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别笑,我是认真的
    一秒记住

    宁姜纳闷的望着他,蹙起眉心:“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儿神秘兮兮的。”

    洛寒商勾唇,拿起一瓶红酒和两个酒杯,边往楼上走,边道:“跟上来。”

    她跟上楼,两人来到阳台边,坐在小茶几上。

    他倒了两杯酒,其中一杯递给她。

    宁姜道:“不能现在就告诉我是什么事儿吗?”

    “不能,现在告诉了你,就没有那种惊喜感了。”

    宁姜努嘴,接过酒杯:“你可真会卖关子。”

    两人对视,他勾唇,跟她碰了一下杯。

    她喝了一口酒,仰头看向夜空,想起上次两人在这里喝啤酒,差点擦枪走火的事情。

    她忙甩了甩头,似乎想的太多了。

    “对了,”洛寒商看向他:“你还有一件该感谢我的事情。”

    宁姜凝眉:“你不说是什么事儿,我怎么感谢你。”

    “刚刚我让程庸调查了一下,达天集团当年派到临海湾大桥的总工程师,结果有了新发现,”他挑眉:“刚开始负责这个工程的总工程师叫程天阳,参与项目不足一个月,就因为与洛正城之间有矛盾,而提前请辞,现在的他已经退休四年了,在国外养老,给自己的儿子带孙子。我已经派程庸去联络程天阳了,如果他能够提供对你有利的证据,那这件事,就好办太多了。”

    宁姜惊喜,抓住他的手腕:“这个程天阳跟你堂哥那边有矛盾,是不是也就意味着,他对我们来说是有用的?”

    “只要他能提供有用的东西,对我们来说自然是有用,但若他不能,那他便是废棋,”他看她:“这个程天阳,我以前多少了解过一些,算是个正直的人,就是有些执拗。”

    提起执拗,宁姜莫名就想到了蒋世成。

    那个年代的人,见凡是有点儿清骨的,大概都这德性吧。

    他对她举了举杯,两人轻轻碰了一下杯,宁姜喝了两口酒。

    洛寒商道:“没有发现证据之前,你想过你会做这件事吗?”

    “爸爸的死,我一直觉得不甘心,也总觉得,似乎冥冥之中还缺一些什么,但我的确没想过,我会走上这条路,”她苦笑:“毕竟,与全世界为敌,去掀开一段被深埋的过往,没有那么容易。”

    “或许,”他挑眉:“这个全世界没有你想的那么糟,因为现在,你有了并肩战斗的战友。”

    宁姜看向他,心中多有感动。

    他再次跟她碰杯,她将杯底的一点红酒,一饮而尽。

    洛寒商蹙眉:“你这喝法儿不怕醉?”

    “这就是我不喜欢喝红酒的原因,”她耸肩:“其实我根本品不出酒的好赖,只是凭感觉喝下去了而已,我觉得喝红酒,没有喝白酒过瘾,又没有喝啤酒痛快,一口一口的,简直就是磨人性子。”

    洛寒商摇头一笑,“我发现,你的确有理科人身上的特性。”

    她垂眸笑了笑,谁说不是呢。

    洛寒商又给她倒了一杯,她还不等接过酒杯,手机就响了起来。宁姜起身回了房间,将床头柜上的手机拿起,接听:“喂,明媚。”

    “让我猜猜,你刚刚没有看新闻对吧?”

    宁姜蹙眉:“是啊,怎么了。”

    “那我不就成了第一个爆料人了吗,跟你说个天大的好消息,莫澜遭报应了。”

    莫澜?

    宁姜纳闷:“什么意思。”

    “我在酒吧,听人家在议论莫澜的事儿,然后就连忙打开手机搜索了一下,你猜怎么着,今天下午,莫澜在五里山会所买醉,结果跟代驾司机发生了关系,被她车里的行车记录仪,将车内的画面全程拍下来了,那叫一个香艳呀。现在这段视频,被打了码儿,但因为有截图,真的是有凭有证的。最重要是什么,你知道吗?”

    叶明媚说着,还故意卖了个关子,宁姜纳闷:“什么?”

    “最重要的是,有人曝光说那个男人有艾滋病,你说莫澜是不是遭到了报应。”

    宁姜心一紧,回头看向阳台上的洛寒商。

    他正看着远处的夜空,表情专注。

    “姜儿……姜儿,你有在听吗?”

    宁姜回神:“明媚,我在听。”

    “你说,那个莫澜是不是遭到了报应。”

    宁姜蹙眉,应该说,她受到了报复才对吧……

    “姜儿,”叶明媚无语的叹口气:“你想什么呢,怎么不说话。”

    “厄,抱歉明媚,我有些吃惊,被吓到了。”

    “是吧,我刚看新闻的时候,也吓了一跳,不过现在,我只觉得她真的是活该。”

    “明媚,先不说了,我要看看这个新闻。”

    “好好好,你看,回头咱们出来庆祝一下。”

    宁姜点了点头:“嗯,好。”

    挂了电话,她握着手机,犹豫了片刻后,给苏云杉发了个短信:“新闻里说,莫澜感染了艾滋病,你最好立刻离开那里,不然只怕会有危险,我言尽于此,离不离开,你自己决定。”

    她发完短信,回到了阳台上,居高临下的看向坐在那儿的洛寒商。

    他侧头看着她一脸的凝重,勾唇,伸手勾住了她的腰,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腿上。

    “怎么忽然这么严肃?”

    “你说的有意思的事情,不会是莫澜的事儿吧。”

    洛寒商挑眉:“刚刚叶明媚跟你说了?”

    “嗯。”

    “这个女人,真是破坏气氛。,”他啧了一声。

    “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她表情很严肃,似乎是生气了。

    洛寒商看她,“你觉得呢?”

    “是你,因为这世界上,不可能有这么多的巧合,昨天,她塞给我一个艾滋病,今天她就被艾滋病睡了,这一定是预谋好的。”

    洛寒商挑眉:“没错,算起来,是我做的。”

    宁姜站起身,低头看着他,不悦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见她当真生气了,洛寒商也是凝眉:“你生气了?”

    宁姜呼口气,想压抑心里的火,可却没压住:“我能不生气吗,谁要你为我报仇了。”

    “你这女人,”洛寒商眼眸也是沉了几分,本以为,她会高兴的来跟他说声谢谢,可结果,她竟然还生气?

    “难不成你昨天受的惊吓和委屈就全都白白受了?”

    “这是我的事情,”宁姜左手叉腰,右手捂住了额头,看起来似乎是很焦躁。

    “宁姜,”洛寒商起身:“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

    宁姜放下右手,严肃的看向洛寒商道:“洛寒商,你……算了,我不跟你争,你听好了,这件事,全都是我做的,是我安排人去下的药,也是我指使艾滋病去睡的她,这件事与你无关,如果警察问起来,请你务必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听到她的话,洛寒商倒是侧头一笑。

    宁姜严肃的握住他的双肩:“洛寒商,你别笑,我是认真的。”

    洛寒商倒是顺势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这件事当然与我有关。”

    宁姜想要推开他,可是洛寒商可没打算松手。

    她急了:“洛寒商,你别这样,你听我说,莫澜这样的人,不值得你弄脏自己的手,报复她,该是我来做的事,不是你。”

    “你心慈手软,我不信你会比我报复的更精彩,”他低头,“别乱动,让人怪心动的。”

    宁姜仰头看向他,她都快急死了,他还有心情开玩笑:“洛寒商。”

    他将她紧紧的控制在怀里,窃笑:“下次要担心我,就明说,不要这么没头没脑的先跟我生气。”

    “你别嬉皮笑脸的,我都快被你……”

    “你觉得,我会留下证据吗?”洛寒商打断她的话:“在你眼里,洛寒商就这么蠢?”

    “怎么可能一点证据都留不下,警察若是真的想要查,总是会查到你身上的。”

    洛寒商挑眉:“昨天,是莫澜自己闯进了我安排给自己休息的休息室,里面放着两杯酒,一杯有药,一杯没药,没有人邀请她喝酒,可她却自作主张的喝了其中一杯。大概是老天爷都看不惯她的恶性,所以她挑中的是有药的那一杯。

    至于那个艾滋病男人,他做为代驾,车门并没有锁,只要莫澜让他滚,他就会下车。莫澜今天的处境,比昨天的你好太多,因为她可以轻而易举的避开那个男人,没人逼她跟那个艾滋病发生关系,是莫澜主动的,你说,这算是什么犯罪?”

    听洛寒商这样说完,宁姜仰着头,心里似是松了口气。

    可她随即想到什么似的又道:“可如果莫澜告发,说都是那杯酒里的药害了她呢?”

    “那杯酒,是我给我和我妻子**准备的,她自己闯进去乱喝,还怪得了旁人?再者,她也绝对不敢报警,”洛寒商勾唇:“因为她昨天胁迫你跟艾滋病发生关系的证据,我们可是握在手里的,她那种明目张胆的要挟,才叫做犯罪。”

    宁姜松了口气,她刚刚真的差点吓破胆。

    可是……她再次仰头,瞪向他:“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如果我真的连累了你,那我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原谅我自己。”

    洛寒商勾唇,一手搂着她,一手捏住她的下巴就吻了上去。

    这吻,温柔缱绻。

    宁姜想要侧头,可他却没有给她机会,吻的更深入了。

    他要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