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他为她做的
    一秒记住

    “我不止讨厌莫有名,我还讨厌莫澜,现在甚至于连我妈,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去爱。”

    洛寒商冷声:“你不是要跟你妈脱离母女关系吗?”

    宁姜心里一顿,那天说这话的时候,只有她们母女二人。

    妈妈不可能把这种话到处乱说的,那他怎么会知道的?

    他……偷听了?

    宁姜脸色也冷了几分:“你偷听到了什么?”

    洛寒商挑眉,反应倒是很快:“你觉得呢。”

    宁姜握了握拳,她最厌恶的事情,被他知道了。

    “你为什么不能跟我说实话?”洛寒商质疑的看着她:“那个老男人侵犯你,为什么你要为他保守秘密?”

    “我没有替谁保守秘密,”她声音很冷淡:“那时候,我妈在莫家过的小心翼翼,我不说,只是不想让她为难而已。”

    “可现在,你已经知道了,你母亲不会为你而改变,她依然站在那个老男人身边,为什么你不公开他的丑行?”

    宁姜握拳:“我有我的打算,我希望你不要管这件事。”

    两人彼此注视着对方的双眸,谁也没有注意到,从对面走来的洛南一。

    他绕过桌子,来到洛寒商身后:“哟,二叔二婶,吵架呢?看来我来的很不是时候嘛。”

    两个人都收敛了目光,洛寒商冷眼斜向洛南一:“滚到一旁去,不要来碍我的眼。”

    “我也不想来,可是没办法,谁让你那个堂哥也受到了邀请呢,他身体不舒服,让我代他来参加宴会,”他说着,在洛寒商身侧坐下:“这是我的座位,滚不了,不过你们可以选择继续吵,我不会影响你们的。”

    他说着,对着不远处的服务生打了个响指。

    服务生走过来,他端了一杯酒,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宁姜收敛了自己的表情,往前方看去,不再跟洛寒商对峙。

    没多会儿,洛南一想到什么似的对洛寒商道:“对了,二叔,你有没有看到那个莫有名的脸?哈,像个猪头一样,笑死人了。”

    洛寒商严肃的斜了他一眼。

    很显然,洛寒商并不想搭理他。

    他明明已经看出了洛寒商的想法,可他却还是没脸没皮的,神秘兮兮的靠近他,用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道:“我刚刚听那边的人说,莫有名前几天,被人蒙着头狠狠的揍了一顿,他原本都已经报案了,可是第二天,他却又去销了案,说是自己喝醉了,不小心碰的,醉到碰成这样,他大概是四肢不健全吧,哈哈哈哈。”

    洛南一坏笑了起来。

    一旁,宁姜倒是蹙眉,听洛南一这意思,莫有名是被人给揍了。

    他肯定是得罪了什么人,活该。

    洛南一说着,啧啧两声:“真是神奇了,你说,这北城有谁会让堂堂莫氏集团的总裁这么顾忌,竟然连这么严重的殴打事件,都能轻而易举的就了事儿了。”

    洛南一说完,宁姜心里咯噔一下。

    她转头,默默的看向一脸若无其事的洛寒商。

    他端起酒杯,淡定的喝了一口酒:“洛南一,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立刻离开这里,第二……”

    他转头看向洛南一:“我派人把你轰出去。”

    “二叔,我今天可是代替我爸来献爱心的,你这么把我赶出去,合适吗?”

    “你爸的心都是黑色的,这样的心献出来喂狗,狗都不会吃,你难道不知道?还是说,你想要我再提醒你一遍,你爸都做过些什么?”

    洛寒商话音一落,洛南一的脸色也凝了几分,他沉默了片刻,站起身,一言不发的离开。

    洛南一走后,宁姜纳闷不已,听洛寒商这意思,他是知道洛正城做过什么的,而洛南一也很忌讳他父亲做过的事情。

    怪不得人人都说,洛家水深,看来是真的。

    洛寒商侧眸看向她,不悦:“你盯着他看什么?怎么,你想跟他一起走?”

    “我可没这么说,我是有些羡慕他。”

    “羡慕?”

    她耸肩:“我不喜欢这里,我也想走。”

    洛寒商冷着脸:“就你事儿多。”

    宁姜嘟嘴,她不是事儿多,而是不适应这样的场合。

    晚宴开始后,她无精打采的坐在座位上,看舞台上的明星演出。

    她心想,这种场合,应该让明媚来参加才对呢。

    一旁的洛寒商看出了她对这儿的抵触,便将苏瑾叫了过来。

    “我有些乏了,要先回去,你在这里看完晚会后,把款捐了吧。”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主办方有什么需要,你自己处理就是了。”他说完站起身就要走。

    见宁姜还不动,只是看着他,他扬起眉心问她:“还不赶紧走?”

    宁姜抿唇一笑,如获大赦般站起身:“走走走,一起走。”

    两人携手一起离开宴会厅,宁姜道:“你这样先走了,合适吗?”

    “总比你在这里差点儿睡着合适吧?”

    宁姜心虚:“我不会睡着的,这点礼貌我还是有的。”

    “哼。”才怪,他冷哼一声,没说话。

    回到寒逸斋,洛寒商问刚换完衣服出来的宁姜:“你说要跟你母亲脱离母女关系的话,是真心的吗?”

    宁姜蹙眉,怎么又提起这个话题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难不成,你只是为了吓唬吓唬她?希望她为你改变?”

    宁姜摇头:“我没有这样想。”

    她走到床边坐下:“我知道,我妈妈不可能再回到六年前了。”

    “所以呢,你犹豫是为了什么?”

    她看他,这个话题,他就这么感兴趣?

    “怎么,清醒着说不出口?需要喝一杯吗?”

    喝一杯?似乎也没什么不可以,毕竟有些话一直憋在心里,很难受:“好啊。”

    她答应的这么痛快,倒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想喝点什么?”

    她想也没想的道:“我想喝啤酒,你能喝吗?”

    “别激我,喝就喝。”

    他给楼下打电话,阿姨送上了一提啤酒。

    两人来到阳台边,席地而坐。

    她倚靠在玻璃门旁,仰头看向夜空,喝了几口啤酒。

    “洛寒商,我问你个问题,如果你能如实回答我,我就告诉你,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如何?”

    她说完,收回视线看向他,笑了笑。

    他挑眉:“你问。”

    “莫有名脸上的伤,跟你有没有关系?”

    “你怎么会扯到我的身上?”

    宁姜耸肩:“洛南一的话,让我联想到了你。”

    他勾唇。

    她又问道:“是你吗?”

    “是我。”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其实你跟他并没有冤仇,甚至于,他还差点儿成了你真正的岳父。”

    洛寒商不屑一笑:“可他最终没能成为我的岳父,而我,也刚好知道了他的猥琐行为。”

    “你收拾他,只是因为他侵犯我的行为太猥琐吗?”

    洛寒商喝了一口酒,淡定道:“因为你是我的女人,我的女人住在莫家的时候受了这样的委屈,我出头帮她解气,难道有什么不对?”

    听他这样一说,宁姜心里竟有几分感动。

    她默默的又喝了两口,才道:“这件事,如果你不说,我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

    洛寒商扬眉沉声:“我没打算让你知道,我这样做,不是为了跟你邀功炫耀的。”

    她握紧酒罐,点了点头:“谢谢。”

    “我说了实话,现在,你是不是也可以说说,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了?”

    “我?”宁姜喝了口酒:“我知道我妈妈变了,我跟她,都回不到六年前了,可是……我怕我爸会怪我。”

    “怪你什么?”

    “怪我抛下了他最爱的女人,怪我伤了她最爱的女人的心,”她呵呵一笑:“你可能不知道,我爸有多爱我妈。”

    “显然,你妈已经忘记了你爸,开启了自己人生的第二春。”

    她点了点头,眼眶中带着雾气:“你说……人的感情真的会变吗?”

    洛寒商身子也向后靠了靠,想起了过往,和那张在他脑海里已经变模糊的脸:“或许吧。”

    “可是为什么我觉得,会变的感情,都是因为爱的不够深呢。”

    洛寒商看向她,没有做声。

    宁姜闭目,咕嘟咕嘟的将一罐酒喝完,淡定的又打开了第二罐,“我爸爸是真的爱我妈妈,可我妈妈对我爸爸的爱,或许并没有那么深,如果真爱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因为他先离开了这个世界,就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改嫁旁人呢。

    如果我的生命里,出现了这样一个让我爱到无法自拔的男人,那即便他与我相距天涯海角,甚至于阴阳两隔,我也绝对绝对不会,再改投其他男人的怀抱。爱……怎么能分享呢,不可以的,爱是专一的。”

    洛寒商望着她,目光里带着几分柔软。

    宁姜心情是真的不好,很不好,所以,她喝了不少的酒,开始碎碎念了起来。

    过了半个多小时,她只觉得脑子有些晕,眼前的人儿似是在飘一般。

    她伸手按住洛寒商的肩膀:“你别晃,听我说。”

    洛寒商没做声。

    宁姜道:“洛寒商,别学我妈妈,爱一个人,一定要专一,你知道吗?”

    她嘟着嘴,眼眶泛着雾气,脸颊上染着红晕。

    洛寒商倾身,吻住了她的唇,将她扑倒在地……

    因为她此刻的样子,太诱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