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旖旎
    一秒记住

    “该死!”看到她的脸色,洛寒商就知道宁姜是被下了什么药。

    他拉着她就往外走去。

    宁姜道:“我们走了,这个人怎么办?他会逃跑的,他有病,若再让他逃了,不知道又要祸害多少人呢。”

    “放心,被捆成这样,他若能逃脱,就算他的本事,”他低头看向那个男人:“今天算你走运,我没时间收拾你,你给我等着吧。”

    他说完,就拨打了程庸的电话,让程庸带人来这里,带走这个败类,之后便拉着她下楼去了。

    他将她带到房车上,侧头就将她环在怀中,亲吻她的唇。

    宁姜本来全身燥热到快要爆炸了,他的吻就像是及时雨一样,融进了清露。

    她的理智几乎快要被压垮。

    可一想到刚刚楼上那个男人,她猛的将他推开,摇头:“不可以。”

    “你刚刚不是连死的勇气都有吗,现在却要拒绝我,你是想告诉我,你宁死都不愿意接受我吗?怎么,你不要命了,不想为你爸爸报仇了?”

    她愣了一下,看向他:“你怎么会知道……”

    “我知道的超乎你想象的多,宁姜,你就是个蠢女人。”

    他说着,再次凑了过来,捧住她的脸颊。

    可是宁姜却再次躲开她的吻:“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先让我帮你,这些事情,以后再说。”

    “不可以,”宁姜捂住他的唇:“刚刚我身上淋上了那个人的血,万一被感染了呢?我不能连累你。”

    听到她这样说,洛寒商心里总算是舒服了几分。

    原来,她不是宁死都不肯接受他,是怕连累他。

    他勾唇一笑,捧着她的脸颊,强势的吻住了她的唇。

    宁姜侧开头:“我说了,别这样,洛寒商。”

    他将她的外套脱下,扔到了地上:“他只是手破了,你以为会有多少血,你刚刚保护了我,那点脏东西,都淋在了你的后背上,把衣服扔掉就好了。”

    他将她横抱起,放到床上,边低头吻她,一双大手也乱动了起来。

    宁姜还是觉得不安心。

    可洛寒商可不会再给她说话的机会。

    他紧紧的吻住了她的唇,让她逃无可逃。

    最后,宁姜终于妥协,因为她真的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了。

    她轻轻地哼出了声后,害羞的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伸手捂住了嘴巴。

    洛寒商却是笑了笑,将她的手拉下,再次吻上了她的唇。

    宁姜庆幸,幸亏自己的脸本来就像是猴屁股,不然现在,肯定会很红。

    车外,忽然传来汽车驶近的声音。

    她心里紧张了一下,忙抵住了他的双肩:“有人来了。”

    “不用担心,是程庸带人过来了,他们带走了那个艾滋病,就会自己离开的。”

    果不其然,不过几分钟,在那个艾滋病男人的吼叫声中,外面的车,又开远了。

    房车里,顿时再次染上了旖旎。

    洛寒商就这么一次又一次的要着她,乐此不疲。

    他仿佛是要将这些日子以来,没有发泄的**,全都一次性解决完一般。

    夜幕已降临,宁姜借着月光,看向身旁正熟睡着的洛寒商。

    今天,他的及时出现,救了她的命。

    因为他的救赎,她不光可以继续为父亲报仇,也可以为自己今天所受的屈辱,扳回一局。

    他不会知道,她有多么的感激他。

    她往车窗外看了看,随即坐起身,要穿衣服。

    可洛寒商却长手一捞,将她带进了怀里:“再睡会儿。”

    宁姜看向他:“卓逸君。”

    “嗯。”

    “天黑了,外面感觉有些渗人,我们还是回家去睡吧。”

    洛寒商睁开眼,看向她:“你害怕?”

    宁姜心虚,努了努嘴:“有一点。”

    洛寒商单手支着头,盯着她:“能让你宁姜害怕的,原来是鬼。”

    宁姜撇嘴:“我才不是怕鬼呢。”

    她说着,再次坐起身,边穿衣服边道:“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就好了。”

    洛寒商挑眉:“怎么?”

    她将衣服穿好,回头对他笑了笑道:“我有话想跟我爸爸说,很多很多,如果真的有鬼,不是很好吗?”

    洛寒商沉默了片刻:“或许吧。”

    “看来,你也有想要倾诉的已逝之人呢,是谁呀。”

    洛寒商看了她一眼:“我哥。”

    他说完,也坐起身,“你躺在这里休息吧,车我来开。”

    “可是你的车也停在这儿啊。”

    洛寒商淡定的将衣服穿好:“明天派人来将车开回去就可以了。”

    见他去了驾驶室,宁姜直接又在床上躺下了。

    主要是,她真的很累,超级累的。

    回到洛园,车子停稳,宁姜没有下车,洛寒商上车一看,她已经睡着了。

    洛寒商想了想,干脆也直接在她身边躺下了。

    这一晚上,宁姜睡的很沉。

    第二天一早,车外佣人们的说笑声,将她从睡梦中扰醒。

    她有些睡懵了,坐起身,四下一看,又望向身侧的洛寒商。

    洛寒商睁开眼看向她,打了个哈欠:“早啊。”

    “早,昨晚都到家了,你怎么没叫醒我。”

    “看你睡的沉,怎么样,睡的好吗?”

    “嗯,”她点了点头:“你呢?”

    “非常好,感觉做完自己想做的事情后,我的七经八脉都被打通了。”

    想做的事?

    想到昨晚两人的疯狂,宁姜脸一红,“我们下车吧,我都饿了。”

    洛寒商不置可否,跟她一起起身。

    宁姜一下床,感觉自己身上的骨头都咯噔的响了几下。

    见她忽然不动了,已经走到车门边的洛寒商回头看向她:“怎么不走了?”

    宁姜蹙了蹙眉,呼口气:“腿疼。”

    这两个字,让洛寒商不禁笑出了声音,他昨天,是要的多了一些。

    宁姜白了他一眼:“笑什么笑,你这个罪魁祸首。”

    洛寒商点头:“行,我是罪魁祸首,那我这个罪魁祸首,现在就来弥补自己的过错了。”

    他走近她,将她打横抱起,直接带下了车。

    两人一出来,吓了不远处正在聊天的几个佣人一跳。

    几人回身,恭敬的对两人点头:“少爷,少夫人,早上好。”

    洛寒商冷着脸‘嗯’了一声后,抱着她,大步的走进寒逸斋。

    宁姜羞的一张脸都红了:“你放我下来吧,我是有点腿疼,但还能走。”

    “那可不行,我洛寒商自己犯下的错,当然要自己弥补。”

    宁姜害羞不已,这个男人,真的是……

    回到寒逸斋后,宁姜第一件事儿就是去泡了个热水澡。

    温热的水环抱着她,感觉像是能扫掉人身上的疲惫一般,让人觉得很是舒服。

    泡完澡下楼,洛寒商已经洗完澡出来,在餐桌前等了她近二十分钟了。

    见到她,洛寒商随手将平板放下,问道:“怎么样,泡的舒服了?”

    宁姜耸肩:“超级舒服。”

    她在餐桌前坐下,咽了咽口水:“我感觉自己现在饿的能够吞下一头牛了。”

    “你确定一晚上没吃饭,加上那样的运动量过后,你吞下的不会是一头象?”

    宁姜白他一眼,脸微微红着低声道:“别说了,快吃饭吧。”

    她端起碗筷,吃了两口想到什么似的又道:“一会儿,咱们两个去医院做个检查吧。”

    洛寒商笑:“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检查一下才能真的放心啊,我也祈祷,不会有任何事才好。”

    洛寒商勾唇:“你今天不去加班了?”

    宁姜摇头:“不去了,我今天就算是去了工地,也什么都干不了。”

    她说着,头往他身边凑了凑,低声道:“这个腿感觉真的要废掉了。”

    洛寒商忍了忍笑:“大周末的还要去加班的,你也真是史无前例,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给你发了多少钱。”

    “对呀,你应该给我加工资,毕竟,我这样的好员工不多了。”

    洛寒商给她夹菜:“喏,这就是给你昨天加班的奖赏。”

    宁姜撇嘴:“没想到,你这么大的老板,也这么小气,你以为我缺的是这么点菜吗?”

    “你缺的是我这双帮你夹菜的手,”他勾唇,邪魅一笑:“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吃到我洛寒商夹的菜。”

    宁姜无语:“行,小的荣幸至极,真是谢谢老板了。”

    “客气。”他淡定的吃起了早餐。

    见她吃了不少,喊着吃饱了,洛寒商才道:“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那个混账,有什么仇怨吗?”

    “没有。”

    “那他为什么要对你下药。”

    宁姜脸色冷落了几分,拳心也微微握起:“卓逸君,你帮我一个忙吧。”

    “你说。”

    “帮我安排一个靠谱一点的律师,我要跟我的生母,脱离母子关系。”

    “怎么这个时候提起这件事了,”洛寒商问完,见她脸色不好,他蹙眉,有些将信将疑的猜测道:“昨天的事情,不会是跟你母亲有关吧。”

    宁姜没有说什么,只是拿出手机,将莫澜发给她的视频打开,交给洛寒商。

    洛寒商看完,蹙眉:“你是因为这个,才一路飙车去了那里的?”

    宁姜苦涩一笑:“我一门心思的想要跟莫澜拼命,去救我的母亲,哪里想到,原来,那只是我母亲跟莫澜两人联袂演出的一出好戏,目的,是为了毁了我。”

    洛寒商眼神一凌,用一个艾滋病男人,毁了自己的女儿?

    怪不得,宁姜会这样绝望,竟然连死都不畏惧了。

    他眼波里流露着玄寒,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