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尺寸非你莫属
    一秒记住

    洛寒商的话,让宁姜沉默了好一阵儿。

    她跟洛寒商在一起生活的这段时间发现,他并不是传闻中那么冷血无情的样子,他很平易近人,也很善良。

    既然横竖都是不再相信爱情,与其跟那些伪君子一起生活,何不选择一个真正相处着舒服的呢?

    她抬眸望向洛寒商,以目前的相处来看,他……似乎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你在想什么?这么久不说话,难不成,你不觉得我的话有道理?”

    宁姜笑,摇头:“我觉得你的话都很有道理,你一向都很会说服人,我只是没想明白,你为什么会决定,跟我一起凑合着过一辈子?毕竟,你能看顺眼的人,应该不止我一个。”

    他淡定,勾唇:“因为用过,尺寸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我觉得非你莫属。”

    她脸一红,这个男人真的是……太讨厌了。

    她白他一记,重新拿起刀叉,继续吃饭。

    洛寒商往前凑去,暧昧道:“还有一点,这年头,会因为这种事儿脸红的女人,真心不多了,我身边的女人,谁不是见到我,就巴不得立刻扑倒我?只有你,太特殊。我说过了,男人都有征服欲和占有欲,你刚好符合我的口味。”

    宁姜斜他:“这个话题可以跳过去了。”

    “那你现在再来说说,老了以后,我们来这里养老如何?”

    宁姜往远处看去,半响后才道:“如果没有合适的伴侣,我更喜欢落叶归根。可是如果有,这里的确是不错的选择。”

    “那我是那个合适的人吗?”

    宁姜垂眸笑了笑,没有做声。

    “看来不是,”洛寒商不爽,吃饭的心情都没了:“在这么美的地方扫我的兴,你这女人,是生怕我会忘了你不成?”

    宁姜努嘴,看向他:“洛寒商,你是个好人。人生苦短,我真的希望,你能遇到你真心爱的那个人,并跟她在这个浪漫的城市里共度余生,那大概才是人生中最浪漫的事情吧。”

    洛寒商挑眉:“你拒绝的太刻意,太官方,甚至把我是好人这种话都说出来了。”

    “你本来就是一个好人,不管别人怎么想,我都认为我说的这句话,没有错。我刚刚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如果能够走进你心里的那个人一直没能出现,我也可以一直陪着你,天涯海角都可以。毕竟,你刚刚说的话没错,比起那些不靠谱的男人,你不光帅气还多金,最重要的是……你能帮我虐渣,是个超级不错的选择。”

    她说完,对他灿烂的笑了起来。

    这番话,洛寒商倒是很受用,马屁拍到了正点上。

    “既然我这么靠谱,你就不怕自己会爱上我?”

    她淡然道:“不会。”

    “看不上我?”

    她笑着,帮他倒了一杯酒:“在这么浪漫的地方,我们还能不能愉快又简单的边吃饭边欣赏美景了?”

    洛寒商见她转移话题,虽然心里不爽,可也知道继续追问,只会把自己惹恼,那索性就吃饭吧。

    宁姜松了口气,心里却在想。

    爱?

    这个字想到她就有些怕。

    如果她爱上了一个人,只怕也会像父亲一样,不顾一切吧。

    毕竟,真心是很难被人控制的。

    付出之后,却被践踏和伤害……太可怕,她不想经历,永远都不想。

    第二天上午十点,程天阳如约来到酒店见两人。

    看到宁姜,程天阳道:“你父亲一直都夸赞自己的女儿超级美,那时候我们都不信,毕竟,没有父亲会觉得自己的孩子丑,可今天见到你,我才知道,你父亲这话不假。”

    宁姜笑了笑道:“程叔叔谬赞了,我爸夸我,只是因为我是他的女儿,他太爱我而已。”

    她说着,给程天阳倒了一杯水:“您的孙子身体已经好一点了吗?”

    “好很多,他妈妈在照顾他。”

    宁姜点头:“我昨晚回来的时候,给他买了一份礼物,一会儿您回去的时候,劳烦帮我带给他吧。”

    “姜儿,你太客气了。”

    听到这个称呼,宁姜笑了笑:“程叔叔,这是我应该做的,毕竟我这次来,也要给你添不少麻烦。”

    程天阳点头:“我听洛总多少提到了一些,你是为了你父亲的事情来的吧。”

    “嗯,我想要为我爸爸平反,不知道,您能不能帮我。”

    程天阳叹口气:“说实在的,你父亲这件事,我虽然感到有些惋惜,但却的确帮不上什么忙,因为这是你父亲自己的决定,我觉得,我们都应该尊重他的决定。”

    “可是我爸爸把证据留给了我,他之所以把证据放在我能找到的地方,难道不是因为……他觉得冤枉吗?程叔叔,我爸爸背负了这么多年的骂名,也该够了。

    现在,我也是一名桥梁工程师,我太明白背负着这样的名声对一个工程师来说意味着什么了。我不求我爸爸能够名垂青史,但我希望,他做为一个有良心的合格的工程师,不要遗臭万年。这是我做为他的女儿,唯一能为他做的事情了,拜托你,帮帮我吧。”

    一旁,洛寒商看到宁姜的哀求,心里竟生出一丝不忍。

    见程天阳还在犹豫,洛寒商道:“要不要开口,只是你一念之间的事情,可我想,你也不会希望那些做恶之人,一直在这个行业里兴风作浪吧?”

    程天阳凝眉,望向宁姜:“好,姜儿,我可以出面帮你作证,可是我的片面之词,只怕也没法儿证明什么,毕竟我手里没有什么实际性的证据。我觉得,你可以好好的跟蒋工谈一谈,他留了底案,只是我不确定,他会不会愿意将证据给你。

    当年你父亲找我作证,之后,又给我打电话说,让我不必出面了,说他已经找到了其他解决的办法。我万万没想到,第二天却听到了他的死讯。

    后来,我去找过蒋世成,我听他的语气,似乎是知道些什么,可我问他,他却不肯对我说太多,我想,他大概也有自己的为难,所以并没有勉强他。如果他愿意出面帮你的话,这件事也就没有那么复杂了。”

    蒋世成竟然真的有证据?

    她的眼神微转,似乎知道蒋世成闭口不言的原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