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爸爸他……死的太冤了
    一秒记住

    想到这里,宁姜忽然蹙紧眉心。

    她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颊,用力地摇了摇头。

    不,她肯定是在胡思乱想,她肯定是想多了。

    可是……

    她松开双手,看向不远处尘土飞扬的工地,片刻后,她下车,绕到了驾驶座,直接驱车离开。

    洛寒商回来的时候,发现车不见了,他凝眉,这个女人……

    他掏出手机,拨打宁姜的电话,可是宁姜却并没有接。

    洛寒商心下有些恼,转身让人安排车,送他离开。

    宁姜回到过去生活过的家里,直接进了爸爸的书房。

    她走到角落里的保险柜边,蹲下,低头快速的按了密码,将保险柜打开。

    她盘腿坐在保险柜前,盯着里面的文件一动也不动。

    半响后,她忽然就痛苦不已的哭了起来。

    “爸……爸爸。”她用手紧紧的捂住自己心脏的位置。

    有些事情一旦想明白了,她竟觉得心好痛。

    “爸爸。”

    爸爸他……死的太冤了。

    她真的好心痛。

    洛寒商回到洛园,发现宁姜并没有回来。

    他意识到问题有些不对劲,忙让人调查宁姜的行踪。

    根据程庸的汇报,他找到宁姜以前生活过的地方时,已经临近中午了。

    他站在门口按门铃,可是里面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拍门:“宁姜,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

    没动静。

    他拨打宁姜的电话,结果屋里面传来了手机铃声。

    洛寒商蹙眉:“我数十个数,如果你不开门,我就找人来撬门了,十,九……三,二。”

    啪嗒。

    门从里面被打开。

    宁姜红肿着双眸,出现在他的面前,仰头看着他。

    洛寒商凝眉,双手紧握她的双肩:“你怎么了?为什么一声不响的就离开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宁姜伸手,抱住他,将脸埋在了他的胸前。

    洛寒商低头看向她,声音柔和了许多:“宁姜?”

    宁姜没有做声,只是这样安静的抱着他。

    他沉默了片刻,索性也就不再问什么,直接伸手环住了她。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此刻的宁姜,似乎很没有安全感。

    两人这样站了足有十分钟,怀里的宁姜,忽然有些瘫软的往地下滑去。

    洛寒商用力抓住了她,半蹲在地上,让她枕在自己的胳膊上。

    见她闭着眼睛,洛寒商摇晃了她一下,担心道:“宁姜?”

    宁姜像个没有生命的洋娃娃一般,半分回应也没有。

    洛寒商慌了,忙将瘫软的她用力的抱起,就往楼下跑去……

    宁姜悠悠转醒的时候,正躺在医院里输液。

    洛寒商就坐在她身边,一脸担忧的望着她,声音温柔:“醒了?感觉怎么样?”

    她蹙了蹙眉心,声音有些沙哑:“我怎么来医院了?”

    “你说呢?”

    宁姜想要坐起,可是洛寒商却是按住她:“别动,医生让你注意休息。”

    她没再动。

    洛寒商道:“蒋世成跟你说了什么?”

    她摇头:“没什么。”

    他蹙眉:“没什么你会因为受了强烈的刺激而晕倒?你把我当三岁孩子了吗?”

    她望着他,想要跟他笑一笑,却是笑不出来:“洛寒商,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吧。”

    “如果……你爱一个人,爱到撕心裂肺,最后却被背叛,你会怎么做?”

    洛寒商冷眸,挑眉:“得到了我的爱,又背叛我的人,我自然不会让她有好日子过。”

    “是吗?”宁姜蹙眉:“也对,这才该是正常人会有的思维。”

    所以……爸爸爱那个人,到底有多深。

    竟然深到,宁可牺牲自己也……

    她闭目,呼口气。

    洛寒商看到她这副表情,心里顿生郁闷:“宁姜,有什么问题,你要说出来大家才能一起解决。”

    宁姜睁开眼,望向他:“能不能先帮我一个忙?”

    “你说。”

    “我想见一见苏云杉。”

    洛寒商打量她片刻后,掏出手机,给程庸打电话:“安排人去将苏云杉带到医院来。”

    挂了电话,他沉声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要跟我说的吗?”

    “我要先跟苏云杉谈完,才能确定自己的猜测,在这之前,我什么都不能说。”

    她表情里带着凝重,多希望自己的猜测,是错的。

    苏云杉在半个小时后,被带到了医院。

    进了病房,见到宁姜,苏云杉面带不悦:“不是跟我脱离母女关系了吗,你还找我来做什么?”

    宁姜看向洛寒商:“卓逸君,你先出去一下吧。”

    洛寒商看向她,过河拆桥?

    她对他笑了笑:“拜托了。”

    洛寒商离开,不过关门的时候,他故意没将门关严实。

    宁姜看着苏云杉,想起了许多许多年少时的往事。

    那时候,爸妈恩爱和睦,家庭美满幸福。

    她真的无论如何都没想到,那份幸福,竟然只是镜花水月,全是假的。

    “你爱我爸爸吗?”宁姜看着她,期冀的看着她。

    苏云杉侧过身,不愿靠近:“你没资格跟我提起你爸爸。”

    “是你自己心虚吧,”宁姜冷笑:“因为心虚,所以你才会在我爸爸走后,不允许我提及他吧。”

    “你在胡说什么呢,”苏云杉喝道:“宁姜,你真的变了,你是不是以为嫁给了洛少,成了洛家少夫人,人生就膨胀了?”

    “我从来没有因为成为谁的谁而改变自己,倒是你……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过,你会因为想要成为谁的谁,而抛弃自己的丈夫。”

    苏云杉不悦:“你什么意思。”

    “你早就出轨了吧。”

    苏云杉往后退了一步,站在门旁:“姜儿,你疯了是不是,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就像是一只疯狗,在到处乱咬,我是你父亲的妻子,是你的生母,你知道你刚刚的话意味着什么吗?你怎么能这样怀疑我。”

    “我也不想怀疑你,可是你让我,不得不怀疑。”她望着苏云杉,满脑子里想的都是过往苏云杉做过的那些令人怀疑的事情。

    她记得17岁那年的夏天,爸爸去外地出差了。

    她本来是在高中住校的,可是那天,她因为急性肠炎在校医务室输完液后,就拿着假条回了家。

    她进了家门,发现门口放着两双鞋,一双是她没有见过的棕色男士皮鞋,一双是妈妈平常穿的鞋子。

    她当时还以为是家里来客人了,就在门口喊了一声:“妈,我回来了。”

    可是,屋里没人回应。

    她进了爸妈的卧室,发现浴室里有水流声,她纳闷的过去敲了敲门:“妈。”

    这时,浴室里才传来妈妈的声音:“哦……宝贝,你怎么回来了?”

    “我肚子不舒服,请假了。”

    “你没事吧。”

    “没事儿,输完液,现在好多了。”

    “那你先回房间去休息,妈妈冲完澡很快就来。”

    “嗯。”她转身回了房间。

    过了足有十五分钟,妈妈才姗姗来迟。

    “你肚子怎么会不舒服呢,是不是爸爸妈妈不在身边看着你,你乱吃了什么不干净的路边摊呀。”

    她嘻嘻一笑道:“妈,你瞧你说的,路边摊大家都吃,不也没事儿吗,我可能是喝凉水喝太多了。”

    “又喝凉水?女孩子要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不能总喝凉的,不然太伤身体了,记住了没?”

    “知道了知道了,”她说完又问道:“家里刚刚来客人了吗?”

    妈妈面色紧张问道:“啊?”

    “刚刚我进来的时候,看到门口有双男士皮鞋呢。”

    “哦,那是上午,你刘如阿姨和陈海叔叔来了,陈海临时要去参加个篮球局,所以就借了你爸的运动服和运动鞋穿走了,一会儿你在家里休息,我去给你陈海叔叔把衣服和鞋送过去。”

    宁姜点头:“嗯,好吧。”

    “想吃什么,一会儿妈妈出门,顺便买菜回来,晚上给你做。”

    “随便什么都好,不油腻就行。”

    妈妈摸了摸她的头就出去了。

    她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要休息的时候,听到客厅里传来脚步声,而且很急促,似乎不像是一个人的声音。

    她正要下床去看看的时候,手机却响了,见是爸爸打来的,门口又有了关门声,索性,她就直接缩回被窝,接起了电话。

    而像这样奇怪的事情,还不止一次。

    还有一次,也是爸爸出差不在家,一个寒假的夜晚,她半夜睡醒了出来喝水,却听到妈妈屋里传来奇怪的声音。

    她敲门,屋里的声音瞬间停了,妈妈有些嘶哑的喊道:“姜儿,怎么了?”

    妈妈没来开门,她只得将脸贴在门旁:“妈,你不舒服吗?我怎么听到你屋里有奇怪声音?”

    “哦……那个,没事,妈妈在看电视呢,看到感人的地方,哭了一会儿。”

    宁姜看了看时间,妈妈一向是个爱保养的女人,这都几点了……

    “三点了,要早点睡哦,不然就不美了。”

    “好,宝贝,妈妈这就睡了,晚安。”

    宁姜当时也没多想,喝完水就回了房间。

    可现在想起来……妈妈那次的声音,分明是床上的暧昧声。

    她一连几次听到的诡异声音,都不是她的幻听,是家里的确多了那么一个人。

    “我爸爸也知道,你早就跟了莫有名,是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