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自作孽,不可活
    一秒记住

    临海湾大桥事件发酵的非常之快。

    莫有名为了补救,便将苏云杉推了出来。

    苏云杉在媒体记者面前公开解释说:“最近我跟我女儿之间出现了一点小误会,她回莫家来,想要以继承人的身份继承莫家的股份,我爱人虽然同意了,但因为我一直不同意,所以,我女儿便有些记恨我。

    她说如果我们不能给她莫氏的股份,她就要跟我脱离母女关系,还要毁了莫氏。我原以为,她只是说说,没想到,她竟然捏造事实来诋毁莫氏和我爱人。

    宁长浩是我的前夫,没人比我更了解他,他的确是个很有才华的工程师,但他野心太大,害死了那么多无辜的生命,也毁了我们的三口之家。我今天之所以站出来,只是希望我的女儿不要走他父亲的弯路,希望她能够早日清醒,不要再错下去了。”

    看着视频里,苏云杉带着一脸虚伪的正义,跟记者控诉自己的女儿,洛寒商有些担心的看向身侧的宁姜。

    宁姜倒是笑了笑,看向他道:“卓逸君,你见过这样的母亲吗?”

    洛寒商将视频关掉,侧身,将她拥入怀里,用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温柔安抚道:“还是别看了,免得伤心。”

    宁姜眼眸里没有什么喜悲,淡淡的道:“不知道为什么,她越是这样,我反倒不觉得伤心。大概是心寒了吧,她对我越是狠,未来,我报复她们的时候,也就会越觉得心安理得。”

    宁姜顺势的枕在了洛寒商的肩膀上。

    苏云杉明知道自己的话,对宁姜来说会造成怎样的伤害,可她却完全没有在乎,她只想帮着莫有名洗脱罪名,其余的,对她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吧。

    在苏云杉眼里,早就已经没有宁姜这个女儿了。

    也或者说,六年前,当她决定投靠莫有名怀抱的时候,就已经放弃了父亲和她。

    既然如此,宁姜做什么,都可以不必再忌讳她了。

    这样……也好。

    宁姜从洛寒商怀里离开,“现在可不是我安静的坐着的时候。”

    她笑了笑,拿起手机,走到了一旁拨打了一个号码:“林记者,是我,宁姜,我有个非常重要的头条要给你。嗯,不客气,回头记得请我吃饭就好。”

    她说完将电话挂断,走到书桌边打开电脑,将蒋世成给她的车载记录仪里的视频,发给了林记者。

    半个小时后,这段视频被各大网站转载。

    宁姜虽然没有出来发声,却已经完美的打了苏云杉和莫有名的脸。

    毕竟,六年前的奸夫淫妇的话,能有什么可信度。

    当晚,看到新闻后,莫有名发了狠,第一次撕破脸。

    他推倒苏云杉,指着她的鼻子道:“你这个老女人,我忍了你这么多年,结果你竟然让你的女儿连累我,我莫有名一世英名,决不能毁在你女儿的手里。”

    “是你自己为人不仁,姜儿为什么这么恨你,难道你不知道吗?”

    莫有名拎起苏云杉的衣领:“我当然不知道,我供她吃,供她住,她能有什么不满?”

    “因为你畜生,你竟然想要侵犯她,她是我的女儿,你的继女,你没有人性。”

    啪……

    一巴掌狠狠的落到了苏云杉的脸上:“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当时没能睡到她,如果时光能倒流,我非要让她老老实实的在我身子底下臣服,我要让她这辈子都不敢背叛我。”

    “你……你混蛋,”苏云杉捂着自己的脸颊,满脸都是泪:“我为了你,抛夫弃女,可你竟然打我。”

    “打的就是你。”莫有名的怒火,全都发泄到了苏云杉的身上。

    “宁长浩他该死,谁让他不识相,至于你,我让你享受了六年的锦衣玉食,你却连自己的女儿都搞不定,那个贱丫头非但害的我宝贝女儿染上了艾滋,还要毁了我的莫氏?这一切,全都是因为你教女无方。”

    他说着,将苏云杉拎进卧室,一通拳脚相加。

    苏云杉被打的动弹不得,趴在地上半响后,才有气无力的喊道:“别打了,老公,别打了。”

    “老公?”莫有名蹲下身,一把拎起她的头发,恶狠狠的瞪向她:“你的老公叫宁长浩,视频里,你不是叫他老公叫的很欢实吗,呵呵,苏云杉,你不会真以为,我娶了你,你就真成了我的女人吧,别忘了,我们可是没有登记的。我倒是挺好奇,将来你死了,要埋在哪儿。宁氏你是肯定埋不进去了,现在,你的亲生女儿恨你恨的牙根儿痒痒,我们莫家,自然也不会要你这种连蛋都下不了的二手货,啧啧,真真儿的也是个可怜人呀。”

    他一把将她甩开,随即用脚踹了她一下,拍了拍手,冷着张脸离开。

    苏云杉趴在地上,这才想起往年,宁长浩对她的种种温柔。

    别说打她了,就算骂都是没有过的。

    她的脸埋在胳膊上,泣不成声。

    果然,自作孽,不可活啊。

    莫有名出门,给洛唯先打了一通电话。

    他将自己的目的说的很明白,希望洛唯先救他。

    可洛唯先是个老狐狸,明哲保身这件事,他一直做的非常好。

    胡启航的指控中说,当时与莫有名一起协商解决办法的人中,有一个洛家人。

    洛唯先若这时候出面搭救他,那岂不是就间接的承认了这个人,就是自己?

    他没那么傻。

    “莫总,本来,我们有机会结为亲家的,若是那样,我自然要出手相救,可现在……你看你的女儿不知自爱,染上了那种病,我们家南一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要你家莫澜的。

    这亲家都做不成了,我何至于非要去得罪我的侄儿呢,要知道,我也是寄人篱下,日子过的很艰难的。实在是抱歉了,这次的事情,我可是爱莫能助的。”

    洛唯先说完,挂断了电话,莫有名气急,将手机狠狠地摔到了地上。

    该死的宁姜,竟然把他逼到了这样的绝境。

    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