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我是男人,有需求
    一秒记住

    宁姜用力的推掖他:“别碰我,走开,你这个畜生,莫有名,你滚开,不然我会杀了你的。”

    听到莫有名这三个字,洛寒商顿了一下,他忘记了,她心里受到的伤害。

    她砸在他身上的拳头,几乎是用了全力。

    他停住动作,低头看向身下的她,双手捧住她的脸。

    “宁姜,你看看,我是谁?”

    宁姜侧着头,紧紧闭着的双眸睁开,看向他。

    原本脑海里,清晰的刻出的莫有名那张狰狞的脸,慢慢的被眼眸中撞进来的洛寒商给替代。

    洛寒商正温柔的看着她,让她的心里,终于没有那么恐惧了。

    “我是谁?”

    “洛寒商。”

    洛寒商的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的脸颊:“对,我是洛寒商,我不会强迫你,所以,不要害怕。”

    她望着他,没有做声。

    此刻,她的脑子,才算是有一点点的清醒了。

    他翻身,从她身上离开,坐在她身侧,拿起酒罐,喝了一口。

    宁姜也慢悠悠的坐起身,洛寒商将她刚刚没喝完的酒递给她:“还喝吗?”

    她将酒杯握在了手心里,有几分愧疚:“抱歉,我刚刚……有些激动。”

    “没关系,以前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我无法体谅你的心情,只觉得你做为我的妻子,却抗拒我,让我很恼火。现在,我既然已经知道你经历过什么,那自然也就没有什么理由因为这种事情跟你置气。”

    他侧头看着她:“我可以给你时间,去克服心里的恐惧,但我希望你不要忘记,你已经结婚了,不要让我等太久,毕竟,我是男人,有**的。”

    宁姜本来就氤红的脸,倒是更红了。

    明媚说过,“姜儿,你知道为什么,人都说,要想留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留住他的胃吗?”

    那时候,她还不理解,就回答,“大概是因为要女人贤良淑德,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吧。”

    明媚当时就极其博学的摇了摇头,说:“错,其实男人就是食肉动物,肉是什么,女人呀。有些男人呢,这肉摆在眼皮子底下却吃不着,他就会越发的惦记,可等到他真的吃到了,或许就不会珍惜了。所以呢,女人要学会拿捏男人,只要分寸得当,这块肉,很容易就能控制住男人一辈子。”

    现在想想,这话的确挺有道理的。

    她没想过要控制住洛寒商,所以……她若能满足了他的口腹之欲,让他对她渐渐感到食之无味,那他是不是就会想甩开她了呢。

    彼时,正好她的目标也实现了,大家分开各走各的,不是很好吗?

    她点了点头,应道:“好。”

    洛寒商举起酒罐,跟她的酒罐碰了一下。

    宁姜对他笑了笑,喝了一口酒。

    不管以后如何,起码她现在,是感激他的。

    因为他,又放过了她一次。

    此刻的莫家,并不太平。

    结束了晚宴,回到家的莫澜,砸了客厅里两个花瓶。

    莫有名有些生气的道:“澜儿,你这是干什么。”

    莫澜伸手指向一旁的苏云杉:“都怪你,都是你,你为什么要嫁给我爸爸,就因为你给莫家带进了一个那么下贱的拖油瓶,现在她不光抢走了我的一切,还当众羞辱我,该死,实在是该死。”

    苏云杉有些慌乱:“澜儿。”

    “你别叫我的名字,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这样称呼我,没有我爸爸,你就是个罪孽工程师抛弃的贱妇。我有没有说过,让你去找你那个不知死活的下贱女儿谈,让她从我的位置上,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可这都过去多久了,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办事儿的。”

    “澜儿,不要这样跟你阿姨说话。”一旁的莫有名淡淡的说了一句。

    “够了,”莫澜看向莫有名:“爸爸,若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比这更难听的话都有,所以,不要再当着我的面儿护着这个女人了,她算是个什么东西,竟然让你为了偏袒她,就伤害我。”

    “我没有偏袒谁,你阿姨做的的确不够好,宁姜也的确是不该,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你现在发脾气,又有什么用?”

    “那么,你想要我怎么样,忍气吞声吗?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我不会放过宁姜的,绝不会的,你们都等着瞧吧。”莫澜跺着脚,转身就往楼上跑去。

    客厅里只剩下两人,莫有名看向苏云杉,眼神里也带着怨怪。

    苏云杉只看了他一眼,就忙将自己的视线收回:“姜儿那里,我尽力了。”

    “你养的好女儿吧。”

    他冷哼一声,就回了卧室。

    苏云杉有些为难,最后还是跟进了进去:“有名……”

    “行了,我不想看到你,你还是去睡你的客房吧。”

    “你也在怪我吗?你明知道,我尽力了,现在姜儿连我都不要了,我能有什么办法。”

    “她是你的女儿,只要你想把她弄回来,还不是有的是办法?可你说你做不到,谁信?”

    苏云杉凝眉:“姜儿为什么会这样,你心里不是很清楚吗?”

    “我清楚什么?”莫有名对她呵斥了一声。

    “你……”苏云杉说着,咬了咬牙。

    莫有名不依不饶:“说呀,我清楚什么。”

    “姜儿在这个家里过的不快活。”

    “谁快活?我就快活了吗?别忘了,这里是莫家,她本来就是个继女,继女该有的自觉她都没有吗?”

    “你这是在怪我?”苏云杉蹙眉看向他:“莫有名,你在怪我嫁给了你,怪我把姜儿带进了莫家?”

    “我可没有这个意思,你自己想歪了,怨不得别人。”

    “你……”苏云杉握了握拳:“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也不会走投无路,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事情,结果就换来你这样的对待吗?”

    莫有名冷着脸斜了她一记:“当初做这些,难道不是你自愿的?”

    苏云杉被气的脸都通红了:“好,好,都是我的错,既然这个家里已经容纳不下我了,那我走就是了,我还你们父女俩清净,总可以了吧。”

    她说完转身就要走,莫有名冷声:“如果你敢走出这家门一步,就是毁了我莫有名的好名声,那么,咱们可就成了对立的敌人了,你确定你要走?”

    苏云杉蹙了蹙眉,不悦的看向他。

    见她没有回应,莫有名挑眉,声音轻了几分,算是给了她一个台阶:“我累了,要休息,你也回你的房间去吧。”

    苏云杉垂眸,叹了口气,拉开门,回了房间。

    她走到窗台边,心里有些沉闷,宁长浩从来没有跟她红过脸……

    叶明媚不愧是个社交高手,只用了不到十天的时间,就跟春樱称姐道妹的,打的一片火热。

    周四下午,叶明媚来到工地找宁姜。

    宁姜灰头土脸的跑出来后,叶明媚不停的帮她拍打身上的尘土。

    她无语道:“我说宁小姐呀,你到底图的什么,你说你做为达天集团的总裁夫人,却天天在这种地方,把自己搞的灰头土脸的,你这不是打你们家总裁大人的脸吗。”

    宁姜笑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来,上车。”

    两人上了房车,宁姜给她倒了一杯温水。

    她四下里看了看:“这就是你们家总裁大人给你配置的车?”

    宁姜点头:“对。”

    “可以呀,你这是深得你们家总裁大人的心了呢。”

    “你就别跟我逗乐了,咱们能说正事儿吗?”

    “能,必须能呀,”她喝了两口水,将杯子放下,正色的看向她:“我才发现,春樱这个女人,其实挺可怜的,也很仗义,就是遇人不淑,你知道她是怎么进了这一行的吗?”

    宁姜努嘴:“被男人骗了?”

    “对,一猜就中,而且这个男人,你还认识呢。”

    她和春樱都认识的人?有这样的人吗?

    仔细想了想,她脑子里果然想出了一个人:“不会是莫有名吧。”

    “可不就是他嘛,春樱不就是被莫有名送给了胡启航的吗,这个老男人,也真不是个人。”

    宁姜沉着脸,“他就是个畜生。”

    “咱们先不说那个老畜生了,我侧面的跟春樱聊过几次,也提起过莫有名这个人,春樱对他的恨意,显然没有对胡启航的大。她说,她跟莫有名在一起的时候,莫有名什么都没有让她做过,只是想起她的时候,就来找她睡一觉,想不起来,就很久不看她一次,而且莫有名对她出手很是大方。

    胡启航就不同了,他总是利用春樱,去靠近那些进了会所的老板们,春樱说,她帮胡启航做过不少的缺德事儿,可胡启航非但不舍得在她身上花钱,被他老婆发现了之后,他还帮他老婆一起虐待春樱。我听春樱的口气,是真的恨透了这个男人。”

    宁姜点头:“那春樱有说过,她都为胡启航做过什么缺德事儿吗?”

    “一开始那几天没有,我也不敢问的太深。后来这几天,我们熟了,我就问他,你就不想报复胡启航吗?她说想,可是胡启航有莫有名做靠山,她哪儿斗得过莫有名,虽然明知道这是窝囊气,可她却也不得不受了。然后呢,我就钻了个空子,说我自己最见不得女人被欺负,我要帮她报仇,你猜怎么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