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一失足成千古恨呐
    一秒记住

    宁姜一开始还想反抗一下。

    可是很快,洛寒商的唇滑到耳侧:“不要再拒绝我,宁姜。”

    宁姜蹙眉,是啊,她还有什么理由拒绝他呢。

    昨晚已经睡过了。

    刚开始的那几次,的确是药效的作用。

    可后来的两次,她疲惫不堪,半梦半醒之间,被他折腾的够呛。

    那时候,她身体里,其实已经没有任何药物遗留的症状了,单纯的只是她没有拒绝他。

    昨晚没能拒绝,现在似乎……就更拒绝不了了。

    见她不做声,洛寒商勾唇,继续。

    他将她抱回了卧室,放在床上,温柔以待。

    不过即便他动作再轻,第二天一早,宁姜下床的时候,还是被自己差点儿废掉的双腿给折腾了一下。

    她一站起,就本能的“哎呀”一声,引来了站在卫生间门口的洛寒商的注目。

    “怎么了,又腿疼?”

    宁姜剜他一记,不爽的道:“不然你以为呢。”

    他爽声一笑,上前搀扶住她:“来,我自己造的孽,自己弥补,小爷送你去卫生间。”

    宁姜撇嘴,这还差不多。

    来到卫生间,她道:“行了,小爷你就送到这里吧,我要冲个凉。”

    洛寒商唇角勾着坏笑:“都说送佛送到西,就到这里,岂不是太不负责任了?我来帮你洗。”

    宁姜惊恐的看向他,忙摆了摆手:“打住,我不冲凉了,我要洗漱。”

    她一瘸一拐的来到洗漱台前,一本正经的挤牙膏。

    洛寒商来到她身后,暧昧的道:“那就晚上再洗,更方便。”

    方便?方便做什么?

    她瞪他:“洛寒商,我受伤了,你能不能不要调侃我了。”

    洛寒商在她耳畔低声道:“你这是典型的缺乏锻炼,多练一练就好了。为了让你增强体质,小爷决定,以后为你做专业陪练,你不用太感动,也不必感激我。”

    他说完,笑着拍了拍她肩膀,转身出去。

    宁姜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叹口气,谁要感激他了,真的是……

    昨晚是不是不该给他?

    她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一失足成千古恨呐。

    吃早饭的时候,洛寒商道:“今天你不用去公司了,休息几天,好好养一下身子。”

    宁姜白他:“我本来也没打算去。”

    “嗯?难得你能有这觉悟,值得表扬,好好的养一下身体,以后多运动运动自然就好了。”

    宁姜无语,他还真是随随便便的就能把她的话误解了。

    “我没打算去,是因为我有事儿,你想太多了。”

    洛寒商挑眉:“什么事?”

    “私事。”她垂眸,开始吃饭。

    洛寒商不悦:“你的私事,我就不能知道了?我可是你男人。”

    宁姜抬眸看向他:“不能。”

    洛寒商盯着她,这个女人,真难搞。

    不过她是不是以为,她不说,他就不会知道了?呵,太小瞧他了。

    吃过饭后,洛寒商去了公司,宁姜下车,要自己开车出门。

    司机道:“少夫人,少爷嘱咐我们,今天你不是很舒服,不管去哪儿,必须要车接车送。”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没问题的。”

    司机为难道:“少爷说,如果我们不能照顾好你,就让我们卷着铺盖滚蛋,少夫人,请不要为难我们好吗?拜托了。”

    宁姜蹙眉,这个洛寒商,要不要这么不讲理啊。

    她无语,上车:“去附近的花店吧。”

    司机将宁姜载到花店,宁姜亲自挑选了一些颜色很素淡的花儿,让店员帮自己包起来。

    之后,她重新回到车上对司机道:“去西山墓园。”

    “是,少夫人。”

    来到墓园,宁姜下车对司机道:“劳烦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吧,我可能要在这里多呆一会儿。”

    “好的,少夫人。”

    宁姜往墓园里走去,司机忙掏出手机,拨打电话:“少爷,夫人来到了西山墓园,是,少爷。”

    宁姜来到爸爸的墓碑前,摘下了墨镜。

    她看着爸爸的照片,缓缓蹲下,将花儿放到了墓碑前。

    她对着照片里的爸爸笑了笑:“好久没来了,我猜,你肯定特别想我,对吧?”

    她抬手,抚摸了一下照片中爸爸的脸:“爸爸,你看,我26岁了,慢慢的变成熟,慢慢的也在老去,可你永远都是此时此刻的模样呢……”

    她笑了笑,放下手,盘腿坐下:“本来,我想拿两瓶酒过来跟你一起喝一杯的,可是想了想,你应该不会喜欢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喝酒的样子,也就算了。”

    她自顾自的说了很多,最后,却忽然叹口气:“爸爸,我说了那么多话,你就不能回应我一句吗?我一个人自言自语,真的很难受。”

    她郁闷的叹口气:“你还记得我小时候,你跟我说过的守护吗?你说,所谓守护,就是爸爸娶了妈妈,所以爸爸要守护妈妈。爸爸妈妈生了我,所以爸爸妈妈就会守护我。等到我长大了,就跟你一起守护妈妈……”

    她垂眸:“当年,我答应了你的,我说过,自己长大后,一定会守护好你和妈妈,可是……你不在了,妈妈这里,我也做不到了,我要食言了,你会怪我吗?”

    她再次抬眼看向爸爸的照片:“你不会的,对吧,爸爸。”

    她又坐了一小会儿,正准备要离开的时候,手机却响了起来。

    见是苏云杉打来的,她将手机接起,放在了耳畔:“喂。”

    “我问你,澜儿昨天经历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苏云杉口气不善。

    宁姜笑了笑:“当然不是。”

    “姜儿,”苏云杉呵斥了一声:“你以为你不承认,妈妈就不知道了吗?这件事,一定跟你脱不了干系,姜儿呀姜儿,你到底是怎么了,你就算再恨一个人,怎么能用这么恶毒的方式来报复呢。

    澜儿感染了艾滋,对你有什么好处,她还不到三十岁,人生正是最美好的时候,可你却毁了她,与其让她受到这样的屈辱,你还不如直接杀了她呢。”

    宁姜闭目,脑袋里嗡嗡响,感觉血压在飙升。

    “我说了,这件事,与我无关,半分关系也没有。”

    “胡说八道,澜儿跟你莫叔叔说,她喝的酒有问题,里面被人下了药,你还敢说与你无关吗?”

    “当然与我无关,”她怒喝了一声:“她自己平常做人不够善良,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所以惩罚了她,她这是咎由自取,还有,你是我的谁?凭什么打电话来指责我?别忘了,我们已经不是母女了。”

    “你……”

    宁姜冷笑:“苏女士,我只提醒你一句,莫澜是一个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的人,你最好离她远一点,如果你因为她感染了任何病,可别指望我会同情你,毕竟,我已经提醒过你了。”

    她说完,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她将手无力的垂下,用力的呼吸了几下后,泪眼婆娑的看向宁长浩的照片:“是我变了,还是她变了?”

    她闭目,哽咽的哭了起来:“你说,到底是我变了,还是她变了?爸爸,为什么她要伤害我,为什么呀,她不是我妈妈吗,她不是生了我的人吗?为什么……”

    洛寒商赶到墓园来,找到了她。

    本来,他是想用实际行动证明给她看,即便她不说她要做什么,他也照样能找到她。

    可是当看到她孤零零的跪在宁长浩的坟前,头贴在地上痛哭的时候,他的心却没来由的抽痛了一下。

    他转身,离开了墓园来到山下,对司机道:“你先回去吧。”

    “是,少爷。”

    洛寒商在车里,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宁姜这才红着眼眶下来。

    见到她出现,洛寒商下车。

    看到他的时候,宁姜脚步顿了一下,随即惊讶的走到他身前:“你怎么在这儿。”

    洛寒商抚摸了一下她红红的眼眶,勾唇:“来震慑你一下,提醒你,以后不要没事儿就用私事来压我,不管你的事儿多私密,我都能找到你。”

    宁姜微微侧开脸:“吭,你真无聊。”

    “哭过了?”他将她顺势拉进了自己的怀里:“给你一个怀抱,温暖你一下。”

    “你想太多了,”她推了他一下,想从他怀里钻出来:“上面风太大,我是被风吹的。”

    洛寒商没有拆穿她,只是没让她溜走,依然紧抱着她:“这样啊,那就当你犒劳我大老远的来给你惊喜好了。”

    他这样说,宁姜这才没有再挣扎。

    “大白天的你不工作到处乱跑,还好意思要犒赏?”

    “小爷有钱,任性。”

    她无语一笑,没再应他。

    她真的觉得,他的怀抱,好温暖。

    回洛园的路上,她坐在副驾座专注的看着窗外。

    他不时转头看她一眼,却什么也没说。

    车子驶回洛园,她正要下车的时候,洛寒商却叫住了她:“等一下。”

    宁姜解开了安全带,回头看向他。

    洛寒商想了想道:“今天上午,程庸联络到了程天阳,我跟他亲自通过电话了。”

    宁姜惊喜的紧紧握住了他的手臂:“怎么样,问过了吗,他那边能给出什么有用的线索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