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病床上的女孩儿
    一秒记住

    宁长浩说完,转身离开,消失在了视频之中。

    而视频里,苏云杉在原地站了足有三分钟,这才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有名,长浩这里我已经说通了,是,你放心,事已至此,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的。我知道,这辈子,我都不想再跟你分开了,只希望你余生,不要负了我才好,我也爱你。”

    看到这里,宁姜忽的放声痛哭。

    爸爸知道了妈妈所做的一切。

    爸爸是为了她才妥协的。

    爸爸是因为她,才那么坚定的从那座桥上跳下去的。

    蒋世成叹口气:“你爸离开后,我开车找到了正在买醉的他,我告诉他,我知道了一切,本想着劝劝你爸爸,让他不要听信那群人的话,努力为自己争取到机会。可你爸却跟我说,希望我能够将这件事忘掉。

    他说,他可以做一个工作上出现了‘失误’的坏爸爸,却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有一个坏妈妈。他可以放弃自己喜欢的工作,但他不能让自己的女儿,被人戳着脊梁骨,骂成淫妇的女儿。”

    “唔呜呜……爸爸。”宁姜听到这里,用力的拍打着自己的心脏,感觉快要喘息不了了。

    爸爸是为她而死的。

    蒋世成站在一旁,也是觉得鼻头发酸,他抬眼看向窗外。

    宁老哥,不知道我把真相告诉姜儿,到底是对还是错。

    但我相信,对于姜儿来说,这个消息即便残忍,但却一定是对的。

    这孩子……脾气的确犟,我不希望因为我的固执,而害了她,请你原谅我,没有遵守与你的约定。

    他收回视线,重新回到保险柜边,扒拉了几下,从里面抽出了一个旧牛皮纸袋。

    他走到桌边,将牛皮纸袋放到了宁姜的身前。

    “我工地还有事,一会儿,你自己回去吧,我就不送你了。”

    宁姜看向牛皮纸袋上的‘临海湾大桥档案’几个字,瞳孔紧缩。

    见蒋世成拉开了办公室的门,她忙站起身道:“蒋叔叔。”

    蒋世成回头看向她:“还有事?”

    宁姜没有说话,只是给蒋世成深深的鞠了一躬。

    蒋世成也未言声,转身离开。

    宁姜忙将文件打开,看到里面的原始档案,她轻轻的呼了一口气。

    证据……有了。

    爸爸,我终于能够为你做些什么了。

    她将u盘从电脑里拔出,快步离开了蒋世成的办公室上楼。

    洛寒商的办公室门口,苏瑾看到她,起身冷着脸道:“少夫人,您来的不是时候,洛总不在。”

    宁姜蹙眉:“他去哪儿了?”

    “这个……抱歉,恕我无可奉告,不过,如果你以少夫人的命令要求我说的话,我倒是可以回答的。”

    宁姜冷着眼睨了她一记:“不必了,我会自己跟他联络的。”

    她说完,转身就走。

    苏瑾道:“学长他去医院了。”

    宁姜回头,脸上带着几分担忧:“他去医院做什么?他出什么事了吗?”

    苏瑾勾唇:“学长没出事,只是,他每个月的8号,都会去医院,探望他一个故友,这个习惯,已经坚持了很多年了。”

    宁姜心里松了口气,洛寒商没事儿就好了。

    她没搭理苏瑾,直接离开。

    苏瑾勾起唇角,她坚信,宁姜一定不知道学长去探望的是谁,不然,她不会这么冷静……

    不对。

    她摇了摇头,宁姜好像并没把学长放在心上,所以,或许即便知道了学长是去探望谁,她也不会在意。

    这么一想,苏瑾顿觉不爽。

    横竖都觉得,自己爱学长更多,可学长明明看的出她的心意,为什么却不选择自己呢?

    还有……刚刚宁姜这无所谓的态度,为什么让她又有种输给了宁姜的感觉呢?

    真是不爽。

    每次看到这个女人,她都觉得,很不爽。

    宁姜出了公司,上了出租车后,就给洛寒商打电话。

    可是洛寒商并没有接。

    过了十几分钟,她快到洛园的时候,手机却是响了起来,是洛寒商打来的。

    她将手机接起,“卓逸君,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说吧。”他的声音很轻,旁侧似乎有人似的。

    “你在忙吗?”

    “你说就好。”

    “我已经拿到了证据,我可以为我爸爸平反了。”

    “是吗,这的确是个好消息,”洛寒商从病房出来,走到窗边,“今晚要不要庆祝一下。”

    宁姜摇头:“今晚不行,我要趁热打铁,今晚,我要去做一件大事儿,你可以陪我去吗?”

    “做什么?”

    宁姜笑了笑:“去砍掉敌军的左膀右臂。”

    洛寒商抱怀,勾唇:“好,我去给你这只狐狸充老虎。”

    听到他这样一说,宁姜噗嗤一笑,狐假虎威?嗯,贴切,她的确是要请他来给自己撑场面的。

    “那老虎夫君,咱们下午见。”

    “好吧,狐狸娘子。”

    挂了电话,洛寒商重新回到病房门口。

    他隔着窗户,看了看静静地躺在床上,脸上毫无血色的女子,最终迈步离开。

    他不知道的是,他离开后没多久,病床上女子的左侧无名指,轻轻的勾了两下。

    宁姜回到洛园,将文件全都藏好,这才给叶明媚打电话,安排晚上的事情。

    下午四点,她开车来到莫氏集团的门口,仰头看向这座高楼,眼神里带着一抹森寒。

    莫有名,你给我等着,最多一个月,我便要你的莫氏集团,从这北城彻底消失。

    她发动车子离开,来到达天集团门口,给洛寒商打电话。

    洛寒商下楼来,直接上了她的车。

    路上,宁姜把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告诉了洛寒商。

    听了她的计划,洛寒商挑眉看向正在开车的她。

    这一次,她是真的发了狠的要跟莫有名对抗了。

    不过,他之前似乎真的小瞧这个女人了。

    当她下定决心要对付谁的时候,那股劲儿还是足以令对手恐惧的,莫有名大概也没想到,六年前留下的债,六年后竟然由逝者的女儿来一步一步的收回了。

    天道好轮回,这话,真的不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