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沁心还好吗
    一秒记住

    洛园的春庭斋里。

    洛唯先将手机挂断,放到了一旁后,目光再次落到了电视上。

    翘着二郎腿,坐在一边玩儿手机的洛南一,抬眼瞄了老爷子一记。

    “爷爷,我问你,那个姓胡的说,当年大桥事故后,有一个洛家人参与了这件事儿,那个洛家人,是你吗?”

    洛唯先瞪向他:“你管的闲事太多了。”

    “我就是好奇,这件事儿,咱们参与了没有,毕竟,这事儿可够缺德的。”

    洛唯先冷哼:“洛南一,你这小子是不是以为,你爷爷和你爸爸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都做?”

    “这么说来,那个洛家人,不是你们咯?那会是谁呢?我二叔?啧啧,那还是挺有意思的,对吧。”

    洛唯先冷声:“你没事儿就回去多看看工商管理的书,别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我看着心烦。”

    洛南一不屑:“我不来看你,你说养了只白眼狼。我来看你,你又说看着我心烦。爷爷,这世界上最难对付的老头子,绝对不是二太爷爷,是你。”

    洛唯先眼神一凌,洛南一耸肩:“行行行,我走,走还不行吗。”

    他起身,优哉游哉的离开。

    洛唯先叹口气,拨打了一个号码。

    “如果记者调查起来,这件事,会不会查到你的头上?”

    “爸,你想太多了,这件事,本来就跟我们没多大关系,我们唯一的错,无非就是帮莫家消化了一些赃款,莫有名想要凭借这一点来拉我们下水,是绝不可能的,他自己也该知道,我消化赃款的方式,就连警方也查不出个所以然。你就放心吧,我不会让洛寒商抓到我们任何把柄的。”

    洛唯先眉心深沉:“正城啊,记住了,小心使得万年船,洛寒商没你想的那么容易对付。”

    “知道了,爸,你早点休息,剩下的交给我来处理就好。”

    玄关外,洛南一倚靠在门旁,轻轻的将门缝关上。

    他脚步沉重的离开。

    原来,是他爸参与了这件事。

    也就是说,他父亲,也是害死宁姜她父亲的凶手之一?

    此刻,洛南一脑海里浮现出了宁姜巧笑嫣然的面庞。

    最近,他经常会想到她。

    他离开春庭斋,走向东苑的入口处。

    这条小路,将东西两苑隔成了两个世界。

    东苑的世界,他进不去。

    西苑的世界,他不想呆。

    他席地坐在拱门一旁的青石路上,掏出一支烟点燃,却并没有抽。

    小时候,跨越这道门,于他而言是每天都会做的事情。

    因为那时候的他,太喜欢二叔,用二太奶奶的话来说,他跟沁心就像二叔的小跟班。

    而且那时候,东苑里的洛家人,是欢迎他的。

    可是现在……

    拱门另一侧,一道熟悉的声音,犹犹豫豫的叫到:“堂少爷?”

    洛南一回头,见到来人,忙将烟掐熄,站起身:“裘叔……”

    裘建国走上前,笑了笑:“真是你呀,这边光线不好,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裘叔,你怎么会在这儿啊。”

    “我?”他看向洛南一掐熄的烟:“跟你一样。”

    洛南一忙掏出一支烟,点燃后递给了裘建国。

    “谢谢堂少爷了。”

    “裘叔,你跟我越来越客气了。”

    洛南一淡淡的扯了扯嘴角:“我小时候,你一直叫我南一的。”

    “可是堂少爷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洛家是个守规矩的地方,叫你堂少爷,我心里能舒服一点。”

    洛南一眉心染上了一抹愁绪:“我还以为,裘叔你还怪我。”

    裘建国吸了一口烟,“都过去了,你们都年轻,都得往前看,少爷他走出来了,你也早点走出来,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吧,别再乱来了,你不是这样的孩子。”

    洛南一心下多少有些感动,所有人都知道,他玩世不恭。

    可是裘叔却说,他不是这样的人……

    洛南一侧身,倚靠在拱门上:“裘叔,你也觉得,二叔变了对不对,这样的改变……真的好吗?”

    裘建国仰头看向夜空,想起了这些日子自己看到的。

    “好,不能再更好了,我受洛家恩惠多年,不想让洛家因为我的沁心,而毁了未来。看到少爷现在的改变,我挺高兴的,现在我只希望,你也能早点成家立业,达天集团需要你。”

    洛南一摇头一笑:“裘叔,你知道的,达天集团从来就不需要两个姓洛的主人,所以,不管任何时候,达天集团都不会需要我的。”

    裘建国看了看他,没再说什么。

    他将烟抽完,道:“堂少爷,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我也该回去了。”

    裘建国才走了没多远,洛南一忙喊道:“裘叔。”

    他停下,回头看向洛南一:“堂少爷还有什么吩咐?”

    “我只是想问问……沁心的情况,沁心她……还好吗?你知道的,二叔不许我去探望她。”

    裘建国笑了笑:“多谢堂少爷的关心,她还是老样子,对于我来说,只要她还是老样子,就已经很好了。”

    洛南一点了点头,目送裘建国离开。

    他后退一步,绕到西苑这边的墙旁,再次坐下。

    债越欠越多,现在连宁姜,他都亏欠了。

    论有一对野心勃勃的爷爷和父亲的悲哀。

    大概这世界上,没人能懂吧。

    莫有名一夕之间名誉扫地,莫氏集团股票大跌。

    临海湾大桥的事故被再次翻出来深究。

    事故死难者家属在莫氏集团门口示威,要求莫氏集团给他们一个真相。

    可莫有名却人间蒸发一般,避不出现。

    一连三天,网上的热度丝毫不减。

    去医院治疗的莫澜,甚至因为被人围堵丢鸡蛋,而上了热搜。

    宁姜这时候,又出具了父亲生前留存的临海湾大桥的图纸档案和蒋世成给她的那些证据。

    真相大白,宁长浩的冤屈被洗清了,他生前的功绩也被人翻出来热议。

    许多热心市民都自发去临海湾大桥送花和点燃白蜡烛,一方面是为了给死难者祈福。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表达对临海湾大桥设计师宁长浩的缅怀。

    而大桥遇难者家属联名上诉,要求重启对大桥事故的调查。

    司法机关正式介入,这件事,终于可以有个了结了。

    从新闻里看到这些画面的时候,宁姜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