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二选一,宁姜还是沁心
    一秒记住

    洛南一怔住了,看向裘建国,半响后才道:“确定吗?”

    裘建国连连点头,声音有些发颤:“刚刚医生给我打电话,说护士进去给她喂饭的时候,看到她的手指动了好几下,医生说,或许在沁心身上,会有奇迹发生,南一,我的沁心会醒来的,她一定会醒的。”

    洛南一连连点头:“会的,裘叔,她会醒的。”

    裘叔激动道:“我要去看看她,我迫不及待的现在就想见到她。”

    裘叔说完,已经激动的跑了出去。

    洛南一站在原地,竟是不自觉的笑了。

    沁心要醒了。

    沁心她要醒了。

    一旁,洛洛拉了拉洛南一的手:“南一哥哥,裘爷爷怎么了,他好像很着急的样子,沁心又是谁呀。”

    洛南一低头,一把抱起了洛洛,兴奋的在原地旋转。

    洛洛忙抱住了洛南一的脖子:“哎呀,哥哥,我晕,你慢点转。”

    洛南一停住脚步,激动的道:“洛洛,哥哥太高兴了,哥哥实在是太兴奋了你知道吗,哥哥这辈子最亏欠的人要醒了。”

    “哥哥亏欠了谁?那个……沁心吗?为什么亏欠啊。”

    洛南一没有解释什么,只是重重的在洛洛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随即放下了洛洛道:“乖,洛洛,你快回去找太爷爷和太奶奶去,哥哥要出去一趟。”

    洛洛嘟了嘟嘴:“那南一哥哥,你不许忘了咱们下周的约会哦。”

    “不会不会,哥哥说到做到,你放心吧。”

    洛洛点了点头,跟洛南一拉钩后,转身屁颠儿屁颠儿的进了儒雅居。

    洛南一这时才转身快步跑了出去。

    经过通向寒逸斋的那条小路时,他脚步不自觉的停下,转头望向不远处寒逸斋的屋顶,蹙了蹙眉心。

    如果沁心醒了,宁姜这个女人,是不是就该将二叔身边的位置让出来了呢?

    二叔大概也会这样做吧。

    毕竟,那个位置本来就是沁心的。

    可想到宁姜那张脸,他竟莫名的有些不忍。

    他摇了摇头,现在重点不是宁姜,是沁心。

    他迈步离开,不再有丝毫动摇。

    洛寒商来到医院,医生将裘沁心的情况跟他大致说了一下。

    他刚进了病房没多久,裘叔也来了。

    裘叔一进来,就站在床畔握住裘沁心的手,一遍遍的叫着:“沁心,沁心?我是爸爸呀,你醒醒,睁开眼睛看看爸爸好不好,沁心?”

    一旁,洛寒商道:“裘叔,医生说,在沁心身上可能会有奇迹发生。”

    “会的,少爷,一定会的,”裘叔半抱住了裘沁心:“这孩子一定会醒的。”

    他才刚说完,洛寒商就看到裘沁心的中指又动了一下。

    他忙按铃叫来了医生。

    只可惜,在那之后的半个多小时里,她都没有丝毫转醒的迹象。

    洛寒商在医院呆了大半个下午,他回到洛园的时候,宁姜正在睡觉。

    她这几天一直加班,加上今天上午又去游泳,这会儿真的很累。

    她睡的很沉,完全没有听到洛寒商回来的声音。

    洛寒商站在床头,盯着宁姜熟睡的面容,脑子里的思绪有些乱。

    宁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她睁开眼,就看到阳台上正背对着自己坐在那里看夕阳的洛寒商。

    她伸了个懒腰,起身:“卓逸君,你回来啦。”

    洛寒商回头看向她:“你倒是真能睡。”

    宁姜下床,嗓子里感觉有点儿干:“太累了啊,你的事情忙完了吗?”

    “忙完了,”他起身道:“一会儿陪我出去走走吧。”

    宁姜点头:“好,等我去换件衣服。”

    两人一起下楼,宁姜本以为他要带自己出去的,结果没成想,他就是要她陪他在院子里溜达溜达。

    两个人来到人工湖上的小凉亭里坐下。

    宁姜看向他一脸的愁容,问道:“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没有。”

    宁姜嘟嘴:“可你脸上写着,有。”

    洛寒商斜她一眼,随即摇头笑了笑。

    他现在在她的面前,连情绪都不会收敛了吗?

    他道:“你心里烦闷的时候,通常会做什么?”

    “我?”宁姜想了想:“看自己平常都看不太懂的书,或者看一场爆笑的电影,再或者去飞机场,在飞机起飞的时候,大吼几声,实在不行,就去玩儿密室探险,总之,一定要让自己的大脑动,动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洛寒商摇了摇头:“你这是在掩耳盗铃。”

    “怎么会?我试过很多次,很好用的。”

    “那疯过之后呢,难道事情就能解决了?”

    “不会啊,可是起码,可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有些事情,经过时间的沉淀后,或许就会变的很容易解决了。”

    洛寒商想了想,心里虽然觉得不赞同,可因为跟她聊着天,他的确短暂的抛开了一些心里的烦躁。

    看到他的表情,她的头微微低垂:“所以,你真的有心事啊。”

    洛寒商抬手戳了戳她的脑门:“年纪不大,好奇的事儿还真不少,不该自己问的,别问。”

    她嘟嘴,摸了摸自己被戳的脑门:“洛寒商,我都说了,别戳我的脑袋。”

    洛寒商却是不听,抬手又轻轻的戳了一下。

    宁姜跺脚:“洛寒商,你可真是不识好歹,我这可是关心你,你还气我。”

    洛寒商挑眉:“我倒是觉得,你是想八卦。”

    宁姜松开摸着额头的手,抿唇,“有这么明显吗?”

    他白她一记,没做声。

    她坦然,抱怀:“我当然想八卦呀,这北城里最权威的男人,今天竟然有了心事儿,这真的太难得了好吗,你真的不打算说出来,解一下我的好奇心吗?”

    洛寒商抱怀,沉默了片刻后道:“不打算。”

    宁姜站在他身旁笑了笑,没再说什么,只是这么默默的陪在他的身旁。

    不远处,洛南一站在假山的后面盯着两人的背影,目光里透着寒凉。

    他心里默默念着:“二叔,沁心若醒了,你将会面临一道二选一的选择题,我实在是好奇,你到底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