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第一份礼物
    一秒记住

    “护身符?”他不禁一笑:“怎么想起来送我礼物了。”

    她努嘴:“因为你教会了我打高尔夫啊。”

    “所以,这是谢礼?可你不是不信佛的吗?”

    “奶奶说,心诚则灵,我求的时候,很用心。”

    洛寒商盯着这‘护身符’看了片刻,唇角不自觉的上扬着,这是她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

    “不会是诚心祈祷我赶紧离你远一点吧。”

    宁姜蹙眉,要嫌弃就明着嫌弃,干嘛拐弯抹角的气人,“你不要就算了。”

    她说完,伸手就要去抢。

    他却是眼疾手快的,一把将护身符握进手里,挑眉:“送出去的东西,就没有再要回去的道理。”

    他说完,直接将护身符戴在了脖子上。

    “怎么样,跟我搭吗?”

    宁姜看着他,有几分无语:“这可是一分钱都没花的东西,你觉得能搭的了吗?”

    “诚心比任何东西都珍贵。”

    他起身走到镜子边照了照,勾唇:“还不错。”

    宁姜看着他的样子,不禁勾了勾唇角,本来还以为,他会很嫌弃呢。

    她连他嫌弃的时候要说什么都想好了,可他竟然留下了……

    这个男人,果然是她猜不透的男人呀。

    第二天中午,宁姜正准备跟路飞一起去吃饭的时候,接到了傅子殊的电话。

    “妞儿,那个胡启航,我给你打听了一下,这个人很好色,的确不是个正人君子,你与他打交道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一点。”

    “我知道,你说一下具体都查到了些什么。”她抱怀,走到了一旁。

    傅子殊道:“这个男人从六年前开始,就一直为莫有名办事儿,莫有名这些年接的工程,全都有这个胡启航的参与,拿下这个胡启航,对你来说至关重要。”

    宁姜点了点头,“我知道,可现在,我没有地方下手。”

    “你听说过兰会所吗?”

    宁姜想了想:“那不是男人们消遣的地方吗。”

    “六年前,莫有名送给了胡启航一个女人叫春樱,这个女人现在就在兰会所做服务部经理,说的难听点儿,其实就是个老鸨。两人刚在一起的时候,胡启航跟她如胶似漆的,她也帮胡启航做了不少事儿。

    胡启航是出了名的怕老婆,三年前,这个女人的存在被他老婆发现了,他老婆差点剁了他的命根子,他诅咒发誓一定会跟这个女人了断,这才躲过了一劫。

    听说,那个女人恨胡启航恨的牙根儿痒痒,我觉得,这个女人手里一定有不少胡启航的料,重点是,我们要怎样才能不打草惊蛇的接近她。”

    宁姜站在铁皮屋旁,手指轻挠着眉心:“总会有办法的。”

    “诶对了,跟你说一声啊,我下个月回国。”

    宁姜纳闷:“你回来干嘛?”

    “嘶,妞儿,你这口气,好像并不是很欢迎我呀。”

    宁姜呵呵一笑:“听出来啦,有这么明显吗?”

    “你就是找揍。”

    宁姜耸肩:“你确定你揍得了我?”

    傅子殊无语:“咱能不拿你小时候揍我的那点儿事儿说了行吗?”

    “干嘛不说,那不是我的光辉历史吗。”

    “好汉不提当年勇。”

    “我又不是好汉。”

    “就因为你不是好汉,就更不能提了,你想想,你长的如花似玉的一小妞儿,小时候却有过这样的黑历史,好炫耀吗?”

    宁姜坦然的点头:“好炫耀呀。”

    “你……行,我懒得理你,挂了,我要睡了,困死我了。”

    宁姜笑了笑:“睡吧,做个好梦啊。”

    中午吃完饭后,宁姜跟路飞打了个招呼,就先回房车上休息去了。

    她坐在床上,脑子里一门心思的在想,到底怎样才能接近春樱。

    最后,她得出了一个结论,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她掏出手机,给洛寒商打电话。

    “今晚,我要晚点儿回去。”

    洛寒商凝眉:“又加班?”

    宁姜摇头:“不是,我要跟明媚约个会,我们有几个月都没见过了。”

    “几点回来。”

    宁姜想了想道:“九点吧。”

    “好,我派老方给你开车。”

    “不用,你让老方给我把车开到工地来,我自己开车过去。”

    “你确定你可以?”

    “我确定。”

    “好。”

    宁姜挂断电话,呼口气。

    她并不想跟他撒谎,但也不可能跟他说实话。

    毕竟,他是否是真的清白,还有待求证。

    为了以防万一,她给叶明媚打了电话,两人约好下午见面。

    叶明媚很痛快的就答应了。

    下午不到下班时间,宁姜就先离开了工地。

    她开车,大老远的去接上叶明媚。

    一上车,叶明媚就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很不爽的道:“你怎么又瘦了。”

    宁姜低头看了看自己:“有吗?”

    “有啊亲,一抱你,全都是骨头,你家洛二爷都不觉得隔手吗?”

    宁姜耸肩:“他没说。”

    “哟,你可以呀,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也可以脸不红心不跳了呀。”

    宁姜呵呵一笑:“拜托,现在应该脸红的是你,我毕竟已经是一个已婚少妇了好吗。”

    她说着,发动车子开始往回走。

    叶明媚边系着安全带,边侧头坏坏的看着她笑道:“那么已婚少妇洛夫人,你倒是说说,洛二爷那方面的功夫怎么样呀。”

    宁姜白她一眼,脸还是不动声色的红了一下:“你这丫头怎么……”

    “你看,我这非已婚少妇的人,都敢说的话,你怎么倒是怂了呢,说说嘛,说说呗。”

    宁姜哼了一声:“叶女士,请你不要随便跟司机攀谈好吗,这可是很不安全的。”

    叶明媚知道她是害羞,也没有继续调戏她,坐正道:“我今天下午搜集了一下午兰会所的信息,一会儿我们两个进去以后,不要往二楼走,就在一楼酒吧里呆着,那里是信息量最大的地方,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二楼往上,是不对女人开放的。”

    “好。”

    因为明媚住的有些远,两人来到来会所的时候,已经七点了。

    进了酒吧,明媚直接拉着她来到吧台点了一杯酒和一杯果汁。

    果汁是给宁姜的,因为她要开车。

    酒吧里很乱,跳舞的,**的,音响震天响。

    宁姜真心觉得,不喜欢这样的环境,可是对于叶明媚来说,却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

    叶明媚边喝着酒,视线边四下里扫去,没多会儿,她拍了拍宁姜的肩膀道:“你就乖乖的坐在这儿,哪儿都不许去,一会儿我来找你。”

    宁姜拉住她的手腕:“你干嘛去?”

    “我去帮你打听事儿。”

    “不行,你一个人太危险。”

    叶明媚对她嘻嘻一笑:“真是开玩笑了,到了酒吧,可就到了我的地盘儿了,你一个没来过酒吧的雏儿,还有脸担心我呀,听着,任何男人来勾搭你,只说你在等二爷就可以了,没人敢动二爷的女人,记住没?”

    叶明媚说完就自信满满的离开了,宁姜还是有些不太放心,视线始终跟在叶明媚的身上。

    叶明媚找到了有三个男人的桌,不知道跟他们说了几句什么后,就在三人身旁坐下了。

    三人碰了碰杯,开始聊起了天。

    他们聊了足有十五分钟,叶明媚喝了三杯酒。

    之后,叶明媚起身,往走廊里走去。

    宁姜忙放下杯子,跟了过去。

    叶明媚无语的看着她:“你怎么跑过来了。”

    “我不放心你。”

    “都说了,让你不要不放心,回去吧,啤酒喝多了,我要去个洗手间,一会儿过去跟你说我的收获,等我三分钟。”

    宁姜回到吧台边,低头自己喝起了果汁。

    这里的音乐声,吵的她头疼。

    宁姜看了看墙上的钟表,七点三十三。

    过了一会儿,眼看着已经快七点四十了,叶明媚还没有出来。

    宁姜担心她乱跑,便再次起身,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刚拐进走廊里,她就听到了叶明媚的怒喝声:“你再不放手,我可就要收拾你了。”

    宁姜往前看去,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喝的前摇后晃的,死死的拉着叶明媚的手腕。

    “爷有的是钱,你说吧,你一晚上要多少钱。”

    旁边站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人,这女人穿着抹胸式的连衣超短裙,化着浓妆,对叶明媚不爽的道:“这位大婶儿,你别不识相了,你都一把年纪了,还入得了我们方老板的眼,也算你走运了。”

    “你是不是有病,”叶明媚瞪了她一记:“赶紧把他给我拉开,不然有你好看的。”

    年轻女人没动,眼看着那个男人用力的要将叶明媚拉进自己怀里,一旁的宁姜火了,快步上前,毫不犹豫的抬起脚,对着那老男人的肚子就踢了过去。

    她用了十分的力。

    男人摔倒在地,怒骂了一声:“哪个……哟,原来又是一个小美人儿啊。”

    看到她的容颜,男人顿时双眼放光,心里半分怒气也没了。

    他摇摇晃晃的起身,迈步向宁姜走去,抬起手,就要摸宁姜的脸。

    宁姜刚要给对方一巴掌的时候,身后却冒出一只大手,一把抓住了醉汉的咸猪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