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金箍棒当掏耳勺用的人
    一秒记住

    有了洛寒商罩着,一群记者谁也不敢再乱动了。

    两人成功的走进医院,宁姜看向他道:“果然呀,人们都喜欢捏软柿子。”

    洛寒商勾唇:“这个道理,你是今天才懂吗?你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拿着金箍棒当掏耳勺用的人。想要不被人欺负,只有让自己变强大,你……的确该长进一下了。”

    宁姜斜他:“我什么时候拿着金箍棒当掏耳勺用了?”

    “做着堂堂洛氏集团的少夫人,还能被记者堵了,你以为,这洛家少夫人的名号是说着玩儿的?”

    宁姜不禁一笑:“你是想让我狐假虎威啊。”

    “只有你有这个资格,不是吗?”

    宁姜眉眼微扬,的确。

    “那以后我若狐假虎威,你可别说我膨胀。”

    洛寒商勾唇,没说什么。

    宁姜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吧,我自己上去就好。”

    “不需要我陪你?”

    “我只是去护士站问一下,需要多少费用而已,很快就会下来的。”

    洛寒商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排排长椅:“我在那里等你。”

    “好。”

    她来到苏云杉所在的病房,找到了护士站,打听苏云杉的住院费用。

    护士正在查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惊讶的声音:“姜儿……”

    宁姜回身,冷清的看向自己推着输液袋走了过来的苏云杉。

    苏云杉眼里带着雾气道:“你是来看我的吗?我正想来问问护士,什么时候能出院呢,你可能还不知道吧,莫家的资产被封了,我现在……住不起医院,你若再晚来一天,可能就没法儿在这里见到我了。”

    她没有做声,护士站里的护士道:“宁小姐,26床苏云杉目前的住院费用是1129元。”

    宁姜回身对护士道:“好,我去多交一些,回头如果住院费用不够,你们可以再给我打电话。”

    “好的。”

    宁姜没有理会身后的苏云杉,就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苏云杉忙追了过去:“姜儿,你等一下。”

    这个时间,电梯口的人并不多。

    宁姜停住脚步,看向她。

    苏云杉叹口气:“你还能来帮我交住院费,我真的很感激,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再管我了。这两天,我被莫有名挟持,心里真的很害怕。当他说要杀了我的时候,我真的想了很多很多。

    从前,跟你爸爸在一起的时候,你爸爸从来没打过我一下,甚至于都没有对我说过一句重话,可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的我,总是不满足,总是觉得,你爸爸本来有机会爬的更高,却不努力。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他不是不努力,他只是在坚持做自己想做的事和对的事情。这些年,我大概是被鬼迷了心窍,竟然会被莫有名那个畜生给骗了,我……姜儿,妈妈对不起你,更加对不起你爸爸,咱们这个家,是被我给毁了,我好后悔,姜儿……你能原谅妈妈吗。”

    苏云杉说着,已经满脸泪痕,她上前,轻拉住宁姜的衣服:“姜儿,别不理妈妈,给妈妈一次改过的机会,好不好。”

    宁姜始终冷漠的看着她,就好像身前的这个人,她并不认识一般。

    她将自己的衣袖从苏云杉的手里扯了出来,只应了八个字:“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她说着,便伸手去按了电梯。

    苏云杉听到这话,痛不欲生的哭了起来,松开手,跪坐在地上:“姜儿,妈妈现在的心,真的太疼了,妈妈是真的后悔了,我想你爸爸,我好想他。”

    电梯门这时候已经打开,宁姜迈步走了进去,她回身,手按住开门键,目光冷冷的望着苏云杉。

    “今天的遇见是个意外,以后,我不会见你,也不会打听任何关于你的消息,你是死是活,都与我再无干系,这是我代替我父亲,给你的惩罚。

    但做为你十月怀胎生下我的补偿,我会让人给你送你来一笔养老金,出院后,你就拿着这笔钱,回乡下老家,抱着你对我爸的愧疚,过完这一生吧。”

    苏云杉急道:“姜儿,能再答应妈妈一件事吗。”

    宁姜没动,不过按着开门键的手也并没有松开。

    苏云杉道:“妈妈离开这个世界后,你可以将我,葬入宁家祖坟吗?我是真心的想去跟你爸爸忏悔。”

    宁姜淡淡的摇了摇头:“你已经不配了,我会送你……去公墓的。”

    “不……”苏云杉摇头,撕心裂肺的呼喊了一声。

    可是宁姜已经松开手,电梯门慢慢的关上,阻隔了她与苏云杉的最后一次相见。

    一个星期后,苏云杉出院了。

    此时此刻的她,在北城像是笑话一般,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戳脊梁骨。

    呆了两天后,她自己收拾好行李,按照宁姜的要求,回了乡下老家养老去了。

    宁姜得到消息后,往苏云杉的账户里汇了三十万。

    这是她的全部存款。

    看着自己账户里仅余的几千块,她自嘲一笑,这下子,她更得卖命工作了,毕竟她现在已经成了穷光蛋一枚。

    可是,一连几天,宁姜都觉得有些邪门。

    她一向觉不多,可是这些日子,她却一到工地就犯困。

    中午在房车上小憩,她总是能睡过头。

    以至于后来几天,她都不得不定好闹钟。

    周四中午,她吃完饭,躺在房车上刚睡着,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被吓了一跳,以为是闹铃,爬起来直接将手机挂断。

    可是挂完才发现,不对呀,才十二点半。

    她将屏幕点亮一看,原来刚刚是傅子殊给自己打来了电话。

    她无语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刚要回拨的时候,傅子殊的号码再次打了过来。

    她忙接起:“子殊,抱歉抱歉,刚刚我点错了,不小心挂断了。”

    “你这女人想什么呢,我提前一个星期就告诉你,我今天回国,你不是答应来接我的吗?”

    宁姜脑子一懵,对呀,今天是子殊回国的日子啊。

    她心虚:“那个……我给忘了,我这就去接你。”

    傅子殊不爽:“不用了,我都已经坐上出租车了好吗。晚上七点,来老地方给我接风,敢再忘了,我削你啊。”

    宁姜无语一笑,:“不会忘的,放心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