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夫妻之间,最基本的信任
    一秒记住

    洛寒商点头:“行,这件事我来安排,之后,你就不必再出面了。”

    宁姜对他笑了笑:“谢谢。”

    旁侧,佣人走了过来,恭敬的帮她递上了手机:“夫人,您的手机在震动。”

    宁姜侧头看了一眼,见上面的号码显示‘妈妈’,她脸色冷冷的道:“挂了吧。”

    “是。”佣人走开。

    宁姜低头喝了一口牛奶,眼神里无喜无悲。

    洛寒商蹙眉看着她,这一次,她是真的受伤了吧。

    她喝完牛奶,转头看向身旁的佣人:“阿姨们,你们先去忙吧,我有话想单独跟卓逸君说。”

    佣人们陆续离开,洛寒商放下了碗筷,抱怀看向她:“我猜,你是要问我你父亲的事情,对吧?”

    宁姜笑了笑,点头:“我觉得,跟聪明人讲话,真的很省心呢。”

    “这与聪明无关,只是跟你在一起生活久了,你那点小心思,我多少还是可以看穿几分的。”

    宁姜莞尔:“那就是我太简单了。”

    “你?你是一个思想简单,但是头脑还算聪明的女人。”

    她努嘴:“也不知道是谁,前几天还在说我笨。”

    “有吗?”

    “有,我可是很记仇的。”

    洛寒商垂眸轻笑。

    宁姜表情严肃了几分:“所以……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调查我爸爸的事情的,你调查我了吧。”

    “是你自己露出了破绽,让我不得不查的。”

    “破绽吗?”宁姜仔细回忆了一下,却想不出,自己何时在他面前出过差错。

    “我何时出过破绽?”

    洛寒商抱怀:“你错算了男人对自己的女人所有权的维护。”

    宁姜纳闷,没听懂。

    洛寒商看她的表情,不禁笑道:“不懂?”

    她摇了摇头。

    “容以桓,”他淡定的道:“你的破绽就是容以桓。”

    “容大哥?怎么会。”

    “那天,我不小心看到了你的信息,你在让他查什么,做为我的女人,却找别人调查东西,这让我觉得非常不爽,所以呢,我就派人调查了一下容以桓的动静,结果发现,他在帮你调查你父亲银行账号上的巨款来源,你在怀疑,这件事与达天集团或者说是我有关,对吧。”

    她惊讶:“就因为这样,你才猜测的?”

    “不是猜测,是断定。”

    “为什么?”她不解,他哪儿来的自信断定的。

    “调查你父亲银行账户的这种小事,我也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而且一定比容以桓给你结果更快、更早、更准,你是个聪明人,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可你却没有找我帮忙,而是找到了他,这就证明,在你心里,我是一个你信不过的男人,而他是你信任的。”

    洛寒商说着,又不爽了起来,淡淡道:“我问你,如果不是为了给你父亲报仇,在我和容以桓中间选一个,你会选择嫁谁?”

    “这不是一个理智的问题。”

    “那你就理智一点的回答。”他挑眉,她若是敢选容以桓,那他今天就把她的腿睡废,让她后悔。

    宁姜无语一笑:“这问题要怎么回答,你跟容大哥……”

    “别在我面前叫他容大哥,我听不了,刺耳。”

    宁姜挠了挠眉心,毛病真多。

    “你跟容以桓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啊。”

    他眼眸一凌:“你是说,我比不上他?”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在我眼里,虽然一样的成功,但你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我觉得你们之间唯一的共同点,大概就是我对容以桓没有男女之情,对你同样也没有。所以,你这问题本身就不成立,如果一定要回答的话,那我肯定会说,我一个都不会选择。”

    对他同样没有男女之情?

    洛寒商脸色又黑了几分。

    大清早的,他这是自己在找气生。

    不,是这个女人,就是有本事来气他。

    宁姜见他似乎有点儿不开心,忙转移话题道:“既然你都知道我的目的了,为什么不拆穿我?”

    他冷声:“我还等着你跟我坦白呢,为什么要拆穿你。我倒是很想问问你,夫妻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在哪里?”

    夫妻之间的信任?

    宁姜看着他,怔了怔。

    她是不是有必要提醒一下洛寒商,这场婚姻,是一出戏?

    他是不是有些太投入了?

    算了,还是别废话了,不然,他只怕是又要生气了。

    “我的确怀疑你,”她点头:“我嫁给你,本来就是为了调查我父亲的死亡真相,我怀疑你,怎么可能会跟你说出实情,请你帮我?万一这件事,真的与你有关,那我岂不是被你瓮中捉鳖了?”

    “我倒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把自己形容成鳖的。”

    宁姜脸一红:“你别跟理工女挑字眼,理工女一般都不太在意这些细节。”

    “我也发现了,学理科的人,都没什么情商,”他说道:“那你现在怎么倒是信任我了。”

    她努了努嘴:“现在我对你,依然没有完全信任,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感觉告诉我,我爸爸的事应该是与你无关的。”

    “当然无关,如果这件事真的跟我有关系,我会让银行的人,给你放行,让你随意调查过去的老账户吗?”

    宁姜又是一阵惊讶,怪不得她去银行调查的时候,竟然那么顺利,之前她还一直在窃喜,幸亏嫁给了洛寒商,有了洛太太这个保护伞,却原来,是他在暗中帮了她……

    “谢谢,”她垂眸:“我怀疑你,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因为当年临海湾大桥的建设,除了莫氏集团之外,还有达天集团的参与,这过程中,达天集团的权利,比莫氏多太多。”

    洛寒商抱怀:“这件事的确与我无关,但是达天集团到底能不能脱得了干系,我却并不肯定。”

    他凝重的道:“你也知道,强梁道路这方面,我很少管。”

    宁姜点了点头,对他笑了笑:“只要不是你就好。”

    “你当真信我?”

    “信,”她坚定的点了点头:“因为你救了我。”

    “只是这样?如果我没救你,你就不会相信我了?”

    宁姜耸肩:“虽然世人口中的你,冷血,无情,霸道,偏执,但在我眼里,你不是这样的,你是个好人。”

    听到她这样说,洛寒商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心,“好人?我算不得什么好人,但我在你这里,心安理得。”

    她看着他,点了点头。

    “以后如果你还想要调查什么,就直接找我,不要去找容以桓,记住了没有?”

    宁姜侧头一笑。

    洛寒商瞪她:“笑?”

    “我知道了。”

    “你刚刚在笑什么?”

    “笑你好笑啊,干嘛非要抓着容大……容以桓不放呢,他又不是我的什么人,”她眼波一转:“对了,我现在还真的是有件事情想找你帮忙。”

    “说吧。”

    “我想要看看达天集团,在六年前封存的临海湾大桥的资料。”

    洛寒商挑眉:“这有什么难的,我让程庸给你送回来。”

    “最好是不要惊动洛唯先他们那边的人,事关他们的利益,我觉得,还是不要打草惊蛇的好。”

    洛寒商勾唇:“放心,我不是傻子。”

    他看了看墙上的时间:“一会儿我要出去一趟,你上楼去休息一会儿吧。”

    宁姜也没有反对,毕竟她真的腿疼到感觉随时都能断掉似的。

    她上楼后,洛寒商就驱车离开了洛园。

    他来到公司,将程庸单独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门口,苏瑾一脸的郁闷。

    就因为那个宁姜,学长就对自己有了隔阂吗?

    他现在有什么事情,竟然都要背开她了吗?

    真是气死人了,都怪宁姜。

    洛寒商坐下后,敲了敲桌子:“交给你三件事,第一件事,把方律师找来,我要让他着手办理我爱人跟她母亲脱离母女关系的证明。第二件事,下午,我要在五里山会所办一场小型的派对,你去将所有的合作伙伴,全都邀请在列,我要跟大家讨论一下,下半年的企业发展。第三件事,把上次我让你查的临海湾大桥的资料送回洛园,交给宁姜。”

    程庸恭敬道:“是。”

    洛寒商伸出一根手指,提醒道:“这三件事,都秘密进行,ok?”

    “好的。”

    程庸出去后,就坐下,准备依次做好老板吩咐的工作。

    一旁,苏瑾悄声问道:“学长吩咐你做了什么秘密工作吗?干嘛不叫我进去呀。”

    程庸淡定道:“是一些只有男人才能做的事情。”

    苏瑾白他:“你们又搞性别歧视吗?”

    “不然,我们一起去泡桑拿,你觉得合适?”

    苏瑾冷哼一声,懒得再理他了。

    莫家,莫澜正因为昨天没能成功的事情忐忑不安。

    莫有名突然打来电话,告诉她,下午,洛少要在五里山会所举办派对,讨论企业发展,问她有没有兴趣参加。

    “有,我有兴趣,爸爸,你让人把邀请函送回来,我要去。”

    莫有名并不知道昨天的事情,所以自然也就不会反对。

    昨天,莫澜回来看监控的时候,在监控里看到了洛寒商去了废工厂。

    她知道自己的计谋没有得逞,正想着要怎么才能跟洛寒商好好解释解释呢,这可真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她不能错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