水道:“那些**很邪的人,你就算把他送到天上,他的内心依然是丑恶的,与环境无关。”

    奶奶摇头:“卓逸,话倒也不能这样说,只能说,有些人,心被污染了,很难再改变。但是人刚一出生的时候,其实都是一样的,单纯,无知,对世界充满好奇和向往,改变人性的往往就是环境。”

    宁姜认可的点了点头:“我支持奶奶的话。”

    洛寒商勾唇:“马屁精。”

    宁姜抬手拍了他手臂一下:“你这男人真的是……”

    见小两口打情骂俏的,奶奶忍不住笑道:“哎哟,你们这两个孩子,注意点,回去再甜蜜,这里可是寺里。”

    宁姜不好意思的对奶奶笑了笑,可是……他们哪儿甜蜜了,分明是在意见不合吧。

    早餐非常素,宁姜却吃的津津有味的。

    奶奶很是高兴的问道:“姜儿,你是第一次来寺庙吧。”

    宁姜点头:“是呢奶奶,您怎么看出来的?”

    “第一次来,才会觉得这里的饭菜很稀罕,吃的也会格外的好。”

    宁姜侧头看了一眼饭菜基本上没怎么动的洛寒商,呲牙对奶奶笑道:“可能有些人天生挑食吧。”

    洛寒商白她一眼:“安安静静的吃你的,别找茬儿。”

    奶奶笑了笑道:“一会儿,我去跟住持师父礼佛,你们去吗?”

    宁姜点头:“去。”

    洛寒商倒是不怎么感兴趣的道:“你们去吧,我等你们,顺便处理点公务。”

    吃过饭后,宁姜跟着奶奶去转了一圈,洛寒商一个人回到寮房休息。

    礼完佛出来,已经晌午了。

    奶奶对搀扶着她的宁姜道:“下午呀,我去听住持师傅讲佛,你跟卓逸去后山转转吧,这个季节,后山有树叶开始红了,很是好看。”

    “奶奶,去赏红叶有的是时间,今天下午,我还是陪您吧。”

    “没事儿,我呀,也有些事情想问问住持,你在我反倒不方便,你们就好好玩儿去。”

    宁姜点头,也不勉强:“行。”

    “刚刚,我看你在里面跪了挺长时间,你是有什么所求吗?”

    宁姜想了想,看向她:“我倒是没感觉到自己跪了多长时间,就是因为第一次来,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所以您跪着,我就也跪着了。”

    奶奶笑了:“你这孩子呀,你就什么也没想?”

    “想了,因为是陪您来的,所以我就向佛祖祈求,希望你所有的心愿都能达成,别的……就没想了。”

    奶奶摇了摇头,脸上带着和善地看向她:“到了我这个年纪,也就不提什么所求了,无非就是想要子孙都能够幸福。当然,也希望我和你爷爷在余下的不多的岁月里,能够健康的走完。到了我们这个年纪,没有爱人陪伴的,怕活。有爱人陪伴的,怕死。

    我现在呀,就挺怕死的,所谓老伴儿老伴儿,不就是老来能够有个人跟你做伴吗,我是既怕你爷爷丢下我一个人,又怕我会丢下他。所以呀,我到老了才明白,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真谛。”

    宁姜挽住奶奶的胳膊:“奶奶,你和爷爷的感情,都成了坊间最美好的爱情故事了,你知道这有多让人羡慕吗。”

    “其实每个人的感情呀,都挺精彩的。我经历的正是我年轻的时候最憧憬的感情,所以我呢……因为跟了你爷爷,是真的不亏。别人羡慕不羡慕的不重要,我自己这一辈子没有白活才最重要。我现在就希望你跟卓逸也能像我和你爷爷这样圆满,那我呀,就真的没有什么遗憾了。”

    奶奶说着,拍了拍宁姜的手:“卓逸这个孩子……经历过许多事情,也面对了太多次的生离死别,别看他性子比较冷淡,可其实却很寂寞,也很害怕失去,我和你爷爷已经这把年纪了,实在是不知道,还能陪伴他多少年。

    我们一直希望能够有一个你这样的女孩儿出现在他身边,代替我和他爷爷,做为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伴侣生活到老,姜儿呀,你不会辜负奶奶的期望的,对不对?”

    宁姜看着奶奶真诚和期待的目光,竟然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她跟洛寒商的婚姻,毕竟不是真的。

    “姜儿?”

    宁姜回神:“奶奶,余生太长,有些事情,谁都说不准的。”

    “余生其实没有那么漫长,在对的人身边,时光真的是转瞬即逝的,我与你爷爷相识的画面,对于我来说,就像是昨天刚刚发生的事情一样。可是……你看,现在的我们都已经成了迟暮老人。

    爱情这东西,找对了人,携手相伴百年,也不会觉得漫长。所以,你答应奶奶,好好陪伴卓逸,如果我们不在了,你就陪他一起度余生,不要让他孤单,好吗?”

    这样期许的目光,她怎么忍心拒绝。

    她若答应了奶奶,又做不到,那岂不是更让奶奶失望?可如果不答应……

    她点了点头,笑了笑:“奶奶,我答应你,不会让他寂寞的。”

    奶奶拍了拍她的手:“我就知道,我不会看错人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奶奶跟洛寒商说,让他带宁姜去后山赏红叶。

    本以为洛寒商会说不去的,结果他竟然答应了。

    下午,两人一起来到后山。

    山上到处都是树,红叶倒是有,但真的不多。

    不过,可能因为是在山里的缘故,空气倒是格外的好。

    宁姜看了一眼身旁的洛寒商,他似乎也觉得无聊。

    她道:“诶,你下午不忙啊。”

    “你觉得呢?”

    “你要是忙,就先去工作好了,我一个人溜达溜达就行。”

    洛寒商白她:“我不忙。”

    这女人,非要他把话说明白,她才能听懂是吧。

    宁姜挠了挠眉心:“这里……也还挺漂亮的对吧。”

    “树林子不都这德性吗。”

    宁姜翻了个白眼,她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考虑到这样说会把天儿聊死,所以,她勉强扯了个话题,没想到面对的依然是个话题终结者。

    两个人总不能在这里站一下午吧。

    她走到一旁,弯身开始捡地上的树叶。

    洛寒商斜她:“你在干嘛?”

    “捡树叶呀。”

    “我难道瞎吗?我是问你,捡这个东西干嘛,闲的?”

    宁姜蹲在那里,回头斜眼看向他:“这些树叶红的黄的绿的不是很漂亮吗,捡几片回去,晚上好跟洛洛一起玩儿贴画游戏。”

    洛寒商蹙眉:“你会?”

    宁姜抿唇一笑:“不会难道就不能跟洛洛一起学吗?活到老学到老。”

    洛寒商没再应声。

    能够想起洛洛,已经证明,她心里有那个孩子,这二婶做的还不赖,很称职。

    傍晚,三人回到洛园的时候,夜幕已经落下了。

    爷爷有些着急的在院子里等。

    见到奶奶回来了,他脸上的担心也一扫而光。

    奶奶道:“老头子,你怎么出来了。”

    爷爷很是傲娇:“我出来透透气,不行吗?”

    “行,”奶奶笑着,绕过他就往屋里走:“你就许透气,我们进屋去休息一下。”

    爷爷转身跟上道:“你们怎么才回来。”

    “下午去听住持讲佛了,所以晚了点儿,让人准备晚餐吧,我们都饿了。”

    爷爷立刻就对离他最近的佣人摆了摆手:“去让人准备摆桌吃饭。”

    宁姜跟在洛寒商身后看到这一幕,心里不觉又是一阵羡慕。

    能够见证这样的爱情,真是她最大的荣幸了呢。

    洛寒商回头看她:“有没有觉得这老两口很腻人。”

    她努嘴一笑:“没有,觉得这样特别好,这样的爱情,大概是所有女人都最憧憬的爱情吧,反正我是很羡慕的。”

    “女人都喜欢这种腻歪的爱情?”

    宁姜摇头:“女人喜欢的不是腻歪,而是有一个只在意自己一辈子的男人。”

    她说完,就跟着进了屋,洛寒商看着她的背影,沉默了片刻,这才进了屋。

    她本来打算吃过饭后就陪洛洛玩儿贴画的,可是洛洛有舞蹈课,玩儿不了。

    洛洛离开后,她跟洛寒商一起回到了寒逸斋。

    洛寒商进了客厅,打开了电视。

    宁姜跟了过来,坐在一旁。

    她看了几分钟电视,犹豫了一会儿后,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红色系口绸缎包,从茶几上推到了他面前。

    “这个给你。”

    洛寒商随手将包打开,从里面掏出一个纽扣模样的小挂饰,挂饰上还有符咒模样的雕刻。

    他纳闷的看向她:“这是什么东西。”

    宁姜挠了挠眉心:“吭,这就是一个没有花钱的护身符嘛,我求的,送给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