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为什么要撒谎
    一秒记住

    “宁姜,”苏云杉不置信的看向宁姜:“你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话,你知道这对我和你爸爸来说是多大的侮辱吗?”

    宁姜双眸里带着悲凉:“我给陈海叔叔打过电话,陈海叔叔说,他从来没有在咱们家做客的时候,临时要去打球,就穿走我爸的运动服和运动鞋。所以,那次我肚子痛回家,看到的那双鞋,根本就不是陈海叔叔的,那是莫有名的对不对。”

    “你……”苏云杉面色带着一丝慌张:“你胡说,就凭一双鞋,你就可以羞辱你的生母?姜儿,你是想逼死我吗?”

    “那你当时为什么要撒谎?你来告诉我,那双鞋是谁的?”

    苏云杉未做声,事发突然,她也没想到宁姜会忽然间追究这么多年前的事情,她一时也没想到该说些什么。

    宁姜冷笑:“你说不出来,是因为我都猜对了。我在莫家生活了六年,莫有名的生活习惯,我也多少了解一些,他的皮鞋全都是约翰尼的定制款,而且清一色的,全都是棕色的,那双鞋的主人,除了莫有名,没有别人。

    那天我回去的时候,你在洗澡,房间里没有男人的身影,那就证明,莫有名跟你在一起洗,你一个已婚妇女,跟别的男人一起洗澡,难不成,你还想说那是纯洁的友谊?”

    苏云杉握了握拳:“这都是你的猜测。”

    “我爸爸死后不过百日,你就急忙的嫁进了莫家,我不相信,你能用一百天的时间,去爱上一个人,除非,你早就已经跟他苟且了。”

    苏云杉眼眶里夹着泪:“你这孩子太让我心寒了,我嫁进了莫家,还不是为了你,我不想让你被外面那些人骚扰,有了莫家做靠山,别人就不能欺负我们母女了,你怎么能扭曲我的意思?”

    “是吗,既然如此,现在已经没人再敢羞辱我了,我让你离开莫家,你为什么不愿意?”

    “我……”苏云杉蹙眉:“我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没法儿离开了。”

    “你总是把借口找的这么完美,可实际上,你就是彻头彻尾的自私鬼,我爸那么爱你,你却背叛了他,与其说,是临海湾大桥的工程害死了他,倒不如说,是你害死了他。

    我爸是个刚强的男人,临海湾大桥出事,他完全有机会为自己翻身辩解,可是……他没有这么做,你告诉我,他为什么没有自救,嗯?”

    苏云杉的视线闪躲:“因为他做错了,姜儿,莫氏集团出具的证据摆在眼前,你到底在怀疑什么。”

    “我在怀疑,是你为了莫有名,逼我爸爸背了黑锅,我在怀疑,是你逼死了我爸爸。”

    苏云杉后退一步,望着宁姜。

    “你疯了,姜儿,你真的疯了。”

    片刻后,她转身拉开门,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她看了一眼站在门旁的洛寒商,心里紧张了一下,快步离开。

    宁姜坐在病床上,闭目。

    “啊……”她撕心裂肺的怒吼了一声,感觉心里的郁气无法排出。

    她好恨呐。

    洛寒商往里望去,片刻后,走了进来。

    他走到病床边坐下,看向她,没说话。

    他现在才知道,她刚刚问自己,如果被自己最爱的人背叛会怎么样的原因。

    怪不得她会受这么大的刺激。

    一个是她最爱的父亲,一个是生育她的母亲。

    知道了这个事实,她怎么会不痛、不伤心?

    宁姜看向他,脸上带着哀凄:“你都听到了吧,很可笑对不对。从前,我一直都以为,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感情不是亲情,是爱情,因为我是亲眼见证了我爸爸是如何爱我妈妈的。

    小时候,我的梦想就是能够有运气像我妈妈一样,找到一个如此爱我的男人,结婚生子,恩爱两不疑,可是原来……爱情也可以掺杂杂质。”

    “掺杂了杂质的,都算不得爱情,只能说,你父亲是一腔爱意付给了错的人,你妈妈不配拥有你父亲的爱。”

    宁姜心痛不已,闭目:“可是,即便掺杂了杂质,过往也是爱过的,不是吗?她为什么要那么狠毒,跟别人联手逼死我爸爸?那个人,可是个畜生啊,我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洛寒商沉默了片刻:“你怎么会把这件事怀疑到你母亲的头上?是蒋世成跟你说了什么?”

    宁姜垂眸:“蒋世成说,我爸爸之所以放弃为自己正名,是因为他有想要守护的人,那一刻,我忽然间就想明白了,能够让我爸放弃一切的,只有我和我妈妈。

    刚刚我回家,打开了保险柜,看到我爸爸将之前所有的文件都放在保险柜里,却独独把临海湾大桥的资料夹在书里,是因为他知道,他死后一定会有人来动他留存的档案。

    而能够动保险柜的人除了我之外,只有我妈。我不可能会害爸爸,所以,爸爸在防的那个人……只能是我妈。我妈在临海湾大桥事件中,站在了莫有名这一边,所以我爸才会那么绝望。”

    她说着,双手捂住自己的脸颊:“我爸爸真的太可怜了,他这份错误的付出,到底承受了多么可怕的代价。名誉,性命,还有……还有一个人,对爱情最基本的信任。”

    她松开手,悲伤的看向他:“洛寒商,你说,我爸爸当时该有多痛,才会那么毫不犹豫的从桥上跳下去,一个跟他生活了二十年的女人,竟然在他最需要的时候,站在了别的男人身边,我爸爸……该有多么的无助啊。”

    洛寒商凝眸,抬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聊表安抚,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还能说点什么来安慰她。

    毕竟,安慰人这件事儿,他并不擅长。

    宁姜用力的呼吸了几次,平复了自己的心情。

    她再睁开眼的时候,双眸中带着一抹狠厉:“我爸不该在受了这么多委屈后,还背着不清白的名声。他把图纸,夹在了平常他最珍视的建筑书里,他知道,那本书我妈这辈子都不可能会碰,但我却会看。

    我爸爸一定是不甘心的,所以,他才会把这么重要的证据留给我,他是希望我为他平反的。洛寒商,我一定要为我爸爸正名,我要跟莫氏正式开战,我要翻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