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她动了情
    一秒记住

    挂了电话,宁姜给洛寒商打电话。

    洛寒商今天似乎心情不错,她道:“卓逸君,今晚我不回家吃饭了。”

    “又要加班?”

    “不是,今天子殊回国,我要去给他接风。”

    洛寒商冷凝着眉心:“他回来做什么?”

    “他?这里不是他的家吗,他回来做什么倒是没跟我说,可能是在国外呆够了吧。”

    “他不是为了你回来的?”

    宁姜呵呵一笑:“当然不是,为了我,他可没那么勤快。”

    “几点回家?”

    “九点。”

    “晚一分钟都不行。”

    宁姜撇嘴,这个男人有的时候真的超级上纲上线。

    “听到了没有?”

    宁姜呵呵一笑:“听到了,听到了。”

    她不爽,她又不聋。

    挂了电话,她重新窝进小床里,没一会儿又睡着了。

    下午下了班后,她去给傅子殊买了一份接风礼,就来到了艾悦会所。

    这家会所是傅子殊的二叔开的,以他二婶的名字命名的,在他们的女儿成年后,这里就交给了他们的女儿打理,他们两口子成年在外面旅行,过着神仙眷侣般的生活。

    现如今,他们的女儿也学会了他们那一套,常年在非洲做无国界志愿者,鲜少回来打理这家会所。

    幸好这会所生命力旺盛,虽然管事儿的都不在,但却被经理经营的很好。

    宁姜来到会所的时候,傅子殊已经到了。

    见到她,傅子殊上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妞儿呀,小哥儿我可是想死你了。”

    宁姜拍了他后背一下,“我看你不是想死我了,你是想死了吧,松手,勒到我了。”

    他吃痛,咳嗽两声,松开她:“喂,怎么几天不见,你力气还是这么大。”

    宁姜斜他一眼,笑着坐下:“我早就说过了啊,要是打架的话,我还是能赢你的嘛。”

    “我觉得,宁叔叔生的肯定不是个闺女,你三岁之前做了变性手术的吧。”

    宁姜瞪他:“你真找死啊。”

    “不然你说怎么解释,我一个堂堂七尺男儿,对着你一个大美女没反应不说,还总是被你揍,这合理吗?”

    “当然合理,为什么不合理,我就是老天爷派来揍你的。”

    他啧啧两声:“说的我礼物都不想给你了。”

    他才刚将礼物掏出来,宁姜就想到什么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哎呀坏了。”

    傅子殊被她吓了一跳:“怎么了?”

    她无语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我给你买的接风礼啊,落在车上了。”

    “啧啧,我觉得,我得给你改个外号了,叫忘魂小姐,”他摇了摇头:“你看,给你打电话,你不是忘了这个,就是忘了那个,你这两天是有什么心事吗?怎么这么迷迷糊糊的,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呀。”

    宁姜也有些无语,是呢,她这几天到底怎么回事,迷迷糊糊的不说,还总是丢三落四的,难道她是得了什么老年痴呆症?

    这真不像她的风格,她是不是得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了?

    她起身:“我下去给你拿。”

    他拉住她,把自己的礼物交给她:“你着什么急,回头走的时候再说,这个你拿着,这可是我找遍了整个丹麦才帮你凑齐的。”

    宁姜纳闷道:“是什么呀?”

    “你自己回家去看。”

    宁姜将礼物放在了自己的包儿旁边,问道:“艾艾呢,去非洲还没回来吗?”

    “没,傅吟艾这丫头爱上非洲了,上次她去丹麦找我,真心吓了我一跳,她晒的又黑又糊,没法儿看了,可她自己还傻乐呵,开心的不得了。”

    宁姜笑了笑:“可我很羡慕艾艾,她过的,是她自己想过的生活,不是很好吗?”

    “谁过的不是自己想过的生活?就她特殊,”傅子殊说着又道:“你也够特殊的,我问你,现在莫有名已经被绳之以法了,你未来有什么打算?”

    打算?

    宁姜竟然没有想过。

    看到她的表情,傅子殊又道:“你不会是打算一直留在洛家吧?你跟洛寒商又不是一路人,我真心不信你们能一起过日子。”

    宁姜笑:“洛寒商没你想的那么不堪。”

    “那他很好?”

    “对我挺好的。”她点了点头。

    傅子殊不屑一笑:“妞儿,你不会是看上那男人了吧。”

    宁姜白了他一记:“你想什么呢,你刚刚才说我跟洛寒商不是一路人,我又不是不知道这一点,怎么可能会爱上他呢。”

    “那你干嘛不给自己的未来做打算?现在你的心愿已了,你还那么年轻,为什么要把时间浪费在自己不爱的人身上?”

    宁姜凝眉,这件事是她先开始的,可是洛寒商说过,结局她却操控不了。

    跟洛寒商一起生活了这么久,对于洛寒商的脾气,她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如果不是洛寒商厌烦了她,想要放手,那她只怕没那么容易离开吧。

    可这些,她不打算告诉子殊,凭白让他跟着担心自己。

    她点头笑了笑:“我知道了,我会尽快想想未来的路该怎么走的。”

    “实在不行,就跟我去丹麦。”

    “就算去,我也必须要把盘龙江大桥的工程跟完。”

    傅子殊蹙眉:“干嘛非要完工?”

    “因为奖金很高啊。”她现在可是很缺钱的好吗。

    傅子殊蹙眉:“你都是洛太太了,还要觊觎那点奖金?妞儿呀,你要不要这么没出息,还是说,洛寒商不给你钱花吗?”

    “给啊,可他又不欠我什么,我凭什么要花他的钱啊。”

    “那我问你,你跟他睡吗?”

    宁姜脸一红,剜他,“不许问我这些无聊的问题。”

    “这哪里无聊了,很正经的好吗,小哥我是担心你,快说,你们到底是睡还是没睡。”

    宁姜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都说了,不要你管。”

    “看来是睡了,既然睡,你就该心安理得的花他的钱啊,不然你以为,你长的这么漂亮,是给人白糟践的?”

    “喂,你这小子,别把话说的这么难听行吗?”

    “这就是现实,这叫各取所需。”

    宁姜轻咬唇角:“我又不是妓女,不会拿这种事情来换取生活酬劳。”

    听她这么说,傅子殊蹙眉。

    这个笨丫头还说自己没对那个洛寒商动心?

    心甘情愿的跟男人睡,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动了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