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你到底想隐瞒什么?
    一秒记住

    洛寒商淡定的点了点头:“算是给出了有用的信息,他说,当初他接手临海湾大桥时看到的设计图纸,是没有问题的。那图纸与后来莫氏集团出具的那份图纸里的数据,完全不同。”

    宁姜更是惊喜:“那他就是可以证明我父亲清白的人了。”

    “只可惜,他拒绝出来作证。”

    宁姜蹙眉:“为什么?”

    她一脸的疑惑:“是因为害怕跟莫氏集团和达天集团成为敌人吗?”

    洛寒商摇头:“程天阳说,当初事故一出现,他就做好了要帮忙的准备。你父亲找过他,他当时就义不容辞的答应了,那时准备出面作证的人,除了他之外,还有另一位工程师。

    只可惜,头一天说好的事情,到了第二天,你父亲自己却先变卦了,他跟程天阳和另一位工程师说,希望他们不要介入这件事,而且是永远都不要再介入。”

    宁姜握拳:“不可能,我爸疯了吗,竟然要这样做。”

    洛寒商摇头:“这一点,我也有些想不通,明明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却没有这样做,你爸难不成有什么苦衷吗?”

    “能有什么苦衷,比让自己背负一辈子的罪名还苦吗?”宁姜不自觉的提高了自己的声音分贝。

    她是真的被惊到了,父亲又不是傻瓜,明明有可以摆脱罪名的机会,为什么要放弃呢?

    看到宁姜这样激动,洛寒商能够体谅她的心情。

    毕竟,她一直在寻找的真相,竟然连他父亲自己都知道。

    “我有问过程天阳,你父亲突然改变主意的原因,程天阳却是什么也没说,我想,他可能并不知道。”

    宁姜无力的瘫软在了副驾驶座上,紧握双拳。

    爸爸,你到底是为什么……

    连死都不怕,你到底想隐瞒什么?

    什么天大的事情,竟然比你的命都重要?

    宁姜沉闷的道:“你先回去吧,我要出去一趟。”

    她说完,拉开门下车,就往洛园外跑去。

    洛寒商见状,解开安全带下车追上她,拉住了她的手腕:“去哪儿?”

    宁姜握住他的手腕:“程天阳说的另一个工程师,一定是蒋世成,我要去见蒋世成。”

    看到她眼底的执着,洛寒商反手抓住她的手腕:“我送你过去。”

    他将她带回车旁,重新塞进了副驾驶座。

    车子开到工地,洛寒商下车,惊动了正在工地里忙碌的几个领导。

    包括蒋世成,大家一起来到了洛寒商身前。

    洛寒商看向蒋世成道:“蒋工程师,宁姜找你有事儿,她在车里等你,你上车吧。剩下的人跟我来,我要去视察一下工作进度。”

    洛寒商将一众人带走,蒋世成犹豫了片刻后,拉开车门上了车。

    宁姜坐在副驾驶座,蒋世成坐在左后方。

    他声音里带着严肃:“少夫人,您找我有什么吩咐吗?”

    宁姜回头看向他,一脸真诚:“蒋叔叔,我问你一个问题,请你务必一定要回答我,不要骗我。”

    蒋世成有几分无奈:“不会是又跟临海湾大桥有关吧。”

    她没有回应,只是问道:“六年前,你知道我爸爸是被冤枉的,所以打算跟另一位工程师一起出面,给我爸爸作证的,结果,第二天,我爸爸却反悔了,让你们放弃这件事,对吗?”

    蒋世成惊讶的看向她,却并没有做声。

    不过只看他的表情,宁姜就知道了,程天阳没有撒谎,而那个要跟程天阳一起出面作证的工程师,就是蒋世成,没错。

    “为什么?”她不解的看着他:“我爸爸为什么会反悔?”

    蒋世成蹙眉:“你倒是神通广大,竟然连程工都找出来了。”

    宁姜摇头:“我想不通,我爸爸明明有机会摆脱掉这一切的,可为什么,他却什么都没有做?”

    蒋世成叹口气:“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别人左右不了,也改变不了,我只能说,当时的我们都尽力了,你爸爸或许也很为难,可是事已至此,逝者不会再重生,我觉得,你也是时候该放下了。”

    “然后,让我爸爸背负着一辈子的罪名,让那些陷害我爸爸的人,逍遥法外?”

    她摇头:“我不愿意。”

    “宁姜,”蒋世成甚是无奈:“你爸爸如果真的想要洗脱罪名,就不会走上那条路了。”

    “所以我才想不通,我不明白,我爸爸到底是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谁不想留个一世清白呢?可他为什么宁可死,也不说出真相,不为自己辩解?他到底图了什么啊。”

    蒋世成看着宁姜痛苦不堪的模样,心里也甚是难受,这是他做为一个女儿,想要为自己的父亲正名的一片孝心。

    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阻拦,可又不得不阻拦。

    “宁姜,有些事情,虽然结果并不美好,但是……初衷一定是好的,我之所以一直反对你寻找真相,也不过是因为,这是你父亲做为逝者想要带进坟墓里的秘密,你不要再去深挖了,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守护的人,你爸爸也有,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蒋世成的话,让宁姜整个人都顿住了。

    见宁姜不做声,蒋世成摇了摇头:“孩子,我言尽于此,你该听懂了,对吗?”

    宁姜没有说话,她现在脑子里很乱。

    蒋世成说完,拉开车门离开了。

    车里恢复了安静,宁姜双手紧紧的交握着。

    爸爸是为了想要守护的人,所以才选择闭口不言的?

    那……爸爸想要守护的人,到底会是谁?

    这个世界上,除了妈妈和她,还有谁,是爸爸必须要守护的人呢?

    她真的想不出来,到底有谁,值得爸爸用命和清白去守护。

    守护?

    想起这两个字,宁姜忽然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一段往事。

    那年她初二,一直在年级里考第一名的她,忽然间发挥失常,考了个第三。

    妈妈很生气,开完家长会回来,数落了她几句。

    当时她很委屈,所以就跟妈妈顶了嘴。

    “别人的妈妈都说,宝贝你尽力了就好,为什么你却只看我的成绩,不看我付出的努力。”

    当时妈妈气愤的对她说:“因为成绩才能反映出你的努力,你成绩倒退了,就是你努力不够的证明,你说,你是不是早恋了,或者把心思用在了别的地方。”

    “妈,你怎么能这样怀疑自己的女儿啊,”她惊讶:“我才多大呀,就早恋。”

    “你们老师今天在班里说了,你们班有学生有早恋的征兆,她虽然没有点名,但你学习成绩退步了,难道这事儿与你无关?”

    她反问道:“当然与我无关,你凭什么这么怀疑我啊。你念书的时候成绩不好,外公外婆也有这样怀疑过你吗?你自己不好,难道都是因为在学校里谈恋爱谈的吗?”

    “你这孩子怎么不讲道理。”

    “分明是你不讲道理,你乱往我头上扣帽子啊,我没有早恋,也没有不努力。妈妈,我真的很讨厌你这种自以为是。”

    因为两人吵的太厉害,妈妈最终被她气哭了。

    爸爸回来后,听说了这件事,就把她叫进了他的书房,很严厉的问她:“你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

    她只以为,是因为自己考试成绩不够理想,所以就垂眸嘟了嘟嘴:“因为我成绩倒退了。”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有成绩倒退的可能,爸爸上学的时候,也不是永远都拔尖的,爸爸允许你偶尔发挥失常,因为爸爸知道,你已经很努力了。爸爸生气,是因为你不懂得尊重长辈,你妈妈被你气成什么样儿了,你没看到吗?”

    她嘟嘴:“我又没说什么。”

    “你还想说什么?”爸爸语重心长道:“姜儿,爸爸不指望你多厉害,但你一定要有做人最基本的底线,妈妈是你可以指责的人吗?”

    她哑口无言,只好道:“当时我是被妈妈的态度伤到了,妈妈甚至怀疑我早恋。”

    “你妈怀疑你,是因为你成绩的问题,你解释清楚不就好了?干嘛跟你妈对着干?”

    “可是……我成绩掉了,本来就已经够难过了,妈妈还要这样数落我,她态度真的很差,我也会生气啊。”

    “不管你妈的态度有多差,你都不可以用这种态度对待你妈,因为她是十月怀胎生下你的人,为了你,她大半条命都差点儿没了。”

    见她不说话,爸爸又道,“还有,你妈是我的女人,我不允许任何人惹她生气,我自己都不行,你就更不行了。”

    她当时就不开心的说:“那如果妈妈做错了呢?”

    “妈妈做错了,爸爸来承担后果。”

    她不爽:“爸爸你这分明就是不讲理嘛,妈妈做错了,我却来跟爸爸生气,这算是什么事儿啊。”

    “就算是不讲理,你也要认了,你妈愿意为了爸爸生儿育女,为了爸爸牺牲自己的事业,成为一个家庭主妇,这都是值得爸爸感恩的。

    你妈是爸爸的女人,爸爸爱她,护她,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她可是爸爸愿意豁出性命去守护的女人,你做为爸爸的女儿,必须无条件的尊重她、爱护她,记住没?”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