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能不顾一切的去爱吗
    一秒记住

    她再次来到临海湾大桥,站在已经锈迹斑斑的废弃大桥对面,看着地上堆出的花海和蜡烛燃尽的烛泪,抿起唇角浅笑。

    “爸,你的清白,姜儿帮你找回来了,”她的目光沉重:“现在的你,依然是最棒的桥梁设计师宁长浩,爸爸,你可以安息了。”

    她在桥边呆了很久很久,一直在晃神。

    直到手机铃声响起,才将她的思绪拉回。

    她掏出手机,见是容以桓打来的,她忙将手机接起,声音轻柔的道:“容大哥。”

    “姜儿,我在国外,刚听说了你的事情,恭喜你,心愿终于达成了。只可惜,最终我也没能帮上什么忙。”

    宁姜浅笑:“不不不容大哥,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在我迷茫不知道该如何开始的时候,是你帮我打开了一个很好的开端。”

    容以桓淡定的道:“无论如何,结果是美好的,这就够了,对吧。”

    “嗯。”宁姜轻轻应了一声。

    “现在,我很期待恶人被绳之以法,这样,我对雯雯也算是真的有个交代了。”

    宁姜点了点头:“会的,容大哥。”

    “等我回去后,咱们聚一聚,一起吃顿饭吧,最近一直想找你聊聊。”

    “好。”

    挂了电话,宁姜将手机放回了包里。

    她对着桥呼了口气,转身要走的时候,却发现不远处有个人看到她后,就立刻转身走远了。

    她没有多想,走到路旁,上了车。

    可车子发动没多久,她忽然就想起了刚刚那个人,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

    她忙开车去追,只可惜,她追出去很远,也没找到那个人。

    她开车来到工地,找到了蒋世成。

    “蒋工,抱歉,我今天迟到了。”

    蒋世成如往常一般,脸上的表情很是严肃:“知道自己迟到了,还不赶紧去换工作服?”

    宁姜笑了笑:“知道了,我这就去,那个……蒋叔叔,谢谢你。”

    蒋世成对她点了点头:“丫头,你也是好样儿的,不过,你可别指望我因为你是洛总的妻子,就在工地上对你格外的照顾,干我们这一行儿,没有男女之分。”

    “我知道了。”宁姜转身去将工作服换好,回到岗位上来。

    路飞老远看到她,就跟了过来道:“你可算是回来了,恭喜你呀,终于为宁工洗刷了冤屈。”

    宁姜拍了拍他的肩膀:“路前辈,这段时间,谢谢你了。”

    “嗨哟,我又没做什么,你就别跟我客气了。刚刚你来的时候看到了吗?莫氏集团外派来的工作人员,今天已经陆续撤离了。”

    宁姜惊讶:“是吗?我没注意。”

    “这是洛总,不是总裁,是洛正城洛总下的命令,因为莫氏集团之前的失误,达天集团决定接受人们对莫氏集团的抵制,将莫氏从这次工程中除名。

    听说莫氏这次真的要完了,总裁消失,总裁的亲生女儿又感染了艾滋,员工们全都在闹,因为没人发工资了。莫氏之前积压的问题一点点的都被揭开了,原来莫氏的欠债,已经达到了几十个亿,不倒闭又等什么呢。”

    听着路飞的话,宁姜想到了之前,洛寒商说过的,一个企业的倒闭,除了会给公司的高层带来巨大的变故外,最可怜的就是那些指望着稳定工资养家糊口的员工了。

    这次莫氏倒了,这些员工着实可怜。

    宁姜久违的又加班了。

    她回到家的时候,洛寒商还在等她一起吃饭。

    他不悦道:“怎么又怎么晚。”

    “加班了呗,我听说莫氏欠债几十个亿,估计要倒闭了。”宁姜说着,摇了摇头:“接下来肯定要有很多人失业了吧,想想莫氏的员工也真是可怜。”

    “这就是一个深坑,以莫有名的经营方式,莫氏集团的倒闭是迟早的事情,莫氏的员工早晚要走这一步,尽早的重新择业,也不是什么坏事。”

    宁姜没再说什么。

    她上楼换完衣服下来道:“最近一段时间,你都不必等我吃饭了,莫氏的员工从工地上撤离,我们的工作压力就变大了,短时间内,我可能都得加班。”

    “你这总裁夫人做的,还真是称职呀。”

    宁姜呵呵一笑,跟他一起在餐桌边坐下:“谁说不是呢,你不给我加工资吗。”

    “我把我的工资都给你,你说算不算给你加工资?”

    “你也领工资?”宁姜惊讶:“真是稀罕呢。”

    宁姜坏坏的眯眼,将手摊了出来:“那工资卡拿来呀,我听说,现在一般的家庭里,都是女人管钱的。”

    她本来是开玩笑的,没想到洛寒商倒真的起身,去钱包里抽出了一张卡,递给了她:“我的工资卡。”

    宁姜瞠目:“你真要给我呀。”

    “我多的只剩下钱了,你要别的我或许没有,钱随便要。”

    宁姜无语,摇了摇头:“那就算了,我不要你手里泛滥的东西,我还是要点别的吧。”

    洛寒商淡定的吃了一口饭:“你想要什么?”

    她耸肩:“我还没想到呢。”

    “那你觉得什么最重要?”

    她看向洛寒商,一本正经的道:“以前我一直都觉得,一个家庭里,有爱最重要,可是现在,我却又觉得,爱和真心都是一样的不值钱,付出多的那一个,总是会受伤,甚至于会被践踏。”

    洛寒商觉得,宁姜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她的母亲,给了她太负面的影响。

    “不是所有男女之间的感情,都像是你父母那般的,多看看好的。”

    宁姜微微叹息一声:“这世界上,有一成不变的爱情吗?”

    “有啊,人可以不相信爱情,但不能否认它的存在,你不是说,很羡慕我爷爷奶奶的吗?”

    宁姜不禁笑了笑:“爷爷奶奶这种,几万对里面都找不出一对的好吗,那真的是在对的时间里遇到了对的人并与之结合,才能凑成的百年好合。”

    “见仁见智吧。”

    宁姜的筷子,在米饭碗里戳了几下,才道:“不说别人,就说你,我不知道你经历过的感情都是怎样的,我只问你,如果现在,再让你去不顾一切的爱一个人,你还做的到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