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不错嘛,会发牢骚了
    一秒记住

    第二天上午,宁姜在工地接到了通知,要回公司开会。

    因为,蒋世成要回来了,这几天他没有参与到工程中来,需要通过会议了解工地的工作进展。

    开完会,宁姜本来打算直接回工地的,临要进电梯之前,却接到了洛寒商打来的电话。

    她对同行的路飞道:“你先下去吧,我接个电话。”

    路飞离开,她走到一旁将手机接起。

    洛寒商直截了当的问道:“你不是从工地出来了吗,中午一起吃饭吧。”

    “不了吧,我回工地吃,工地还有我的工作餐呢。”

    “难道工地的工作餐,会比我请你吃的更好吃?还是说,你就不想看到我这张脸,不想跟我一起吃饭?”

    宁姜无语,他还真是会歪想:“你想太多了。”

    “那就来上楼,我马上就忙完了。”

    宁姜点头,有人请客,不吃不是白不吃嘛:“好吧。”

    挂了电话后,宁姜给路飞打了一通电话,让他不用等自己了。

    之后,她上楼来到洛寒商的办公室门口。

    程庸不在,只有对她怀着深深敌意的苏瑾一个人在办公。

    见到她,苏瑾的脸上立刻就蒙上了不悦。

    宁姜不想引起冲突,所以就没有搭理苏瑾,直接就往洛寒商的办公室走去。

    苏瑾不冷不热的道:“少夫人,总裁现在正在忙,如果您要见他,就请您稍等,我进去给您通报一下。”

    “不必了,他约我过来的。”

    “抱歉,做为总裁的秘书,我并没有接到对您直接放行的电话通知。”

    宁姜眉眼微挑,转身走到她桌边,低头看向坐在座位上的她。

    “如果你不说,我都不知道,原来苏秘书这么守规矩,那么,这么守规矩的苏秘书,请问你一下,洛寒商的客人来访,你这样坐着不冷不热的,冷着脸迎接,符合公司规定吗?”

    苏瑾蹙眉:“我是总裁的秘书,不是来卖笑的。”

    “是吗,但愿这一套说辞,你在洛总那里也说的通。”

    苏瑾听出了她的威胁,站起身:“我哪里态度不好了。”

    宁姜指了指墙角的监控:“如果自己不知道的话,就去监控室查一查刚刚自己的表现,这里是公司,我希望你,不要因为个人的情绪,而影响公司的形象,这是我做为总裁夫人,对你下达的命令。”

    苏瑾脸一黑:“少夫人,你为什么要针对我。”

    “你确定,是我针对你,而不是你针对我?”宁姜耸肩一笑,抱怀:“我已经是洛寒商的妻子了,你觉得我能有什么不满,有必要去针对你一个小小的秘书?”

    苏瑾竟是一时语噎。

    宁姜往办公室的方向指了指:“这里是公司,你说要遵守规则,那我就遵守规则,你还愣着干什么?不进去通报吗?你是要打算让我等多久?”

    苏瑾愤愤的走到办公室门口,敲门,走了进去。

    她来到洛寒商办公桌前,“学长,宁小姐来了。”

    “她人呢?为什么是你进来了?”

    “我来通报一声,想问你方不方便见她。”

    “她没有告诉你,是我约的她吗?”

    苏瑾不爽道:“我是秘书,来了访客,我进来通报,是我的职责。”

    洛寒商冷着脸道:“苏瑾,别太矫情,她是我妻子。”

    苏瑾义正言辞道:“现在是工作时间,在我眼里,她只是访客。”

    “那你该重新去眼科看一下你的眼了,”洛寒商扔下手中的笔:“你去下个通知,以后,见凡是少夫人来公司,任何人不许阻拦。”

    苏瑾握了握拳,转身出去。

    她看向门口的宁姜,不冷不热的道:“少夫人,洛总请你进去。”

    宁姜勾唇一笑,目光里带着几分挑衅:“辛苦你了,苏秘书。”

    她昂首挺胸的走进了办公室,心想,洛寒商说苏瑾的工作能力很好,可在她看来,苏瑾真的不像是那么剔透的人。

    难道说,盲目的暗恋,也会影响智商吗?

    宁姜进了他的办公室,“在公司里,想要见你一面还真是难,还需要层层通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后宫有多少佳丽呢,竟然连唯一的老婆来见你,都能被堵在门口。”

    他勾唇一笑,不错嘛,会发牢骚了。

    “刚刚我已经说过苏瑾了,她这个人做事是有点矫情,现在我让她去下通知了,以后你在达天集团的任何地方,都可以畅通无阻,放心吧。”

    宁姜耸肩,“你还要很久吗?”

    他指了指沙发:“坐吧,等我五分钟。”

    她点头,坐下道:“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她掏出手机,本来打算看会儿新闻的,可还没等打开网页,母亲苏云杉的号码就打了进来。

    她想也不想,直接挂断。

    可是苏云杉却是不依不饶,她不接,她就一直打。

    她虽然调低了音量,可洛寒商还是听到了震动声。

    他抬眼看了她一记道:“怎么不接?”

    宁姜想了想,走到窗边将手机接起,清冷道:“你找我还有什么事吗?”

    “姜儿,妈妈病了,你能回家来看看妈妈吗。”

    “生病?”宁姜有几分担心,音量也不自觉的提高了几个分贝。

    “什么病。”

    “我心脏不太好,”苏云杉说着,叹了口气:“你不知道,到了我们这个年纪呀,浑身毛病,我现在真担心,万一哪一天,我忽然间走了,留下你一个人……”

    “别乱说这些话了,”宁姜蹙眉不悦了几分:“医生检查过后,诊断证书上怎么写的?”

    苏云杉停顿了片刻后道:“我没去医院。”

    宁姜蹙眉:“没去?”

    “是啊,”苏云杉想了想,又忙道:“姜儿,我不是在乱说话,我是真的担心自己走了,会留下你一个人。你不愿意听这些不好的话,是不是证明,你心里还是在意妈妈的?你之前说要跟妈妈脱离母女关系的话,不是真心的,对不对?”

    宁姜眼神凌了几分:“我的话,是真心的。”

    “姜儿,妈妈了解你,你是个善良的孩子……”

    “所以,请你不要利用我的善良,因为……你的利用,会让我变的失去本性,会把我推向罪恶的深渊,更会让我觉得,做你的女儿,是一件多么不堪的事情。”

    她说完,直接就将电话挂断了,脸上还带着几分气愤。

    洛寒商没说什么,只是淡定的将文件合上,起身。

    “走吧,我饿了。”

    宁姜呼口气,将手机放进了口袋里,站起身。

    洛寒商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顺便拉住了她的手。

    两人手拉着手出门,在苏瑾羡慕嫉妒恨的目光里走远。

    来到餐厅,洛寒商让宁姜点餐。

    宁姜摆了摆手:“你来点吧,我吃什么都好。”

    餐送上来后,洛寒商不时的给她夹菜。

    她有些受宠若惊的看向他:“你吃吧,我自己夹就好。”

    “不用管我,你好好吃,吃饱了生气不会伤身体。”

    听他这么一说,宁姜无语一笑,“第一次听到这么劝人的。”

    洛寒商邪魅的勾了勾唇角,放下筷子:“刚刚你母亲又打电话来做了什么无理要求吗?”

    她摇头:“她说她生病了,让我回去看看她。”

    “你因为这个生气的?”

    宁姜凝眉:“我生气,是因为她欺骗我。”

    “骗你什么?”

    宁姜道:“她根本就没生病。”

    他挑眉:“你怎么说的这么肯定?”

    “刚刚我问我妈,医院的诊断结果怎么样,我妈说,她没有去医院,在家里。你也知道,莫有名是个很爱装模作样的人,如果我妈真的生病了,他早就为了做‘模范丈夫’,表演给记者看了。那么我妈现在就不会在家里,而是在医院。”

    洛寒商不禁一笑:“你倒是可以去做福尔摩斯了。”

    “因为我太了解莫家人的虚伪,所以就做了正常的推断而已,而且我妈的身体一向很好,几个月前,我还陪她去做过全身检查,她健康着呢。”

    洛寒商点头:“你母亲也够执着的,这种时候,她就算是把你骗回家,又能怎么样呢?难不成,你回了家就能原谅她了?”

    宁姜垂眸,边吃饭边想着,是啊,正常来说,妈妈应该不会在这时候叫她回家。

    毕竟大家都在气头上,应该互相冷静才对。

    也不知道妈妈是怎么想的。

    吃过饭,洛寒商亲自开车,将宁姜送回了工地。

    宁姜进去之后,洛寒商刚要走,手机就响了起来。

    见是蔺呈温打来的,他已经开出了十几米的车,又倒回了工地一旁的小型停车场里,接起了电话。

    宁姜上了房车,正要换衣服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

    这一次,是莫澜打来的。

    宁姜想也不想,直接挂断。

    莫澜没有像苏云杉那样不依不饶,只是给她发送了一小段视频。

    宁姜将视频点开,脸色一紧,莫名的怒火攻心,回拨莫澜的号码。

    莫澜不疾不徐的将手机接起:“我的好妹妹,想要跟你通上电话,真的是太费劲了,是吧?”

    “莫澜,你到底想干什么,”宁姜怒喝了一声:“你是不是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